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宜蘭縣府應善用在地資源

(來源 維基百科)

這幾天看到兩則新聞,一是宜蘭清水地熱公園12月7、8日將封園維修,因為管線積垢嚴重,公園管理單位封園清除積垢,以迎接元旦期間的遊客。另外一則新聞是,台灣大學新校長遴選中,電機系吳瑞北教授提出政見之一,要將台灣大學變成一個全部使用再生能源的全綠電大學。國立台灣大學要變成全綠電大學當然是很正確、很好的目標。但是何時能達成?我認為實在是遙遙無期。老實講,若是國立宜蘭大學,就可以很快達成全綠電大學,理由說明如下。

我們先來談宜蘭清水地熱公園地熱井結垢的問題。清水地熱公園目前有兩口井(9號、19號)在使用。另外去年底宜蘭縣政府清水地熱電廠BOT標案中,13號井隨時可以打開閥門使用。這幾個井(9號、13號、19號),都是約十年前能源局委託工研院綠能所清理結垢疏通過的井。而且這三口井出水量當時都有適當的記錄。大體而言,一口井大約每小時有30噸的水。

另外,在清水地熱公園內工研院另挖了21號井,以及BOT案標舊電廠園區範圍內,13號井旁邊又挖了20號井。換句話講,工研院大約10年前接受能源局補助,總共就是挖兩口新井(20號、21號)以及三口舊井(9號、13號、19號)。我們來看一下現況。目前13號井因為在上次得標宜元公司(台汽電公司的子公司)的掌控之下,現並沒有使用。因為宜元公司申請環評,在環評完成之前,舊電廠區連挖井都不可能。因此整個BOT案就此擱置,除非明年初環保署公告地熱電廠10MW之下免環評。不然,我想這個BOT案真正能夠發電的時間,很可能會是遙遙無期。最佳狀況會是2020年時發電0.5至1 MW而已。

我們來談21號井及19號井的故事。日前新聞報導19號井供水給地熱公園使用,因結垢嚴重要關閉清理。至於為什麼會結垢呢?負責清水地熱公園的工商旅遊處,不知道有沒有深入了解?尤其是去年主導BOT案標案的池騰聯副處長是否深入了解?其實19號井之所以會結垢,主因是公園的運作每天開開關關,使得19號井一直處在解壓、增壓的過程,才很容易結垢。

至於20號井及21號井的故事是這樣的。工研院綠能所原先決定將20號井挖在13號井旁邊,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能夠像13號井取得很大的水量。但是結果這一口井是一個間歇井,有時有水有時沒水噴出,是一口不成功的井,後來被界定為當成注入井來使用。於是工研院又在清水公園的核心區,也就是說4號井及19號井的旁邊,挖了21號井、而4號井是30多年前中油公司挖十多口井當中出水量最大的一口。

果然,21號井確實是有不錯的出水量。然而原先要挖一千多公尺,不幸挖了800公尺以後卻「卡鑽」,再也前進不得,後來也就放棄了。於是21號井就變成只用到800公尺之內水層的淺井,井口溫度約160℃,出水量每小時約30噸左右。在台灣算是一口資源不錯的地熱井。2015年底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接受能源局補助168萬元的能源科技專案,最後階段就是用這一口井的井水來做機組驗收結案。我們在2015年12月初將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進駐到21號井,做了兩次驗收測試。2016年4月份,我們還在21號井做了連續發電一個禮拜的機組耐久性測試。

因我們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使用能量是水溫100℃以上,我們原先希望將發電後排出來的尾水,再接連到工研院綠能所21號井的ORC雙循環機組,當成進水再發電。這樣的一個構想,在接管之前,向工研院綠能所胡耀祖所長報告,並得到他的認可後才接管。沒想到,後來在2016年2月份的第二次測試時,工研院綠能所地熱組歐陽湘組長到現場,他看了我們的接管認為不能這樣做。

於是,我們只好被迫在測試的時候,將排出的水直接放流。事實上原先的規劃是,我們全流式渦輪發電機尾水進21號井的ORC雙循環系統,發完電以後,再經過20號井打到地下去。當時是希望測試這樣一個完整的地熱系統。結果因為歐陽湘組長的反對,完整的地熱井測試到今天還沒有真正檢驗過。 

提這麼多往事,最主要是向清水地熱公園管理單位,說明如何使得清水地熱公園不會結垢的方法。因為,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與宜蘭大學產學合作案,在清水公園9號井已經使用大約一年了。主要是在發電,當然也有一些時候是關機沒有發電,做管線配置以及機組修改、維修等工作。但是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連續在運轉發電。

全流式渦輪發電機連續運轉發電的過程中,其實並不會產生管線結垢的問題。因此,我們要向宜蘭縣政府建議,應該將目前使用當成煮蛋區主要供水來源的19號井,先使用全流式渦輪發電機來發電,發完電以後大約99℃尾水,再送到煮蛋區煮蛋,之後有部份尾水再加冷水可作泡脚之用。

這樣除了可以一勞永逸解決結垢問題之外,還有售電的收入。建議宜蘭縣政府是不是可以往這個方向考慮一下。最後,整個公園所有的用水,就尋著21號井與20號井中間已經接好的管路,由20號井打到地下去。如此一來,完成了原先要將20號井當作注入井的想法。清水地熱公園應不會再發生結垢,又有售電收入,又可將尾水回注的狀況下,一直經營下去。當然偶爾一些清理工作還是需要的。

我建議宜蘭縣政府,若能夠把這樣的工作交給宜蘭大學執行,那麼宜蘭大學的學生,在清水地熱公園服務的同時也可以當生態旅遊導覽員。這不是一魚多吃,一舉數得嗎?而且宜蘭大學也會因為有清水地熱公園這個教學資源,比國立台灣大學更容易達成全部使用再生能源的校園。

如果陳金德縣長想要好好回饋宜蘭的話,可以往這個方向來思考。而我們目前9號井的井水,也可以在發電之後直接送往三星鄉地區,使得三星鄉天上埤,變成是一個有溫泉水可以使用的溫泉鄉。當然這中間接的管線,需要縣政府或三星鄉編預算來解決。

好好使用在地資源,可使宜蘭大學比台灣大學更早變成全綠能校園,甚至是全世界唯一全綠能校園的大學。只要縣政府改變一下觀念,宜蘭陳金德縣長,請仔細考量我的建議並採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