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檢調雖未違法 卻無法杜絕疑慮  

王炳忠疑涉國安法 移北檢複訊

檢調調查新黨發言人王炳忠(中)等人疑涉國家安全法案件,19日清晨指揮警、調單位搜索約談,晚間將王炳忠移送北檢複訊。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 10 (來源 中央社)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在遭到檢調搜索時,大開網路直播對抗,這是藐視司法之舉,絕對不可取;而且,有些人士將此扣上綠色恐怖的大帽,也絕對是混淆視聽,企圖抹黑民進黨政府。只是,檢調單位的偵查手段若不再精進,以後恐怕很難杜絕類似爭議。

根據我國訴訟規定,為協助司法機關發現事實真相,作證為國民應盡的義務,且證人經合法通知或傳喚,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者,可以拘提。只是,這必須視有無緊急情況,否則,一般傳喚都會事先通知。

這次王炳忠案方偵查手段,是調查單位報請檢察官後,直接開出約談通知書、傳票、拘票及搜索票,也就是所謂的「三票一書」,這是最經常使用的辦案手法。

檢調人員以國家安全法案件為由,將王炳忠等人以先證人身分約談到案,在法律程序上沒有任何疑慮,況且,證人是否轉被告,均看檢調單位掌握的實際事證,若當事人沒有涉案跡證,卻在搜索過程,被檢調人員發現一些有力證據,就可以轉為被告。

但面對檢調的進攻,人權的保障重點,在於有無對等的武器。過去,法院開聲押庭時,被告和律師無法閱卷,根本不知檢方掌握的證據,容易遭到突襲,現在修法後,讓被告在遭聲押時與律師將可要求閱卷,讓雙方對等公平;同樣地,既然將證人轉為被告是重要偵查作為,也應給予證人對等權利,理應可以有律師在場,以捍衛防禦權。

因此,本起案件爆發後,許多人士呼籲透過修法,讓證人在被約談時,律師可以在場;不過,目前以證人被約談到案時,律師不能在場是合乎現行規定,也沒有違反法令規章,若要據此指責是侵犯人權,那絕對不只是這起案件而已,而是一種普遍的現象,有必要整體性的檢討。

至於約談過程中,基於偵查不公開的原則,本應悄悄進行,但王炳忠透過直播大肆宣傳,這當然可以視為他對抗的手段,但另一個合理的懷疑是,若王炳忠真的有涉案時,大可利用直播趁機展開勾串。值得重視的是,面對科技日新月異,如何防止類似情況一再發生,應該進一步規範與討論。

然而,要正本清源的是,不妨趁機釐清一些司法人權規範,才能讓國家安全與人權保障獲得平衡,不再受人批評,讓皇后的貞操一再受到挑戰。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