淺談滿文與母語保存 義美高志明與中日學者交流

不忘少數民族的重要性!義美呼籲國際學者專家借鏡台灣母語認證系統

  1566
(前排左起)義美高志明總經理、廣定遠教授、久保智之教授;(後排左起)廣師母、徐佩玲教授、莊聲教授、承志教授、兒倉德和教授。

(前排左起)義美高志明總經理、廣定遠教授、久保智之教授;(後排左起)廣師母、徐佩玲教授、莊聲教授、承志教授、兒倉德和教授。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台北採訪報導)台灣國寶級滿文教授,廣定遠老師今(6)日攜日本與中國的學者專家與義美食品總經理高志明進行滿文交流。高總經理表示,「少數民族的自信心不夠」使得相關語言文字難以保存。

高總說,「邊疆少數民族有很多歷史,有的因為沒有文字,有的因為被消滅而融入其他族群,所以不容易研究。沒想到在日本、中國還有學者精通滿語還研究滿文,很了不起」。

日本九州大學人文科學研究院教授久保智之表示,「錫伯語和滿語很相似,但仍有它的特點及差異性。他以身為語言學專家說明,語言並沒有分價值高或低。錫伯語和英語、漢語一樣有價值,只是錫伯語可能在幾十年後消失,因為運用這個語言的人少了,所以要抓緊時間研究。」

▲廣定遠老師書寫滿文。(照片由台灣英文新聞林靜怡拍攝)

高總分享一段曾在廠內調查有無原住民族的經驗。他說,「面對上百名員工,他詢問有無原住民族時,得到的答案竟然是零。二個多月後,當他向其他同事透露他有原住民族血統時,廠內員工有逾二十人承認自己也是原住民族」。以此為例,「若是不讓少數民族人民對自己的語言文化保有自信心的話,是沒有辦法保存少數民族語言的。」

高總以台灣舉辦〈客語能力認證〉方法向專家學者建議,「過去有些人因為年紀大了,害怕自己的母語消失所以自願到學校教學,但這樣的作法並非長遠之計。要保存少數民族的語言,只有經過母語教師認證後所取得證明,再由學校聘請給予酬勞,透過維持生活方式提高教學意願,才能達到語言文字的保存。『錫伯語』的保存方法可借鏡台灣這套作法。」

日本追手門學院大學教授承志表示,「滿文、錫伯文的資料有很多檔案資料對研究整個東亞的歷史非常重要,所以需要利用這些資料學習滿文與錫伯文,進而研究十六世紀到二十世紀間中國與台灣的歷史。所以,我們有必要學習滿文,此外也希望透過教學,啟發更多學生加入研究行列。」

對於廣定遠老師這群國際學生一年訪台二、三次,記者好奇地問廣師母,他們都是學者專家了,對於滿文都有一定的研究也精通滿語,為何還要特別來台灣向廣老師請益呢?廣師母說,「因為正統。廣老師是少數會說正宗滿語的人。畢竟,師承家父。」

延伸閱讀:

國寶級滿文教授廣定遠與義美總經理高志明相見歡

義美高志明與劉學銚教授談滿族文化保存法 【含影片】

▲義美沙其瑪系列口味商品照,外包裝有滿漢文併存文字與說明。(照片由台灣英文新聞林靜怡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