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中國共產黨典範?  非洲領導人怎麼看(下)

有別於倚賴中國派駐非洲的特使聯繫雙邊關係,北京近年來大舉迎接數千位非洲領導人、官員、學生和企業家至中國學習。(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然而,南蘇丹這個全球最年輕的國家,卻很容易受這種體制和典範所影響。四年內戰之後,它還在摸索自己的國家體制和政治制度;而中國在該國擁有龐大的石油利益,是首先承認南蘇丹並與之建交的國家之一,當時派遣了2,600位使者與超過100名企業家和投資者前往。

前情提要:借鏡中國共產黨典範?  非洲領導人怎麼看(上)

美國智庫布魯克林研究院的研究員Yun Sun觀察中非之間的政黨關係表示,「SPLM似乎認為,他們與中國共產黨都曾在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之間受過掙扎,兩者擁有相同基底、歷史經驗與起源」,「但也的確掀起一個問題,亦即南蘇丹未來的政治版圖該何去何從,如果我們都認同民主政體的普遍適用性,那中國共產黨的經驗和受歡迎度就不值得鼓勵。」

但如今,每年都有上百位南蘇丹官員、企業家和學生前往中國受訓或留學,SPLM的政黨官員每年也造訪北京數次向共產黨學習治理國家,各部會首長更是每月都前來受訓、參加交際活動、維繫公共關係。

自2011年建國迄今,中國已提供至少4,100份獎學金計畫給南蘇丹學生與官員;今年8月中國承諾再提供至少240份獎學金。

駐朱巴的中國經濟專員Zhang認為,中國政府的某些典範對南蘇丹有參考價值,例如一個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過去歷史上沒有一個集權的中央政府,也就代表沒有國家主義的過程。所以許多人還是建立在部落的概念而群聚。」

但也並非所有中國制度都值得學習。習近平之下的社會受到政府嚴密控制,南蘇丹正是如此,導致許多當地記者或媒體遭恐嚇噤聲。加扎勒河大學(University of Bahr el Ghazal)的副校長Samson Wasara表示,「你到中國不會聽到人們談論民主」,「但十年後,這些在中國求學的學生之中,部份人將成為南蘇丹的領袖。」

Wasara擔憂SPLM把中國共產黨當成唯一且主要典範,「許多非洲人開始把目光從西方轉到中國。這對我們是一項災難,特別是對那些理解人權、民主和言論自由的人而言。」

但Kpandu表示,南蘇丹不會從中國全部照本宣科,他表示南蘇丹不會是個一黨專政的國家。SPLM主席兼總統Silva Kir正在推動於2018年舉行大選,儘管聯合國警告以目前的國家狀態,舉行合法選舉幾乎是不可能且恐遭致暴力的。

維也納大學的非洲研究教授Adams Bodomo也說,「年輕的非洲人不是機器人、只會照單全收,他們會帶走中國最好的部分,留下不好的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