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配合新南向政策:到印尼建地熱電廠 台灣的銀行借錢嗎?

圖片擷取自「新南向政策專網」網站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主要是本周有幾則新聞,包括「證交所到馬來西亞招商」,希望馬來西亞的大公司到台灣IPO並在台灣股市公共籌資、經濟部楊偉甫次長到瑞士去招商,盼瑞士公司到台灣來設廠。另一則新聞則是「籌組綠能信保基金銀行怕怕」及10月22日《自由時報》報導「新南向拼ODA(政府開發協助)計畫 祭出千億専案融資資金」等新聞,目的都是要協助我國業者爭取國外大型公共工程商機。然而,對我們這種新創公司ODA是否看得到、吃不到呢?? 

最後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基本上是在宣示「台灣2050年可能達到無煤非核」的新聞。就是10月21日,陳建仁副總統在環保聯盟的30週年系列活動的貴賓致詞所導出的話題。總統府也特別為這件事情發了一個新聞稿,22日的《蘋果日報》也有報導。我們把這幾件事情合起來看,提出上面的問題:「如果我們蘭陽地熱資源公司配合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到印尼BOT建一間地熱電廠,政府支持嗎?銀行融資嗎?」就這樣一個問題來分析一下。

先談為何要去印尼BOT興建地熱電廠。首先,印尼今年經濟成長率上看5.4%,但是在經濟成長的過程中,已產生嚴重的缺電問題。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印尼有成千上萬個島嶼,全國一致的電網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最理想的狀況是每個島嶼至少有一個電廠。而印尼是全世界火山最多,地熱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因此,在印尼不怕找不到熱源。過去五年,台灣第二期能源國家型計畫(NEP2)地熱主軸,在宜蘭三星紅柴林花了6億元台幣,卻找不到溫度夠高可以發電的熱源,這種事情在印尼是不可能發生的。

因此,到印尼BOT興建電廠尤其是地熱電廠,是有很高的成功機會又有很大的市場需求。且政府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印尼、菲律賓都是我們要極力爭取的國家。雖然,這些國家是屬東南亞國協(ASEAN),又國發會主委陳美伶雖然不知道有這國際組織的存在。但是,台灣負責國際外交的是蔡英文總統。蔡總統也已確實定下了新南向政策,由前外交部長黃志芳先生擔任外貿協會董事長,負責推動這項政策。

經濟部之所以到世界各國努力招商,希望國外的廠商來台灣設廠或者來台灣IPO,最主要的原因是台灣爛頭寸太多。例如說台灣的銀行,存款跟放款之間的差異,存款比放款多了10兆新台幣。這些錢如果拿去投資,去賺更多的錢,當然是非常好的事。因此在台灣的公司,理論上說來應該是沒有籌資困難的問題。但是台灣的銀行,目前根本沒有投資銀行或工業銀行的角色,只有當鋪的角色。

所有的台灣的銀行,你去向他借個500萬元,他還要要你負責人的個人保證。而且即使是負責人願意保證,這樣也還不行。例如說,我除了是蘭陽地熱資源公司董事長,也是另外一家非常有潛力的醫療器材公司台灣共振波研發公司的董事長。而我們共振波公司,在今年中拿到經濟部技術處的一個Fast Track 計畫,補助正在進行中的臨床試驗500萬元。在執行這個計畫時發現,經濟部技術處管Fast Track計劃的資策會,要求我們在計畫簽約時要繳一張銀行保證函,保證我們臨床試驗計畫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如果沒有達到Fast Track計劃認定的目標,那麼就要收回這筆補助款500萬元。於是,我們向公司成立至今已經快八年的開户銀行-兆豐銀行台北分行,申請借款500萬存放在同一銀行當抵押並出具「随時可取款」保證函給資策會。得到的回應是:「貴公司連續3年均未獲利,不符合借款條件。」依照這種融資條件,那麼美國的Tesla公司,甚至亞馬遜公司……很多公司,都是連續三年、甚至五年一直在虧損沒有賺錢的公司,也都不符合借款條件。

可見台灣的銀行如果這種融資政策不改變,台灣是不可能有新創公司成長的空間。什麼亞洲矽谷也好,什麼偉大的名字都好,真正阻礙台灣往前發展的是銀行沒有投資經驗,銀行融資借款沒有創業精神。不管新創公司做出什麼偉大的產品,銀行除了看公司是否已獲利外,主要就是考慮到你這個產品有沒有國際先例?沒有的話,就認定是不成熟的科技失敗風險高,因此不能借款。反而忘掉「創新」的本質就是沒有別人做過,也就是沒有國際先例。沒人做過的產品才可能是新創公司,更是創新成功的最主要元素。

世界能源署 lEA 預測 (10月8日德國之音),在五年之內也就是2022年全世界的再生能源佔比會高達30%。讓我們來看一下台灣,目前再生能源占比為4.2% (含水力、汽電共生中之垃圾及沼氣),而發電只佔所使用能源佔比的二分之一。雖然政府說,2025年再生能源發電可達20%、但前環保署長魏國彥認為2030年時綠電只能達到14%。這就是說,即使依照政府目前的規劃順利執行,2025年綠電達20%,台灣的再生能源佔比也只不過是10%,連全世界2022年的三分之一都沒有達到,可見台灣在這方面有多落後。

而我認為,只有使用深層地熱,才可能使得台灣在這方面急起直追。因為台灣地處太平洋島鏈火山帶上。與菲律賓印尼一樣,都是有豐富的地熱資源。菲律賓已有台灣核二廠規模的地熱電廠、印尼有台灣核一廠規模的地熱電廠,而台灣到目前地熱還是掛零。主因是規劃人員沒有這方面的認識,而使得台灣目前最重要的能源資源地熱沒有被正視,沒有被好好利用,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希望賴院長要正視。

最後,回顧一下我提出的問題:「如果我們公司配合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去印尼以BOT方式興建地熱電廠。在興建這個地熱電廠時,我們將100%台灣自製的全流式發電系統(水輪機)以及取熱不取水的封閉式單井取熱CEEG系統,輸出到印尼的話,政府的銀行支持嗎?我們三年連續虧損的新創公司,可以得到政府的綠能的融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