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鳩之澤 煮蛋區

鳩之澤自然步道冬日限定之楓紅美景 (照片由羅東林區管理處提供)

今年元旦假期最夯的新聞,莫過於宜蘭太平山森林遊樂區的鳩之澤溫泉,因為新的步道開放,園內煮蛋設備重新整修,一天內擠進了4,000多位遊客。許多遊客進去煮蛋、買了蛋,因園區出借竹籠供不應求,而無法煮蛋抱怨連連。

看了這則新聞,感覺是時光倒流。為什麼這樣說呢?在2017年2月18日農曆新年過後,遠在高雄南橫入口寶來溫泉重新開張。高雄市長陳菊剪彩宣布再投入三千萬元將建設泡脚煮蛋休閒區等。我有感而發寫了一篇文章「寶來有溫泉豈能不發電」。

隔了一年,同樣的事情竟然在資源比寶來溫泉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宜蘭鳩之澤溫泉再度發生。單單這件事情,我們就可以看到,目前政府在這些主辦官員們保守心態的主導之下,台灣的地熱發電真的是走不出官員們所設下的重重障礙的困境。

2017年2月18日的那篇寶來溫泉的文章中,我提出除了泡腳池、煮蛋區之外,寶來溫泉應該要進行地熱發電,變成對抗風災的重鎮,成為偏遠原住民區域的電力供應來源。而且幫助能源局在2017年底之前,打破台灣地熱為零這個鴨蛋。也讓蔡總統2025年達到600 MW地熱發電的政見得以踏出第一步。

如今又過了一年,不只高雄寶來没有發電。我們也看到宜蘭鳩之澤溫泉,還是只有煮蛋沒有發電。真的是感嘆執政黨在地熱發電方面,一年的時間又虛度了。

我曾經多篇文章指出,在鳩之澤溫泉附近有全台灣最容易併上電網,而且發電量可以達到一定規模,中油公司在30年前已經挖好的2,000公尺深的地熱井,即是仁澤一號井及仁澤二號井。這兩口井當年中油公司以100萬元賣給林務局的太平山森林遊樂區。森林遊樂區主要用一號井的井水,供給鳩之澤溫泉地區SPA及個人湯屋之用。以及將少量的二號井以每小時1.5噸的水,供應煮蛋區及民宿之用。

我們在一年半前(2016年7月19日),向當時農委會曹啟鴻主委、以及現在的林聰賢主委(當時是宜蘭縣縣長)提出,要使用仁澤二號井的建議。當時曹啟鴻主委現場指示,農委會林務局與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共同開發這一口井,地熱井水先用來發電再供SPA用。電力則先供給羅東林管處,有剩餘的再賣給台電公司。

如今經過了一年半了,羅東林管處寧願將這些地熱資源放在那邊動都不動,也不願意遵照主委的指示,將這些地熱資源落實為地熱發電。而這保守主張原因是,在沒有經過BOT評審之前,與廠商來共同開發叫做圖利廠商,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

2018年1月4日總部位於倫敦的《金融時報》刊出題為「台灣不畏能源安全隱憂,推動能源轉型」報導,「台灣光是風電項目投資,初步估計就達192億美元,而政府機關仍不清楚能源轉型計劃的總成本將達到多少」批評蔡政府不知道能源轉型的成本。主要是指海上風電一度電六塊錢,一投入就要6,000億元以上。而推動馬上可立竿見影的淺層地熱發電,雖然行政院長農委會主委都指示要推動,卻被四級機關的羅東林管處卡死,賴內閣的執行力能不受懷疑嗎? 

2017年12月8日行政院長賴清德到宜蘭時,也特別向新任的代縣長陳金德交代,說要趕快將宜蘭的地熱發電資源動員開發出來。我們希望林務局能夠依照這個指示,趕快來啟動「共同開發」的程序,達到2018年就是台灣的地熱發電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