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學術接受政治宰制是學術的自甘墮落

(圖片翻攝自斯普林格自然中國網站)

  無可否認的,政治本就是人性赤裸展現的場域,必然是充滿金錢、妥協、算計、欺瞞、謊言、虛偽、勾心鬥角、見風轉舵、爾虞我詐等醜陋人性。在科技媒體大行其道之後,政治更有如走火入魔般,愈來愈有低俗化、綜藝化的傾向;政治這個行業也愈來愈像是以五光十色炫人耳目、譁眾取寵的表演事業。

  學術的本質與面貌則不然,學術要求、追求的,最基本也最重要的就是一個「真」字:抄襲剽竊不被允許;數據、圖片、影像不能添油加醋,有一分證據只能說一分話,當然更不容虛構偽造;是、否、有、無之間,沒有模糊的空間;事實真相只能忠實地完整呈現,而非選擇性、偏執性地加以取捨;在學術領域的大是大非之前,個人好惡的意識型態只能抽離放空以求客觀;在真理之前,沒有拐彎抹角、討價還價的餘地。

  此所以,今年8月18日,當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旗下的《中國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在刪除中文網站上的315篇「敏感」論文及書評以討好中國當局後,仍不失良知的學術界發出排山倒海的怒吼了,逼得劍橋大學出版社四天後乖乖將刪除的文章從新上線!

  此所以,當英國「金融時報」於11月1日報導,總部設在德國、發行權威科學期刊《自然》(Nature)聞名的全球最大學術書籍出版集團「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屈服於中國的壓力,將旗下的《中國政治學期刊》(Journal of Chinese Political Science)及《國際政治學》(International Politics)網站上千篇具有諸如台灣、西藏、文化大革命、1989年天安門事件等「政治敏感性」關鍵字的學術文章加以封鎖,該學術書籍出版集團又以「只有不到1%的內容在中國『受限』」的聲明回應外界的質疑時,自是又引發全球學術界的震撼與忿怒!

  誠然,不能讓學術遠離政治髒手的操控、指使、宰制,學術中人不能把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分際,把配合政治魔音起舞的醜行當小事一樁,這不是學術的自甘墮落,什麼才是?(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