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鬆綁何其難 創新如登天

(來源 維基百科)

11月23日《自由時報》社論:「台灣經濟的兩帖處方:鬆綁與創新」,看了實在令我心有戚戚焉。並不是說《自由時報》開的處方不對,而是這個處方縱使是對的、但在落實的過程中,真的是難如登天呀!在這篇社論中指出,未來全球主流新興產業為人工智慧、自動化、綠能、電動車、自駕車、大數據、生技、電商、網站等,小英政府的「五+二產業」大抵抓對了方向,但是如何落實,重點在鬆綁與創新。

這說得很對。我個人是人工智慧專業、目前在做地熱發電,也是「台灣共振波公司」醫療器材的董事長,在這方面也沾了一些邊。 但是我「老年投入創業.創新 」有再好的想法,卻幾乎已經被政府的落後法律打敗。這篇文章中說:「創新與鬆綁是一體的兩面,產業意圖創新就必須擁有實驗及容忍犯錯的空間法規制度。依舊墨守成規無法容納新的做法與構想,創新必然遭到扼殺」。真的是說得很好。就以我這一年半來,推動地熱發電的經驗,來對這幾句話做點註解。

2016年6月我在新政府上台第一個月份,去拜訪剛剛上任不久農委會主委曹啟鴻老師。我對曹老師說在太平山的山腳下,也就是太平山森林遊樂區的入口「鳩之澤溫泉」有座仁澤2號井,它是台灣要突破地熱發電為零狀況最容易的突破點,因為這一口井每小時的出水量高達120公噸,而且鳩之澤溫泉並沒有在使用這一口井的井水。因此我向曹老師建議,如果將這一口井能夠借給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使用,那麽在2016年我們就可以發電至少100kw,甚至高達500kw的電力,曹主委將信將疑,說他要再深入了解。

在7月19日農委會曹啟鴻主委親自到鳩之澤溫泉,我也在現場向他做了簡報,而且當時宜蘭縣林聰賢縣長,也就是現任農委會主委,也一起隨同曹主委到仁澤2號井勘查。

仁澤2號井是中油公司在30年前探測地熱時挖的。而當時挖了仁澤1號井與仁澤2號井,後來交給林務局管理及使用。仁澤1號井為鳩之澤溫泉SPA之用,而仁澤2號井依照我們的理解是沒有在使用。但現場林務局羅東林管處處長告知,仁澤2號井有在使用,每小時1.5噸的水供給當地附近的民宿使用。後來在討論的過程中,曹啟鴻主委提出將仁澤2號井就借給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來發電,發完電以後的溫泉水再讓民宿以及鳩之澤溫泉SPA區使用,但是林管處林處長反對。

林聰賢縣長則問說,高教授是不是你們就把機器賣給林管處,我現場回答說當然可以,但是林處長說不會使用也反對。最後曹啟鴻主委指示,那麼就林務局與蘭陽地熱公司「共同開發」,而發出來的電由林務局先使用,剩下的再賣給台電。

於是接下來幾個月我們就依照這個政策指示的方向努力。然而過了一年半了,到目前竟然還不能往前走。這個過程裡面,包括2016年10月份負責行政院能源政策的張景森政委,「行政院綠能與減碳辦公室」的共同召集人,也曾經出面協調,參與協調的單位包括:能源局、農委會、林務局、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及中油公司。最後張政委指示,由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向能源局申請「地熱發電機組試驗性計畫」,進行試驗性計畫。

我們之所以需要用這口井來做試驗性計劃,主要是這一口井的水量很大,我們可以發展出比目前100kw更大型的250kw的「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在2017年2月我們通過能源局試驗性計畫的審查。一個禮拜後,農委會主委換成林聰賢縣長接任農委會主委。之後,羅東林管處雖然在2月份能源局的審查時同意我們進行一年期的試驗性計畫,又改變成為持反對立場。後來,我終於有機會去見到行政院林錫耀副院長,我向林副院長請教說農委會曹啟鴻主委的指示「共同開發」的方向是不是應該繼續下去。林錫耀副院長說是,而且他會與林聰賢主委討論。

後來,反對該案的羅東林管處處長換職位。我本來以為接著就可以順利進行了,然而一直到目前,並沒有進一步的進展。大約10天前,也就是11月15日,我們收到了一份公文。這是11月份行政院能源與減碳辦公室的協調會議紀錄,公文明白告訴我們說,我們的試驗性計畫要交由一個學術單位來執行,因為林務局新的科長堅持說不能圖利廠商。說如果是借給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使用的話,就叫做圖利廠商。

天啊!!!這就是我講的,法令鬆綁是很難。雖然我們的水輪機是一個創新的產品,目前包括越南、印尼、日本、菲律賓都有一些地熱發電相關的廠商,一直來向我們詢問250kw甚至500kw的產品,什麼時候可以賣給他們。但是我們卡在沒有足夠的熱源來驗證我們的機器。所以我說,創新與法令鬆綁,在台灣難如登天。

請問行政院賴清德院長,《自由時報》社論開出的台灣經濟的兩帖處方「鬆綁與創新」,行政院是服用還是不服用呢?若是服用,是否可以立即讓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與農委會共同開發仁澤2號井的地熱發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