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特有亞種瀕絕「東方草鴞」 衛星追蹤揭神秘面紗

世界各國對草鴞的活動生態,幾乎一片空白

  1808

(台灣英文新聞 / 生活組 台北報導) 農委會林務局昨(26)日舉辦「草鴞保育研究成果記者會」,宣布台灣首度使用衛星發報器進行野外動向追蹤的研究成果。記者會上指出,東方草鴞 (簡稱草鴞)是台灣特有亞種,也是已知12種貓頭鷹中唯一在草生地棲息繁殖的留鳥,亦是目前係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

自今(2017)年開始,林務局與台南市政府、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共同合作進行衛星發報器追蹤研究計畫,首次透過衛星發報器進行野外的動向追蹤,揭開了草鴞生態習性的神秘面紗,更為草鴞保育開展出新的篇章。

世界各國對草鴞的活動生態幾乎一片空白

林務局表示,根據歷年紀緣,草鴞除了僅在苗栗、新竹少數縣市未有發現紀錄外,全台均有分布。但是零星的目擊紀錄所能累積的生態資料相當有限,目前已知除了在西南縣市有少數穩定的繁殖紀錄之外,其他對於草鴞覓食、活動和個體擴散資料都相當缺乏。

因此如何能夠更了解個體在野外的活動狀況,成為規劃草鴞保育策略急需解決的重要課題。因為,世界各國對草鴞的活動生態幾乎一片空白。

▲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通報救傷個體多  生態研究現曙光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表示,台南市每年均有數量不一的草鴞被民眾意外發現,這些因為不明原因虛弱或誤中鳥網的個體,經由台南市政府的救傷通報系統而被安置醫療,多數在調養後均能順利野放。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表示,今年首度嘗試在野放個體身上使用背負式衛星追蹤發報器進行追蹤,用以了解野放後個體之夜間移動與白天停棲等活動模式的生態資料。

10月下旬首隻繫上衛星發報器 記錄每日生活點滴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說,首隻草鴞個體是在10月下旬順利野放,透過衛星每日所傳回的座標資料顯示,野放初期草鴞在原地停留較長的時間熟悉適應之後,接下來就開始向外進行較長距離的飄泊移動。

另外,透過回傳的資料也顯示,草鴞每天選擇作為睡覺休息的日棲點不一樣之外,不同日棲點間彼此距離甚至達3-5公里之遠。而日間休息的地點,在追蹤器電力結束之前,也未有重覆再利用的情形。可見,草鴞居無定所的生態行為,顛覆了過去大家既有的觀念和想像。

▲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白晝日棲點近人類活動範圍 林務局建全救援救傷通報系統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表示,草鴞白天所使用的日棲點,位置幾乎都相當靠近人類活動的範圍內,甚至直接緊鄰屋舍,或位於人車往來繁忙的交通要道周圍。

初步分析結果顯示,這些白天棲息地點均是高度擾動的草生地環境,在短時間內經歷過人為耕種、整地或野火焚燒等地貌改變,顯示草鴞對於環境的人為干擾,具有一定程度的適應和耐受能力。

台南市野生動物保育學會說,在農地及其周邊地區活動的草鴞,主要的獵物以鼠類為主,與其他農田生態系的野生動物一樣,深受農藥和毒鼠藥的潛在威脅。

為了環境生態與友善農法,林務局公告自2017年起禁止販售、使用加保扶等4種劇毒農藥。這項決定,將有助於緩解包括草鴞在內,許多野生動物所面臨的生存困境。除此之外,林務局和地方政府也積極宣導非收穫期禁用鳥網,協同保七警力配合查緝和拆除非法網具等工作。

▲照片由林務局提供

林務局表示,生態系中每一個物種都很重要,而且是環環相扣,健全的生態的循環本身就能層層節制。草鴞與老鼠在田間,原本是捕食者/獵物的關係,鼠藥的使用雖然在短時間可以減緩鼠害,但是草鴞也可能因此受害而減少。在缺乏捕食者的清況下,鼠類族群很快再恢復繁殖後,就會帶來更嚴重的危害。

林務局說,自(2018)年全新視野的「國土生態保育綠色網絡計畫」,將從里山倡議的精神出發,選擇草鴞分布的熱區,進行社區培力紮根,透過友善農法的推廣,減少毒鼠藥、農藥的使用,將綠色保育觀念深入農業生產體系。再造生態、生產、生活三生共好的目標。

草鴞小檔案 (文字與圖片由林務局提供)


 

學名:Tyto longimembris pithecops

英名:Grass Owl

別名:東方草鴞,猴面鷹

分類:鴞形目,草鴞科

身長35cm,體壯碩,翼甚寬且長。雌雄羽色相似,成鳥臉扁平,無角羽,臉部白色呈心形的顏盤,邊緣具深色細紋,頭頂及體背大致呈暗褐色,佈有細小白點,腹部淡黃白色,佈有稀疏細黑斑。

台灣特有亞種,為極稀有的夜行性留棲猛禽,不遷徙,主要出現在中南部500m以下平原且有高草灌叢的開闊地。於夜間覓食,飛行時鼓翼安靜無聲,採伏擊獵食,喜安靜停於視野佳的高處上等待食餌出現,發現後直接迫近獵物撲殺。以鼠類、野兔、爬蟲、昆蟲、蝙蝠及其他鳥類等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