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為什麼經濟學領域的女性很少?

在經濟學領域發表最新發現,感覺就像是在一支行刑隊伍前做出最後證言,而不是在一個聚集大量專家、共同協助你完成研究的合作氛圍裡。(圖片來源:A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美媒Quartz報導,Anne Case在普林斯頓大學完成經濟學博士,同時是位獲獎無數的研究人員與教授;曾研究過愛滋病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影響、非洲昂貴奢靡的喪禮儀式、美國兒童時期的健康與老年認知關聯,以及美國白人勞工階級「絕望至死」感受的上升。

她很清楚自己對經濟學的熱愛,「你可以追隨自己的嗅覺,讓數據和理論引領你前進,發掘你從未想像過的事物。」但她同時也很了解自己不喜歡的部份,那些經濟學倡導的、犧牲他人而得到的侵略性與野心。

她說,在經濟學領域發表你的最新發現,感覺就像是在一支行刑隊伍前做出最後證言,而不是在一個聚集大量專家、共同協助你完成研究的合作氛圍裡,而會有這樣的文化出現,Case認為部份原因是「女性並不如男性那麼頻繁表達意見。」

在美國,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經濟學博士學位頒給女性,相較於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領域平均有56%的女性得到博士學位;而其中又只有13%的經濟學教授終身職頒給女性。研究發現,在經濟學領域的女性較難發表在同儕審查的期刊,而在一個團隊內工作也較不容易獲取終身職。

另一位柏克萊大學的學生Alice Wu運用先端的機械自我學習演算法,歸納出在經濟學就業論壇「EconJobRumors.com」的留言中,評論者較傾向把男性形容為「顧問」、「數學家」、「諾貝爾」等,卻以「燦爛的」、「女同志」、「女權納粹」等詞彙形容女性。

儘管Wu的研究並不能代表整個領域的想法,英國布里斯托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的經濟學教授Sarah Smith也認為這是極端觀點,但不否認這領域對女性並不友善。

Case說道,「我的第一個研究所學位是公共政策,而我大學念的是數學和經濟,在研究所階段我從來沒有感受到一絲歧視」,「但從我念經濟學博士開始,這感受就很強烈,即使到現在仍是。這讓我覺得如果我想要成名、讓我的聲音被聽見,勢必得經過一番尖銳而強悍的奮鬥。」

她擔心經濟學博士課程的設計會讓這項陋習更難翻轉,上位者的守舊觀念將影響到下位的男性研究生,而他們日後又將成為這個領域的領導人。

今(2017)年10月,美國經濟學會(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成立一項特別委員會,欲深入探討為何在美國,女性會被排除在經濟領域之外,並替明年的團隊制定新原則與方向,Case表示,「我希望這有幫助,但我很怕自己過於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