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護理師駐馬紹爾近三年 深入社區為島民健康把關

不僅提供醫療服務,台灣醫療團隊更是深厚邦誼的連結

台灣護理師徐韻婷於馬紹爾群島衛生中心服務近三年(鄧佩儒攝/台灣英文新聞)

(台灣英文新聞/鄧佩儒 馬久羅報導 ) 台灣位於南太平洋的邦交國馬紹爾群島(the Marshall Islands),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可能相當陌生,這個人口僅約七萬多人的國家是由數十座環礁、上千座小島嶼組成,而全國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首府馬久羅(Majuro)。

馬紹爾群島部分地區在二戰後,有長達12年的時間被美國當作核彈試爆場。自1986年獨立建國以來,雖與美國保持密切關係,馬紹爾內部依舊是緩慢地發展著,國內的醫療資源也趨於貧乏,這使得國外的援助,像是日本及台灣派遣的醫療團或是志工團,對於當地人的健康照護來說,格外重要。

台灣在馬久羅成立的「駐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台灣衛生中心」至今已10年。而衛福部雙和醫院自2013年受託辦理後,便持續派送專業醫療人員到馬紹爾提供公衛醫療服務,以及培訓當地醫療人才。

護理師徐韻婷便是其中一員,派駐馬紹爾近三年,徐韻婷除了替當地居民作寄生蟲感染篩檢、糖尿病篩檢外,還深入社區,宣導飲食及運動等健康觀念。

不過年紀輕輕、一身秀麗的徐韻婷當初為何選擇到馬紹爾服務呢?

「我那時候就覺得這可能是個機會,若我當下不把握,以後就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所以就毅然決然地來了,」徐韻婷在馬久羅接受訪問時直率地說。她當時心想,之前已經有那麼多人到馬紹爾了,大家都好好的,自己應該也沒問題。

不過徐韻婷坦言,當初向家人提起要前往馬紹爾派駐時,家人非常緊張,甚至因為不了解當地的風俗民情,而對馬紹爾人有各種奇怪的猜想。

實際來到馬紹爾後,徐韻婷便發覺馬紹爾的人民非常熱情與善良。

徐韻婷派駐到馬紹爾後,才發現她要做的事不僅僅只有護理師份分內的工作。因為整個衛生中心只有她一個人,她必須要負責協調所有事務,幸好醫院及駐外館給她許多的協助,也讓她相當感激。

除了要做的事五花八門之外,徐韻婷也發現在馬紹爾衛生中心服務跟在台灣醫院工作大不相同,而這都要歸因於馬紹爾人的就醫習慣及性情。

例如島上居民生病時普遍會先使用自己做的藥草或偏方。

徐韻婷提到曾經有一個病人,原本只是一個小傷口,他就自己用諾麗葉搗碎做成草藥,塗抹在傷口上,之後來衛生中心時,才發現傷口發炎地更嚴重了。

她指出,像是腸胃痛、小傷口或是感冒這類小問題,馬紹爾人多半會用諾麗果來治療。

諾麗果(Noni)為當地常見的植物檄樹(Morinda citrifolia)的果實,檄樹分佈於東南亞及太平洋島嶼。在馬紹爾群島,諾麗果被當地人廣泛地運用在生活各個層面上,像是做諾麗果汁、諾麗果肥皂等。

「可是你又不能說他們這樣做不對,因為有時候這些偏方效果好像還蠻好的,只是他們在來醫院之前,很多人還是會先採用傳統療法,我想即使是在台灣也是有很多人如此吧,」徐韻婷說。

另外,徐韻婷也提到雖然衛生中心就設立在那兒,馬紹爾人也不一定會乖乖地來就診。

對於要如何提升島內居民就醫的意願,徐韻婷直率地說「就是要搏感情(台語)!」她說如果是用命令式的口吻要求病人來衛生中心報到,他們可能就會直接消失。

「因為馬紹爾人很喜歡牽絆的感覺,你要讓他們知道你很關心他們,他們才會回來看診,」徐韻婷說也因為如此,她在島上結交了很多朋友。

徐韻婷表示,她在衛生中心的工作將會在明(2018)年二月卸下,過去這段時間,不僅和許多醫生合作,也接觸到外交事務,這些經驗都讓她覺得非常難忘。

雖然到馬紹爾服務之前沒抱持特別的想法,甚至覺得要是被分配到其他國家也無所謂,但徐韻婷現在覺得自己很幸運地是來到了馬紹爾。

備註:

  1. 根據外交部國情資料,馬紹爾群島人口在2015年為72,191人。

  2. 美國於1946至1958年間於馬紹爾群島的比基尼環礁( Bikini Atoll )一共進行了20幾次的原子彈及氫彈試爆。1946年同時也是比基尼泳裝發表的年代,設計師路易・荷爾(Louis Réard)有鑒於他的泳裝設計對於當時社會帶來的衝擊與核彈試爆可相比擬,因而將泳裝以比基尼環礁命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