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監獄」 造訪生活最差的希臘難民營

  475
隨著官員造訪的日子接近,群眾抗議的聲浪也隨之起舞,他們在難民營的外圍寫下威脅性訊息:「歡迎來到Moria監獄。」(圖片來源:AP)

隨著官員造訪的日子接近,群眾抗議的聲浪也隨之起舞,他們在難民營的外圍寫下威脅性訊息:「歡迎來到Moria監獄。」(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在希臘列斯伏斯島(Lesbos)的山丘上、一個前軍營裡,散落著鍋碗瓢盆和帳篷,上千位難民和政治庇護者居住於此,冬天的到來讓他們特別害怕。而隨著官員造訪的日子接近,群眾抗議的聲浪也隨之起舞,他們在難民營的外圍寫下威脅性訊息:「歡迎來到Moria監獄。」

對那些流離失所、失去家園的人來說,在難民營的每一天都是在跟險惡的生活戰鬥,甚至希臘移民部長都曾警告,他們的生命可能面臨威脅。

對早已敲響醒鐘的人權團體來說,過於擁擠的難民營是一項潛在悲劇,對歐洲來說更是件難堪的事;現在時序進入雨季,雅典官員才意識到該採取行動,承諾將5,000位難民遷移到大陸上。

英國《衛報》報導,這是一年多來首次Moria容納的人口低於6,000人,而這個於2015年難民危機高峰期所建造的難民營,原先只作為容納2,000人的臨時居所,因此基礎設施嚴重缺乏,多數人住在脆弱的帳篷內,身上唯一度冬的裝備只有木製床板,這是為了抬高防水布的高度、以免接觸到泥濘。

多數時候難民營的空氣充斥著濃厚、刺激性的煙味,這是由於木材不足,人們燃燒塑膠瓶以取暖的緣故。廢棄物與融雪、排泄物成堆棄置,因難民營無法承受、處理過去18個月來成三倍增長的人數,排泄物開始自廁所流出。

市長出面呼籲中央政府重視小島難民營

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列斯伏斯島,類似較差的安置狀況也出現在Chios、Leros、Samos、Kos這些希臘小島和土耳其沿岸島嶼,但沒有地方比Moria更糟。列斯伏斯島市長Spyros Galinos數月前就已呼籲中央政府降低難民營人數,他曾在非公開場合表示,「這是希臘的國恥」,因為在這座巨大的收容中心裡,毒品交易、酒精濫用、賣淫等狀況猖獗,也數度發生不同種族間的衝突。

他表示,「我已經沒有詞彙可以形容這個悲慘的地方」,他曾經拿這裡與關達那摩拘押中心和集中營比較,「也許集中營的情況都還比較好。」

部份被認為「較脆弱」的民眾如孕婦或沒有家人陪伴的年長者,都被列為優先遷移至大陸上的人選,以緩減這座難民營的人口壓力。但希臘的左翼政府先前並不同意這種做法,擔心會間接鼓勵人口販賣。

由於希臘仍深陷經濟危機之中,面臨來自左派和右派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Galinos依舊冷靜;但難民的怒吼已經無法遏制,加上當地居民見過了逾80萬人橫越島嶼的難民危機,對政府的不滿更是雪上加霜。

Galinos說,外國人占據了列斯伏斯島首府Mytilene的三分之一人口,很多人現在都不敢晚上外出,「這是一個需要緊急措施的緊急情況」,「如果沒有更多作為、如果基礎設施沒有改善,許多人都會死。」

人口密度高漲帶來龐大壓力

上週,希臘政府祭出緊急方案,送來足以容納200至300人的大貨櫃做臨時住所。正當歐盟國家還在為了個別義務與應接納多少難民配額的事爭吵不休,希臘與義大利卻是站在移民路線上最前線的國家;儘管難民人數已較2015年的高峰期少得多,仍有許多人持續登陸列斯伏斯島,多數來自於受伊斯蘭國控制的敘利亞和伊拉克。

但對Moria來說,他們的到來只會增添更多負擔,難民營的志工和工作者表示,現在Moria的人口密度已經比世界上密度最高的馬尼拉還多。

45歲的非洲裔難民Said Asidi對政府緩慢、毫無進展的反應顯露他的焦慮與不滿,做為社區與政府當局間的溝通媒介,Asidi花了近兩年等待政府對他的要求給予答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已經接受過三次面談,最後一次是在六個月前,但仍沒有答覆。」

對許多人來說,在難民危機發生、付出極大人道代價的三年後,Moria的現況就是該國政策最糟糕的體現,這與海地或宏都拉斯的緊急狀況相似,當地志工Jeremy Holloman說道,「如果這是歐洲所能提供最好的資源,我會很震驚」,「2015年危機剛爆發時,政府與各界很難立即有效回應,但兩年後的2017年,政府應該知道如何更好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