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修圖」無法提升臺灣的太空科技

福衛五號所拍攝舊金山地區照片。圖/國研院提供

福衛五號影像的修正工作(以下簡稱「修圖」(image reconstruction or restoration))已超過二個月,估且不論「修圖」需要多久才算完成,先討論「修圖」的意義。

一般影像的修圖和遙測影像的「修圖」有截然不同的目的;前者多是視覺觀感(主觀)的目的,而後者是萬不得巳才使用,也就是原影像因雜訊干擾產生糢糊(Blurred)時的「去模糊」方法。

一般影像的修圖目標是美觀性而非正確性,例如Google Earth也免費提供衛星影像給全球網路使用者,但它的影像是由許多遙測衛星的影像拼湊加上「修圖」製作完成的,它的目標是大眾化的應用如尋找旅遊景點或住家位置圖,因此,影像正確性對Google而言並非最重要的考慮。

但以福衛五號影像的失真情況而言,既有糢糊及斑點(近乎馬賽克),又有系統性的條紋出現,合理的判斷是取像系統出了問題。固然,我們可以在地面把每一幅遙測影像都修過,但如何確認修過的圖的正確性?如果福衛五號影像經修圖後仍需要比對其他遙測衛星如DigitalGlobe的影像才能100%確認,若是如此,何不直接向SPOT Image或DigitalGlobe購買影像即可?或者,如果需要「修圖」,台灣很多大學教授的影像處理技術都很好,交給他們負責「修圖」即可,太空中心的存在目的是發展太空科技,而非「修圖」

迄今,國研院與太空中心對福衛五號事件的處理都不符合科技人應有的邏輯:

媒體無知,將發射成功誤認為計畫成功,火箭發射成功是美國SpaceX公司的成功,與台灣太空中心無關,國研院與太空中心應公開說明更正。

目前由匿名的調查團隊進行問題檢討?要找出技術問題或管理問題,應組成公開團隊,實事求是,光明正大,不該匿名。

應對外公開說明客觀事實:「自製的福衛五號『衛星平台(bus)』運作如預期,但光學『酬載(payload)』不如預期,因此,本計畫衛星平台成功,但遙測酬載功能失敗,檢討中」。

(註):衛星構造主要由『衛星平台(bus)』及『酬載(payload)』組成,衛星平台是讓衛星可運行在太空中,酬載則是置放在衛星平台上,具有預定功能及應用的儀器。

【結論與建議】

(1) 要求太空中心將「修圖」結果交與SPOT Image公司,由使用者判定是否有可用的價值。在福衛二號時期台灣曾將圖片賣給SPOT Image公司,而福衛二號的圖片是被採用的,見圖1。而SPOT Image公司本身也有自己的衛星提供影像,見圖2。再次觀察福衛五號的圖片,見圖3。我們可以發現福衛五號的圖片與前兩張完全沒有可比性,幾乎看不清楚,所以我們應該思考福衛五號是否可稱的上是成功。

圖1:福衛二號所拍攝2009年宏都拉斯地震後埃爾普羅格雷索影像,可以發現放大後還是相當清楚。

圖2:SPOT 6的影像(1.5M解析度)

圖3:福衛五號所拍攝舊金山地區照片。圖/國研院提供

(2) 聘請國內外長期使用衛星影像及遙測系統設計專家,組成調查團隊(專業至上,排除無產業實際經驗的所謂「太空專家」),團隊成員公開,不可匿名,以示負責。

(3) 福衛二號的鏡頭(遙測酬載的鏡片、及控制鏡片的儀器)向法國購買,衛星平台部份是台灣依據藍圖製作;而福衛五號則是自製鏡頭,衛星平台部份依據二號的藍圖製作及修改,見圖4。由這次的發射情況,福衛五號的鏡頭(遙測酬載)仍有問題,衛星平台的修改是成功的。既然鏡頭出現問題,那是否應該檢討當初的決策。台灣不該迷信自製,迷失在自己做出一個差強人意的東西還沾沾自喜。在此作者不免要再次提到「台灣早在10年前就應該以小衛星群集來取代中型衛星,也就是『小衛星,大數據』, 開創臺灣自主創意的網路時代衛星群集」

圖4

(4) 建請賴清德院長盡可能撥些時間了解福衛五號的問題及現今的處理方式,畢竟,這是花費納稅人五十六億的大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