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傳郭雪湖衣缽 郭香美的膠彩畫哲學 (下)

郭香美老師的作品「高瞻遠矚」。(圖片由郭雪湖基金會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台北專訪報導)「畫畫一直都是我的興趣,我從來沒想過要傳承父親的衣缽」。她是郭香美,是已故知名藝術家郭雪湖先生的三女兒。從小看著父母在畫室裡繪畫,又深受愛彈琴的母親林阿琴與愛聽古典音樂的二姊郭惠美的影響,讓她的創作都充滿了「生命的樂章」、「幸福的記憶」與「故事性」。

上一篇:承傳郭雪湖衣缽 郭香美的膠彩畫哲學 (中)

唯有繪畫與音樂不會走遠

香美老師表示,為了感謝張前館長讓她從家庭主婦變成專業畫家,她每天都在高壓中籌備這次的展覽。她開玩笑的說,很多藝術家都是在死後才被發現的,有的甚至死了也不會被發現。她的兒子們為了讓她心無旁騖地,準備歷史博物館的展覽,她頂多一個月出門一次到銀行辦事情,其他時間都「宅」在家裡與世隔絕。而家裡的採買工作都交由她兒子、媳婦們打理。

香美老師說,畫畫是她的興趣,音樂是她的第二生命,所以她愛死它們了。她每天都過得很開心、玩得很快樂。因為是興趣,所以從小就不用被「逼」著學習,因為它們是她的快樂泉源。

香美老師還說,從事創作的人要在逆境中成長。不為什麼,因為只有逆境、只有挫折,才是培養創作者最好的途徑。所以無論是畫家還是作家,只要是在逆境中成長,並歷經種種挫折與歷練,就能成就一名好的畫家與作者。所以逆境是推著她往前走的動力,而挫折是她的養分。因此,透過一生的經歷,她每次拿筆作畫時,都像是在跟畫布「對談」。對談什麼呢?生命與愛。

▲我會不會太重。(圖片由郭雪湖基金會提供)

每一次作畫都是一場生命的對談

記者很好奇的追問,郭雪湖先生在創作《圓山.附近》時,天天要前往圓山附近與大自然對談,香美老師也說作畫時要跟畫布對談。為何對談如此重要呢?她說,她要把感動的時刻,透過畫筆一筆一畫記錄下來,並賦予畫布應有的生命。

無論是美景、無論是孫女熱愛跳舞的青春活力、無論是她的媳婦對芭蕾舞的熱情,無論在何時何地,只要能感動她的,她都會記下來,並且開始在腦海裡構圖。因為她說,她已經到耄耋之年了。

香美老師表示,與畫作溝通是必要的,因為每一次下筆都會影響到作品的發展。就拿《高瞻遠矚》、《金童玉女》,還有一連四幅的聯畫《齊舞飛揚》、《掌聲響起》、《群舞輝映》、《圓滿歡樂》,這些靈感都來自熱愛跳舞的孫女與媳婦。因此在作畫時,無論人物是站著、蹲著,還是在翻跟斗,那力與美的結合,總是令人雀躍不已。

她還說,在這些畫裡,最難畫的就是翻跟斗的舞者的臉,還有跳躍中腳的長短,與芭蕾舞者那若隱若現的舞衣。另外,在國際化的今天,每一幅畫都有東西方元素融合其中,譬如說以西方為主的作品,就會看到東方元素在裡面,以東方元素為主的作品,就會看到西方元素在其中。

▲對抗。(照片由台灣英文新聞拍攝)

回饋台灣 感謝貴人

歐洲地區的畫廊,知道香美老師要回台灣辦展覽時,曾希望她考慮到歐洲辦個展,但香美老師回應,她希望回饋台灣。雖然已跟歐洲多家出版商與藝廊合作多年,作品早已融入各項生活物品裡,舉凡文創商品、杯子、拼圖、冰箱磁鐵等。但感恩的心、感謝之意,讓她只想回到寶島台灣圓夢。

對於未來是否還會在台灣辦個展,香美老師說,暫時沒有其他規畫了。她告訴記者,她現在只想抓緊時間,把家中的膠彩顏料用完,把每一次的感動畫下來,因為她覺得生命已經在倒數計時了,她只能加快創作的腳步。

記者側記

香美老師承傳了她父親郭雪湖的衣缽,同時也傳承了她父親給予她的生命力與做人做事的態度,更承傳了她母親林阿琴的優雅與寧靜。上次記者專訪郭松年先生時,他說「很希望妳有機會認識我父親,他那時代的藝術家都很優雅」,而這份優雅已經在香美老師的身上感受到了。

相關新聞:

郭松年—從〈圓山·附近〉到〈南街殷賑〉看郭雪湖的成長 (上)

郭松年—從〈圓山·附近〉到〈南街殷賑〉看郭雪湖的成長 (中)

郭松年—從〈圓山·附近〉到〈南街殷賑〉看郭雪湖的成長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