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清除威權象徵不要自我閹割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立院三讀通過後,專制威權統治台灣26年的蔣介石的相關圖騰(諸如銅像、道路、學校、200元紙鈔、1元硬幣、5元硬幣、2011年之前發行的10硬幣、歷史教科書的書寫,甚至於慈湖的排場等)該何去何從,在在是轉型正義「清除威權象徵」無可迴避的課題!畢竟,純粹從客觀事實論(不要特意美化或醜化),在台灣一個多世紀的統治者群像中,蔣介石是沒有資格也沒有立場被擺在神壇位置的!將錯戴誤套在蔣介石身上的桂冠花環挪走,無關對立、鬥爭、仇恨,而只是在撥亂反正,呈現真相而已。

校園、公共場所的蔣介石銅像,近年來屢屢出現狼狽不堪的挑戰,能早日清除是早日得個清靜。至於退輔會主委李翔宙堅持的「榮民之家的蔣介石銅像、照片等設施,不會因轉型正義而拆除」,此舉固然可以顧慮到榮民「永懷領袖」的「情感」,卻無異在繼續製造竹籬笆內外的隔絕與對立。它山之石,可以為錯,換個角度看問題或許就更清楚:今天的德國,容許崇拜希特勒的二戰倖存老兵或新納粹主義者,在特定社區或聚會場域公然擺設希特勒銅像、照片甚或懸掛納粹旗幟嗎?

道路、學校以某某人字號命名,背後當然有感恩、追思、仰慕、紀念的教育意義在;在威權氛圍籠罩的蔣介石、蔣經國年代,以「中正」作為路名、校名,是要感恩、追思、仰慕、紀念獨裁者蔣介石的什麼跟什麼?將以「中正」為名的道路、學校更換名稱,某些人或許認為那只是轉型正義的細流末節,連這些也計較,未免太小題大作了;殊不知,魔鬼藏在細節裡,潛意識裡在管控人類末梢神經的,正是這些細流末節,而末梢神經失調,人也變麻木!看看「黨國威權教育」薰陶浸染下的現任教育部長以及許許多多教育工作者對教育的轉型正義一副畏首畏尾、欲迎還拒模樣,就清楚知道,一個人除非有傑出的思辯能力跳出醬缸的醃漬,否則,別有居心的「教育」是會在無形的潛移默化下、不知不覺地讓人出現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從而影響一整個世代人群日後的思維與行為模式!明乎此,還能說道路、學校名稱的轉型正義,是無關痛癢的細流末節嗎?

蔣介石的日記,透露了許多令人毛骨悚然的腥風血雨,不打自招了獨裁統治台灣的真面目,歷史教科書對此沒有不忠實書寫呈現的道理。準此,印有二二八元兇蔣介石頭像的紙鈔、硬幣,不全面回收汰換還待怎的?蔣介石不是台灣的華盛頓,慈湖的國軍崗哨,是變相在給獨裁者榮耀與肯定,扯什麼觀光不觀光的,完全是在模糊焦點。

在轉型正義「清除威權象徵」的大旗下,被拉下神壇的蔣介石終將原形畢露,蔣介石在台灣的歷史角色定位,也該蓋棺論定了!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