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案纏訟15年判「無罪」 家屬:「無法接受」 鄭性澤「我不是殺你爸爸的人」

被殺害警員蘇憲丕的兒子今到庭聆聽判決結果,他身穿寫有「人生苦短」四個大字的黑色T恤,對於鄭性澤逆轉獲判無罪,表示「無法接受」,但尊重司法判決。

鄭性澤聆聽判決後走出法庭,朗讀寫給蘇憲丕兒子的信。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社會組 綜合報導)15年前涉犯台中十三姨KTV殺警案,一度遭判死刑定讞的鄭性澤,在牢中經歷10年死囚生活後,去年因台中高分檢認為兇手可能另有其人,替他聲請再審成功。

中央社報導,鄭性澤民國91年1月5日與男子羅武雄等人,到台中豐原十三姨KTV飲酒,羅武雄因細故與KTV女子發生爭執,羅憤而拿出槍枝對天花板與酒瓶開槍。警方獲報到場發生槍戰,蘇姓刑警與羅男因中彈死亡。鄭性澤被指控持槍射殺蘇姓刑警。

最高法院在95年判處鄭死刑定讞,案經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檢察署檢察官,以發現新事證為由聲請再審,台中高分院去年5月裁定再審,成為檢方為定讞死刑犯提再審首例,台中高分院今(26)日逆轉改判鄭性澤,被控殺人及共同持搶殺人均無罪。

蘋果報導指,法院是以4大理由逆轉判決無罪。合議庭認定鄭性澤應是遭到刑求而做出自白,其自白是在非任意性下書寫,不能作為證據,且沒有證據證明鄭性澤有開槍,而依照現場證人證詞所言,不排除是同樣在槍戰中死亡的羅武雄,開槍打死警員蘇憲丕。

中央社

自由報導,「91年台中十三姨KTV殺警案」是台中高分檢以發現新事實主動提起再審,台中高分院受理後在105年5月3日當庭釋放鄭性澤,隨即開啟再審程序。1年多來經10次準備及審理庭,106年8月24日言詞辯論庭長達7小時,雙方攻防激烈。

外界一般對檢察官的認知,都是打擊犯罪的角色,如今反過來為死囚申請再審,雖屬法定職權,但確實罕見,也引起外界注目。

台中高分檢檢察官陳幸敏綜合相關證據,及鑑定人孟憲輝(國內彈道專家)、台灣大學李俊億等說法,重新認定開槍的真兇不太可能是鄭性澤,主張鄭性澤應該無罪。

此外警政署也聘請羅豐胤、楊玉珍兩大律師,站在被害人立場,讓這個再審合議庭不至於失衡一面倒。

自由報導指出,再審案中,「刑求」問題又被提起,鄭供稱他被灌水及電擊生殖器,但都因追查困難,佐證不足,法庭上雙方都是口頭爭論,毫無證據呈現。且檢方及鄭性澤辯護律師都認為,當初鄭的自白犯行自白書是在刑求下完成,應該沒有證據能力。

被害人家屬代理人楊玉珍律師質疑鄭性澤被刑求的真實性,她說鄭當年被聲押後,就有機會揭露自己被刑求,他並沒說。楊玉珍批評檢方一直在找一些見縫插針的證據。

另一位被害家屬代理人羅豐胤律師說,從過去的偵訊記錄「看不出有刑求」,鄭性澤的自白應可採信,他強調無罪判決分兩種,一種是真的沒有犯案,一種是證據不足,證據解讀的差異造成無罪。「無罪不代表冤枉」,法官如要判鄭無罪,應在判決書裡面寫清楚。

蘋果報導也指,被殺害警員蘇憲丕的兒子今天到庭聆聽判決結果,他身穿寫有「人生苦短」四個大字的黑色T恤,對於鄭性澤逆轉獲判無罪,表示「無法接受」,但尊重司法判決。

《聯合報》網站報導,蘇憲丕的兒子今天聽完宣判結果後發聲明表示,真相已隨著父親的逝世消失了,鄭有罪或無罪,對家屬的意義不大,當國家給予冤獄被害人道歉賠償的同時,「誰來給我們道歉?」、「司法的反覆無常,誰能夠接受?」

蘇憲丕的兒子說,無論宣判的結果如何,他都尊重,畢竟事實的真相,已無人知悉,只有鄭性澤最清楚,本該十幾年前結束的案件,在一連串「巧合」之下,造就今天的局勢,「沒有人是贏家」。

《聯合報》也引述蘇憲丕的兒子說,真相已隨著父親的逝世而消失了,法庭上再多的答辯,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家屬,他的無罪或有罪,對家屬而言,意義不大,他以父親身為警察為榮。

中央社報導,鄭性澤聆聽判決後走出法庭,朗讀寫給蘇憲丕兒子的信。魚麗人文主題書店臉書今天也分享鄭性澤親筆公開信,還附上英文與中文版本。鄭性澤在信中指出:

今天法院撤銷了錯誤的判決,改判我無罪,這個無罪我等了十五年。

今天在這裏我有些話要向蘇憲丕的兒子說:

在這十五年中,我背負著殺警兇手的罪名,死刑確定被關在台中看守所等死,我每天都要在很驚恐的氣氛裡度日,家人也都提心吊膽的有要收屍的心理壓力,我和家人都不好過。

在這十五年來,我腦海中始終有一段畫面,那就是當年我被警察帶到殯儀館,逼跪在你父親靈位前時,你正站在父親靈位前祭拜,你被腳鐐聲、逼跪聲驚動,轉過頭看向我的畫面。

我和你對望了一眼,我們沒有交談,也不允許交談,你的眼神告訴我:「你是壞人。」但當時我無法告訴你,我不是,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我真的不是,我不是殺死你爸爸的人。真的!!

今天法院還我清白,讓我有機會在十五年後的今天,清楚的跟你說:「我不是殺死你爸爸的人。」

我很慶幸自己在十五年後的今天能夠告訴你,如果在2006年我被執行死刑了,這句話我永遠沒有機會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