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通勤2.5小時是浪費,找住家近的工作場域才是上上策

  3157

(來源 中央社)

最近媒體提到通勤該算不算工時、等等勞方工時問題,以及新舊制的勞基法,大家吵成一團,然而似乎還是令人不明白為什麼政府不逐條、表格化、討論勞資雙方的優缺點,這樣不是一目了然嗎?為什麼要打口水仗?當然己有網友好心做出表格懶人包來協助討論,但是如果政府一開始就清楚地列出比較表格,不是更能節省時間、增加效率,減少無謂的爭議?

通勤算不算工時,會不會導致太過操勞?這個問題,有人提到若勞方上班8小時、加班4小時,再加上通勤2.5小時、用兩餐2小時,上班時間恐高達16小時,質疑輪班休息時數不足8小時。

【作者認為】

  • 工時是工作的時間,所以吃飯、通勤不是工時,也沒有哪一個國家將吃飯、通勤納入工時。
  • 通勤不是工時、也不是休息時間,如果認為通勤時間太長,那應該換工作地點。
  • 加班後,休息時間不到8小時,應該是指睡眠時間,要使用正確文字。而這8小時的設計,應該是大多數人接受的睡眠時間要有6到8小時。
  • 有人說通勤總共需要2.5小時。這個數據應該要有完整數據調查,而非嘴巴說說。調查的方法只要知道上班地點及工作地點即能估算時間,並非不可執行。
  • 作者認為資方不可能,也沒必要將非工作時間考慮進去,勞方認知自己的時間應該是上下班(含通勤)以外的時間,而有關生理健康的部分最重要的是睡眠時間、以及需要時間來運動,如果每個環節都在乎不一樣的區間,那麼只用工時、休息時間(非工時)兩種,不足以討論。我們需要四種時間的定義就可以結束這些爭執:睡眠時間、工作時間、通勤時間、休息時間(可支配的時間)。
  • 當定義出正確名詞意義後,雙方也接受此基礎的前提下,就應該提出參考圖表方便討論,見表1、2。

表1:可能的正常上班情況

每個區間可能都會因人而異,晚餐、休息時間、通勤的時間會因人而異,而非通勤一定在23:00到24:00。

表2:可能的加班情況

加班不大可能是每日都4小時,每個區間可能都會因人而異。

即使工作時間再怎麼變化,最重要的還是睡眠時間,應該保證睡眠時間有6到8小時,在圖表是假設需7小時。如果加上前一天下班的通勤時間、隔天上班的通勤時間及早餐,可以發現前一天下班到隔一天上班應該至少要有9小時間隔。

如果居住地點與工作地點太遠,則連續兩天工作日之間的非工作時間應該要10小時,甚至11小時,也就是住家離公司太遠,不宜長期加班

但是有的人輪班容易造成花花班,班表很花,見表3,不是一般上班族的大多是白天上班,當有花花班時就難以有穩定的生理時鐘,造成更疲憊的情況。(花花班:輪班制及人力不足情況下,有時得上兩天中的晚班接早班,容易有休息不足的過勞情況,俗稱花花班。常見在醫療業及運輸業)。而在人力充足正確排班的情況下,輪班制還是可以完全避免晚班接早班的情形,見表4。

表3:每日上班8小時的三班制,假設為早班-休假-中班-晚班的循環,之所以這樣設計是為了不讓人連續晚班太多天,色塊部份是晚接早班部份,兩班間隔只有8小時。

表4:每日上班8小時的三班制,假設為早班-中班-晚班-休假的循環,沒有晚接早班部份。

【不同的時間區塊,重點因人而異】

觀察圖表可以更清楚,不同的時間區塊,重點因人而異,見圖1。並對照以前的模糊不清容易引起爭論的圖,見圖2。

  • 資方:在乎工時、加班時數。
  • 勞方:在乎的是非工作、通勤時間的長短,也就是通勤、工時、工時之間的用餐之外的時間,也就是休息時間與睡眠時間、休假日夠不夠(本篇不討論休假)。
  • 健康:睡眠時間、休假日夠不夠。

圖1:新增時間定義,不同的時間區塊,在乎的人因人而異

圖2:目前是模糊不清的時間區塊

【為什麼要將通勤及睡覺獨立出來】

睡覺時間的長短可好比是每個月的所得有一部分必然會拿去付餐費及房租;通勤時間的長短好比是食物及居家品質的高低。如果政府會設定最低薪資,則應該相對應要設計最低限度的睡覺及通勤時間。但人如果只活在最低限度的情況下,會生不如死,如同機器人。所以應該在最低限度的時間在加上一點彈性時間,讓人感覺到希望。

【結論】

通勤、睡覺時間應該獨立定義出來,因為通勤不是工時也不是休息。不然討論的重點不明確,名詞定義太不妥當,如:把通勤當休息、把通勤當工作、兩次通勤的起迄時間當上班,把非工時都當休息,這都是在浪費時間作無謂的爭執。

人活著需要錢來生活,所以需要工作,而工作是必須建立在不損害身體的前提下,應該保有最低限度的睡眠時間6~8小時,加上往返家裡的通勤(最少半小時)以及用餐時間(最少半小時),及洗澡跟雜事1小時,連續兩天工作日之間的非工作時間最起碼要有9~11小時。

目前最該注意《勞基法》修法增列「花花班條款」是否能盡快落實,也就是明訂輪班制勞方兩班間應有連續11小時休息時間,這是最重要的事。目前「花花班條款」可能2019年實施,這種會影響健康的決策要早點決定,而不要等到2019年才決定。特別要注意的是,不是每一個行業都必要用花花班條款:如設計類人員(景觀設計的設計師,總不能靈感來了你叫他回家,隔天又重新找靈感設計);而有的行業是必定要有花花班條款,如:醫療及運輸業。花花班條款除了要盡快落實外,還有必要討論出哪些產業別適用。

最後,建議盡量找住家近的工作場域,不但對個人健康環保,也對社會環保。

參考文章:「花花班條款」2019年實施?勞部:決定權在政院 勞部:決定權在政院,連結是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2531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