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台灣的過猶不及症候群(自由篇)

(來源 維基百科)

在台灣,戒嚴、黨禁、報禁的解除以及刑法100條的廢除,是言論自由由「無」到「有」的重要分水嶺。回顧以前,再看看現在,很容易發現,台灣一如由窮措大突變暴發戶般,已然罹患了嚴重的「過猶不及症候群」。

以前,共產黨就等同匪諜,見一個抓一個,有事沒事警總還給炮製一個;為匪宣傳、知匪不報,死罪或可免、活罪絕對難逃。

現在,想當中國在台代言人或等而下之的中共同路人者大有人在,有兩個留學中國的台生高調表明想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官員從台灣頭到台灣尾一路搖搖擺擺、好不風光;台北街頭時不時有人高歌「義勇軍進行曲」,有人猛揮五星旗,有人吶喊「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你嫌他/她太吵太囂張,他/她可是擺出一副喊殺喊打、誰奈我何姿態,代表公權力、「親民愛民」的警察,跟當年讓人聞之色變的警總果真大異其趣,對這些人的橫衝直撞視若無睹,簡直客客氣氣到不行!

以前,收聽朱毛匪幫廣播、閱讀共產黨徒的書籍、跟淪陷鐵幕親人通信只能偷偷摸摸,唯恐被逮了送牢裡蹲。

現在,一群台灣退將跑到中國跟共軍將領把酒言歡聯誼;紅軍閱兵台上,有一堆台灣過氣政客與退將排排坐觀禮;習近平訓話場子,底下的台灣過氣政客與退將一個個正襟危坐。

以前,「黨」是中國國民黨的專利(民社黨、青年黨只是廁所裡的瓶花),另組新政黨是會鬧出人命的。

現在,阿貓阿狗大大小小政黨有二百八、九十個不說,連拉幫結派的黑道都有自己專屬的政黨。

以前,報紙及僅有的三家電視台是執政者蔣家父子與執政黨(也就是中國國民黨)的喉舌、傳聲筒、化妝師兼打手(自立晚報除外)。現在,報紙唱衰台灣、吹捧中國儼如「人民日報」台灣版(自由時報除外),一大票電視台名嘴假第四權之名,恣意行「為反對(執政黨)而反對、為醜化(台灣)而醜化、為美化(中國)而美化」之實,大扯執政者蔡英文與執政黨(也就是民進黨)後腿。

  以前的「不及」,是悲慘、是恐怖,現在的「超過」,又是什麼跟什麼?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助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