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對台電新任董事長建議  以「變核為綠」對抗「以核養綠」

大潭發電廠 (來源 維基百科)

2016年7月底及8月初,我連續在台灣英文新聞(Taiwan News)「時評」上, 發表了兩篇文章。7月30日「談台電董事長的任務─讓『綠電』取代『核電』」及8月6日「再談台電董事長的任務」,我建議除了加速開發地熱,應該要做到:1.維持供電穩定 2.執行廢核任務 3.根據修正後的電業法,執行發電、輸電、售電分離的政策 4.降低發電成本 5.推動智慧電網建設。

經濟部楊偉甫次長於10月30日接任台電董事長,楊董事長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主要的任務是:「第一、當然是要維持供電的穩定。第二、配合政府的政策一一達成。第三、我們目前正在能源轉型,要廢核、要增加綠能發電。」與我們上面文章提到的主張一致。在此,我想再對楊董事長提一些建議。

重評並開發水力發電

今年6月份我寫「加速地熱補風電」的文章中,提及今年六、七月份的幾個用電量達到最高點的日子,風力發電基本上沒有多大的貢獻,倒是因為前一陣子全台大豪雨,使得台灣各個水力發電機組都能滿載運轉,渡過停電或限電的危機 。我們知道在台灣目前扣除掉在國家公園不能開發的廠址,還有大約1,900MW的水力發電廠的潛能。只是在三、四十年前,因為政府推動興建核電廠的政策,而選擇沒有開發。

正好,台電新上任楊偉甫董事長是水利背景,而且做過水利署署長。這些目前還沒開發的水力資源,應好好的評估並開發水力電廠;這是楊董事長立即可以發揮的重點。而且1,900MW容量與核二廠大小相當。也就是說,如果能夠把水力發電廠開發出來補充,那麼核二廠停機後,在夏天對台灣整個的供電應該沒有多大影響。另外,這些水力機組沿著河流下游做抽蓄水庫,像明潭電廠一樣。以後當台灣的風力發電機組容量大時,可以在晚上有風或者冬天風大的時間,善用發出來的電力將這些水由低處往高處的水庫抽,抽到更高處的水庫,需要時再放出來發電;這將是台灣最大量的儲電系统。

這樣也可以使台灣冬天枯水期的發電量提昇。例如有名的瀧澗水力電廠,在滿水期時有100MW,但是在枯水期時只有10MW的發電量。

變核為綠而非以核養綠

目前推動大潭天然氣電廠增建機組碰到藻礁保育問題,使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環差審查無法通過。太陽光電、海上風力發電的推動也有一些問題。太陽光電在推動上有一些落後,原先規畫這一年要增2GW却不到1GW。再加上不管是海上風機或者是太陽光電,在一天之內都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辦法發電。因此,智慧電網及儲電系統就變得非常重要。然而儲電系統很貴,智慧電網也需要很長時間及很大的投資。其實最直接的方法,是在廢核的同時,將核電廠變成地熱電廠。

最近包括前環保署長魏國彥以及核電幫陳立誠等人,對於政府再生能源政策提出質疑,在2025年很難達到既定的20%目標。而提出所謂「以核養綠」的講法,也就是核四廠要使用,或者核一、核二、核三再延役一段時期,使台灣能夠在不缺電的情況下,讓再生能源有成長的時間。還請英國知名環保人士麥可.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10月24日向蔡英文總統發出公開信,呼籲台灣用民主方式,決定台灣的能源走向及核能未來。

針對這樣的論調我也已經多次提出, 應該要將核二廠及核四廠,直接變為地熱電廠。

核二廠非常直接,因為在核二廠正下方就有岩漿庫。核四廠比較困難,但可用定向地熱井向龜山島方向進行取熱。所以重點就在於「推動深層地熱」。10月29日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表示, 除了光電及海上風機之外, 深層地熱技術還不成熟,針對地熱這麼一句話,其實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誤導。當然這是能源局長、能源與減碳辦公室楊鏡堂執行長、甚至還有科技政委、科技部長等提供不正確的資訊所致。

