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中國共產黨典範? 非洲領導人怎麼看(上)

  127
1970年代開始,中國便積極向非洲輸出共產黨革命的因子,當時非洲是中國少數有正式邦交關係的地區。(圖片來源:AP)

1970年代開始,中國便積極向非洲輸出共產黨革命的因子,當時非洲是中國少數有正式邦交關係的地區。(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去(2016)年,在南蘇丹執政黨「蘇丹人民解放運動」(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簡稱SPLM)擔任特別工作小組秘書長的Anthony Kpandu,代表他的政黨前往中國接受共產黨訓練。在2011年南蘇丹獨立後,SPLM成為該國執政黨。

美媒Quartz報導,回憶起去年Kpandu造訪中國的旅程,行程包括北京的中共中央黨校、工業示範區、品茶與漫步長城;其中Kpandu最喜愛的行程是上海,繁華的商業金融區、機場與高速磁浮列車,他訝異道,「這太令人驚艷,你簡直無法相信,我從沒看過像這樣的東西。」而這是典型的訪中印象。

1970年代開始,中國便積極向非洲輸出共產黨革命的因子,當時非洲是中國少數有正式邦交關係的地區。現在,北京在進行一種更微妙的互動:迫使非洲支持中國和其發展的典範。

有別於倚賴中國派駐非洲的特使聯繫雙邊關係,北京近年來大舉迎接數千位非洲領導人、官員、學生和企業家至中國學習。這其實是種深謀遠慮。

北京當局利用這種手段的時間可推算至1950年代,當時他們首先與埃及建立邦交。在過去十年,中國對非洲國家的訓練與資源挹注在質與量上都逐年成長,例如肯亞總統所屬「歡慶黨」(Jubilee Party)就從中國共產黨接受許多訓練和資源;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The Ethiopian People's Revolutionary Democratic Front)也因南非執政的「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定期參加中國的工作坊並向共產黨學習如何訓練政黨而擁有靈感。

不僅如此,中國政府對於非洲下一代領導人的培育也特別有興趣。在2011至2015年間接待超過200位非洲年輕政客後,去年北京宣布將擴大邀請1,000位年輕的非洲政治人物到中國學習;如今,數千名非洲學生正在中國接受由北京提供獎學金的學士或研究所學位。今年,有更多非洲英語區的學生選擇到中國、而非英美等國留學。

這種雙方人民的往來可以穩固兩國政治和經濟聯繫,不僅中國政府能協助非洲國家發展自身實力,這種互惠更於無形中建立起非洲國家對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作為擁有同情與支持,在中國政府長期以來提倡的「不干涉原則」之下,北京也逐步無形中向非洲盟友施壓,「他們不需要提醒夥伴們該怎麼做。」

駐在南蘇丹首都朱巴(Juba)的中國經濟事務專員Zhang Yi說道,「並不是說中國的典範就是最好、應該被複製照用,而是一種前例可供學習。是給他們一些概念以找出他們自己的解決方式。」

繼續閱讀:借鏡中國共產黨典範? 非洲領導人怎麼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