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一口地熱深井 抵 四座海上風機

圖片取自Pixabay網站

11月16日工商時報社論《再生能源發電量達20%,是算術還是魔術?》,文中提及「對政府的再生能源政策是否能達標嚴厲質疑……」「直到去年我們太陽能加風力所發的電量占比還不到1%,即使加上慣常水力等所有再生能源的發電量占比也不到5%,如何在未來八年內達標,十分令人好奇」。「去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占比已達2.4%,但所發的電量占比僅0.4%。……」「以太陽光電每度發電的經驗值、慣常水力及廢棄物能發電量的近年發電量代入,至2025年全體再生能源發電量概估只有400多億度,占該年發電量僅13%,與目標20%有極大的差距」。

我認為這7%的差距可以用地熱發電補足,利用既有的核電廠改變成地熱電廠的方式。我主張政府應該立即啟動核二及核四的環評作業。

關於核二廠及核四廠應該怎麼辦?缺電時是否要重啟核電?引起了很多討論。最近又有一堆擁核人士跳出來參戰。我們看到前核四廠廠長王伯輝指責原能會謝曉星主委,說謝主委不應該隨便答應吳思瑤立委11月 6日的質詢,要在半年内提岀「核二廠變地熱電廠」的可行性評估報告。王伯輝前廠長認為「核電廠的設備、系統都是量身訂做,無法通用,要直接轉型成地熱發電廠根本不可能,也不可能變成天然氣電廠」。其實,在美國核電廠變成天然氣電廠有非常多的案例。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美國俄亥俄州辛辛那堤核電廠變成天然氣電廠。這事發生在1990年代,王廠長真的是少見多怪了。倒是核電廠變成地熱電廠,確實是目前世界上還沒有的案例。重點是台灣有這樣的一個地熱資源,為什麼不能往這方向來思考呢?

今年3月2日我在《民報》上發表了「編千億元綠能預算 變核二為地熱電廠 主張核二廠地底20公里處有岩漿庫,因此在核二廠内挖100口5000公尺的深井、就可得核二廠一個發電機組所需的蒸汽量。若請中油公司來挖井,我估計一口井大約4億元。再加上我們CEEG閉迴路同軸套管的內管,最多再加1億元。5億元就可挖一口發10MW電力的地熱井,若再加上10MW發電機組大約6億元,估計也只需要11億元就可以做一個10MW的基載電廠。當然是否一口井可發10MW電力或只有5MW要實際挖井取熱後才能確認。

再看海上風機,一支5MW的海上風機其容量因數大約是50%,也就是說四支5MW的海上風機大約等於一口地熱深井的發電量。政府為何只推海上風機,保證一度電6元、容量要達到3.5GW,卻不推地熱發電?

究其原因,我認為是政府能源相關的決策官員資訊不足。例如前幾天11月14日「全球地熱新聞 (Global Geothermal News)」有一則新聞:在美國加州的一家叫做Greenfire的能源公司,得到殻牌石油(Shell Oil) 的資助,要做閉迴路地熱發電廠計畫,並且號稱說是全世界第一個閉迴路發電電廠計畫的展示。其實這一家公司要做的就是我這幾年來一直在寫文章鼓吹的CEEG同軸套管的概念。也就是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在宜蘭的利澤地區,已經通過環評審查要興建的101MW的地熱電廠。

所以,我們在這裡比較一下。CEEG地熱井是一個全新的概念,而且是我們台灣自己可以掌握全部技術,還可以外銷到全世界各地。只要政府支持,我相信2020年地熱要突破600MW是相當容易的。而海上風機,目前的規劃是2020年要達到520MW,2025年雖然號稱3.5GW,而且要達到70%自製率。但是各界都認為,海上風機達標的可能性不高。目前政府祭出每度電6元,環評通過就簽約的超優惠條件。這也引起了很多討論,覺得這是圖利外國財團。

我們想請問一下賴院長,及掌管能源吳政忠政委、張景森政委,到底是要用一口萬里的地熱井、或者要用四支海上風機呢?當然是一個比喻性的說法,政府真的只推昂貴又不穩定的海上風機,而不推可當基載的深層地熱嗎?? 請賴院長迅速做個裁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