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談勞基法、工時及勞資問題

自己的權益要自己爭取

  173
多個勞工、學生、社運等團體組成的2017五一行動聯盟
將在23日舉辦「我血汗過勞、你功德個屁!」反勞基法
修惡大遊行。22日舉辦行前記

勞團將上街反勞基法修惡(1)

多個勞工、學生、社運等團體組成的2017五一行動聯盟 將在23日舉辦「我血汗過勞、你功德個屁!」反勞基法 修惡大遊行。22日舉辦行前記 (來源 中央社)

許多人現在最關心的問題:勞基法和勞資糾紛。先談談民眾最擔心的工時問題,許多人似乎害怕政府在工時方面給予資方太多的彈性,也就是給雇者一個機會在合法範圍內壓迫勞工,讓勞工過勞、休息時間過短等等。先介紹一個觀念給讀者:政府的責任是勞工工時不過高、基本休息時間獲得保障的狀況下同時要給資方彈性來調整。但政府的責任僅僅是給予基本保障(目前政府是提出就算是例外,輪班間隔時間也不能低於8小時,加班單月上限54小時) ,這已符合基本保障了。

確實有可能有資方利用勞基法漏洞(如加班一個月可達上限)來逼迫勞工,但倘若如此,勞工該怎麼做呢? 向政府抗議? 請讀者以邏輯思考一下,為什麼在政府已立法的狀況下受資方剝奪休息時間是找政府抗議呢?不是應該自行告發資方,自行罷工,才有機會採取行動嗎?自己要站出來,讓其他員工知道這是惡劣的資方,並以罷工的方式,自行迫使資方改變。政府有責任留一些空間給資方,不可能讓每個人滿意,而且也已立法來保確一些基本措施了。所以民眾要自己採取行動,保障自己的權益。

勞資糾紛:不論你在這件事上抱持著什麼樣的意見,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會同意勞工想要更低的工時、更高的薪資,而資方則其相反。這裡,希望讀者能夠暫時撇開自己的意見,去想一想:  那麼其他國家的資方也都是利用盡可能低薪、盡可能高工時的方式來進步嗎?

看看歐洲的進步國家好了,荷蘭是歐洲工時最低的國家,這有使它無法進步或薪資低嗎? 它的工時平均大約是一個禮拜29小時,但是這未使他們的勞工懶散,反而,他們是世界上最進步的國家之一。或看看丹麥和挪威,一個禮拜工時平均是33小時。以上這些國家卻比台灣要更有創意、薪資更高。由這些例子可見:高工時的高壓環境是無法培養有創意的人才的,那該怎麽解決這個問題呢?

首先,教育必需改變,在考試、成績第一的教育環境下,台灣的學生只會照著標準答案作答。導致他們為了考好分數只會死背考古題,如果不給他們一個標準答案,要他們自己思考的話,就什麼都不會。考試不應該如此頻繁,在教育中佔這麼重要的位置。在職場的世界裡,雇者需要的是有能力(所謂一技之長) 的人。以未來的趨勢來說,重複且只會照已定流程行事的人可以很快的被機器取代,機器最會背考題和答案了。現實工作環境沒有這麼多答案,而是時常需要應變能力和創新,創意即將變更加重要。因為人類智慧可貴之處就在此,台灣如果想要進步,要認知這件事:工時高、薪資低不是永久的解決方案。

(作者吳雋音,台北市大同高中國中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