規劃核三除役後供電問題

在這裡我們也要向楊董事長建議有關核三廠除役。核三是最後一個除役的核電廠,也就是在2025年除役達成蔡英文政府2025非核家園的目標, 因此在此之前要達成20%的再生能源,看起來好像與核三無關。事實上核三除役對台灣會產生重大的影響, 我們建議台電要及早規劃。 

第一、核三廠在斷層上,而且這條斷層通過屏東四重溪溫泉區。因此早在一年多前,我就曾經寫過文章「NEP2改弦更張 做好地熱取代核電工作」(2016年6月25日),希望科技部能夠將NEP2的 地熱主軸的挖井費用直接移到屏東四重溪溫泉公園內,開始挖CEEG井以地熱電廠取代核三廠的工作。 

接下來,再談一下核三廠除役後的嚴重問題,希望台電能夠及早規劃。因為在高雄屏東、以及台東甚至到花蓮,這幾個縣市主要是由核三廠供電。另外,屏東是養水種電政策的起點,屏東有全台灣最好的太陽光電日照時數。因此,許多大型的太陽光電廠都建在屏東。若核三廠除役,這三個縣市少掉了基載電廠,到時候會出現太陽光電所發的電力遠大於基載電廠的發電容量的狀況。嚴重的話,太陽光電也供電不出去。這方面是比較技術性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需要及早規畫、提出解決辦法。怎麼解決呢?當然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將核三廠變成地熱電廠。

我重新整理一下。

核一廠我認為應該促成台積電出資,將其改變成地熱電廠。核二廠因為地下20公里處有 1200℃岩漿庫,台電應盡速提出變成地熱電廠的環説書,進入環評程序,以便在核二廠除役前,將核二廠變成綠色電廠。核三廠如何處理已如上述,台電應該在屏東四重溪溫泉挖地熱井,規劃將核三廠改變成地熱電廠。核四廠則可以用定向井及水平地熱井,向龜山島取熱。而且可以先用液態燃料,如甲醇、乙醇或輕油等燃料,及高壓鍋爐,先變成燃「油」電廠, 再同步挖深層地熱井,以便三年後轉變成深層地熱電廠。

爭取NEP2結餘、在宜大五結校區挖井

另外一個可以著力的地方是宜蘭大學五結校區。很湊巧宜蘭大學五結校區,就在我們蘭陽地熱的利澤地熱電廠預定地附近,距離不到1公里的海邊。因此,這個地方的地下結構,應該與我們利澤地熱電廠所在地之地下結構非常類似。而我們已經花了4年的時間,通過了環評審查。但是,目前卡在開發經費之募集。

由於NEP 2地熱主軸計畫執意不在 2015年調查的利澤龍德工業區挖深井,使得這個地區雖然有利澤國中的高地溫梯度井,但是這一口井非常淺,只有200多公尺,不足以佐證當地有豐富的地熱資源。而正好行政院綠能與減碳辦公室執行長 楊鏡堂教授在陳曼麗立委8月6日主持的公聽會上,提到科技政委處還有兩億元的挖深井的經費。NEP2地熱主軸計畫因成效不佳,已經確定2017年不繼續執行。因此,我建議楊董事長向行政院爭取將這一筆已編列但未執行的科技預算,用在宜蘭大學五結校區挖向龜山島的一個五公里的定向井。為核四廠向龜山島挖定向井的工作做準備。因為宜蘭大學五結校區與龜山島距離大約20公里,和核四廠與龜山島的距離大約20公里是一樣的。這樣可以建立大家對於深層地熱廠的信心,也可以使得核四廠變成地熱電廠,在走完環評程序開始挖井之前,就有挖五公里定向井的經驗,使得此案的環評容易通過。

綜合上文所述,總而言之, 對於楊董事長有3項建議:

一、重評並開發水力發電

二、變核為綠並規劃核三除役後供電問題

三、爭取NEP2結餘、在宜大五結校區挖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