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海上風電應由核一、二併網

  887

圖片取自Pixabay網站

如何在2025達到非核家園,目前政府主力放在20GW的太陽光電,但可惜推動不力,到目前為止連2GW都還沒達到。另外一個主力就是海上風機,原先規劃3GW發電容量,每一度電收購價6元,而且保證價收購量是3GW,導致台海風電廠商所得到的利潤是國際間其他海上風機場兩倍以上,因此國際大廠紛紛到台灣來,表達願意投入,一下子通過環評初審的廠商逾23件,而總量已經達到10GW。 

2017年12月19日,台電楊偉甫董事長公開發言提到關於電網容量的問題,台電有把握在2025年時達到10.6GW。其中彰濱4.5GW的土地問題已經解決,永興2GW併網路線的土地問題還在努力當中,其餘則由各地併網。看來台電是有在準備如何接納高達10GW的海上風機的發電量,至少已經足以接納原先的3GW的海上風機發電量。然而我認為,目前台電的這些上網點,都不是理想的上網點。最理想的上網點是在核一廠、核二廠,更明確的說,應由海上風機業者直接拉海底電䌫到核一廠、核二廠,直接從核一、核二廠上網,利用目前的供電網路。這樣一來,台電就可以省下非常大的一筆投資,而且也可以解決所謂「南電北送」的問題。

叧外,若能在核一、核二廠除役之後立即將核電廠轉變成地熱電廠,再加上台海風電的電力由海䌫送到石門、萬里的地熱電廠,可以使其中的地熱井有「休息充熱」的機會。

明年地熱政策利多   破「蛹」而出發展可期

其實對地熱發展最大的利多,是12月14日躉購匯率提高的公告。地熱部份雖然一樣維持在原先預期的每度電5.2元。但這一次出乎大家意外的是前十年與後十年的選擇,且每度電由4.94元加高成5.2元。前十年可以選擇6.17元,而後十年則下降為3.3元。如此,廠商風險也確實是下降了,因為可以在前十年快速的將所投資的回收。比起2017年,2018 年可望提高約25%。而這25%的提高,對投入地熱廠商的利潤當然是一個很大的改善。我們可以預期在2018年,會有相當多的淺層地熱的廠址開始動工,甚至有可能在這一年之內完成併網發電售電。

傳統地熱電廠 久用會資源枯竭

地底熱源枯竭,發電量越來越小,幾乎是所有現存地熱電廠共同面對的問題。一般補救作法是將逐漸枯竭的井加以封閉,接著去挖一口取代井,一口能夠發出你所要替代的電量的地熱井。然而,這樣的做法其實並沒有解決問題。因為當地底的熱水跑掉的話,那麼地底熱庫的熱源是否來得及補充,是問題根本。

兩週前一家菲律賓的老舊地熱電廠與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簽了一個合作備忘錄(MOU),希望我們以CEEG井的技術,替他們解決地底資源枯竭的問題。其實,台灣清水地熱面臨的問題也一樣,於1981年至1993年間運轉的清水地熱井,因蒸氣減少最後則因地熱井結垢而關廠。這個問題可以用我們目前正在推動「同軸套管單管取熱CEEG井」的技術加以解決。

CEEG地熱井可控制,反應比燃氣快

2017年11月17日《台灣英文新聞》「時評」,我有一篇「一口地熱深井抵四座海上風機」文章。我主張在核二廠及核一廠裡挖數百口CEEG式的地熱井,每一口地熱井可以發10MW的電力。事實上這些地熱井如果一直「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連續使用運轉發電的話, 井底的溫度會逐漸降低,當然最後會達到一個平衡的狀況。但是假如我們能夠運轉一陣子,並休息一陣子的話,井底及井口溫度可以保持在原先設計的最佳狀況。例如,井底溫度設定在320℃、井口保持在290℃,再搭配海上風機發電,那麼我們可以規劃一部分的地熱井在白天使用,晚上啟動海上風機強力發電,這一部分的地熱井晚上就關閉閥門不發電休息,讓井底回溫;就如同衛兵站崗一樣,有些輪白天班,有些人輪晚上班一樣。甚至更大規模的來講,冬天與夏天也可以一部分整區或者部分間隔,每口地熱井間隔的分兩區,有些冬天上班發電,有些夏天上班發電。

地熱井發電最大的好處是可以瞬間關機,非常快速的開機。甚至比燃氣電廠還要快的關機、開機。當海上風機上網點選在核一廠與核二廠,再配合數百口每口10MW的深層地熱的地熱井,裝置在核二廠及核一廠裡面,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非常有信心的保證「海上風機加地熱井」的電力系統,是非常穩定可控制的。這樣台灣的電力系統,就不會像815突然大停電了。現況電力,如果瞬間風力掉落超過全系統5%的電力,自動起動保護機制,使得全台火力電廠骨牌式的連續停機,而造成全國的大停電。

這是我認為海上風機應該由核一廠、核二廠上網的最重大的理由。

以上意見,提供給台電董事長楊偉甫博士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