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轉型正義 借鏡德國

  134
高齡94歲的前納粹黨衛隊軍官葛羅寧(Oskar Groening)圖片來源:美聯社

高齡94歲的前納粹黨衛隊軍官葛羅寧(Oskar Groening)圖片來源:美聯社

轉型正義龐大艱辛的工程,正次第在國人面前展開。由於許多見證的當事人都還健在,舉凡真相的探討披露、責任的歸屬追究、冤屈的撥亂反正與澄清賠償、歷史的定位書寫,深度、廣度拿捏的程度,是會帶來傷口的弭平癒合和真正的和解?還是跳過化膿腐肉的清創,將撕裂的皮肉直接縫合了事?甚至於再次在傷口上撒鹽,製造受害者及其家屬的二度傷害?這是轉型正義是成是敗的主要判定。

在二戰結束已70年的2015年,高齡94歲的前納粹黨衛隊軍官葛羅寧(Oskar Groening), 因1942年到1944年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當帳房㑹計被德國檢方以「協助謀殺罪」等30萬項的罪名提訴。在Lueneburg法庭對此案的最後一次審理中,葛羅寧出庭承認檢方的指控罪行,稱「我承認我有罪,但我只是當時機器上的一個小齒輪角色,並不是自願的,嚴格來說我是完全無辜的」,懇求在場的70多位大屠殺倖存者及被害者家屬「寬恕」他。法庭宣判日,法官表示:「奧斯威辛純粹是一部殺人機器,所有在此工作過的納粹分子都必須對這裡發生的謀殺負責。」

去年11月29日,德國法院裁決高齡96歲的葛羅寧,經鑑定身體健康「可」入獄服刑;12月29日,德高院裁決,被判處四年有期徒刑的葛羅寧「需」入獄。葛羅寧沒有喊「比納粹還恐怖」、「政治謀殺」、「清算」、「鬥爭」,德國民眾也沒有喊「要向前看、不要向後看」!

吾人要說的是:正因為有這麼鏗鏘明快的判定,正因為終戰70年後對納粹餘孽仍不遺餘力地追究懲處,讓德國的歸德國、納粹的歸納粹,今天的德國人乃能卸下背負納粹原罪的包袱,繼續昂然向前邁進!不是嗎?

俗話說,錢能解決的事情都好辦。即便如此,台灣轉型正義的第一步,像對中國國民黨、救國團、婦聯會等團體不當資產的追討上,卻已然遭到頑強的抗拒;比金錢更難處理的,諸如司法、白色恐怖、歷史的轉型正義,看來是更棘手多多了!

德國的轉型正義之所以成功,背後可以看到「知錯」、「認罪」的民族性,也就是說德國人有「恥」的文化!一個國家沒有「恥」的文化,人民被奴役欺壓就不懂得反抗(甚至於打落牙齒和血吞還選擇噤聲),參與共犯結構就沒有罪惡感(甚至於會沉溺陶醉於病態的狐假虎威上),殺人獨裁魔王就不會聽到抗議的吶喊(甚至於所到之處都是一片歡呼歌頌聲)。前納粹黨衛隊軍官葛羅寧會「認罪」、懇求「寬恕」,台灣的葛羅寧在那裡?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