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專欄─台灣能源轉型狀況與國際趨勢對照(下)

轉型不可能一蹴可及,例如聯合國就定訂在2100年達到無化石燃料的世界。(圖片來源:AP)

2017年1月26日台灣正式通過「電業法修正案」,對台灣能源轉型開始有起步作用,相對於德國談能源轉型已經執行十幾年,台灣談論綠色能源及後來的巴黎協定,主要目標都是希望去除生活中的化石燃料。但轉型不可能一蹴可及,例如聯合國就定訂在2100年達到無化石燃料的世界。

前情提要:簡又新專欄─台灣能源轉型狀況與國際趨勢對照(上)

台灣能源的轉型目標天然氣為一大考量

台灣的目標希望到2020年全國發電量為20%再生能源、30%燃煤、50%天然氣發電的配比,能減少電力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目前再生能源發電量只占全國約4%,有一半是水力發電,一部份是垃圾焚化發電,垃圾變黑金的概念;天然氣也是目前有在使用,且視為較潔淨的能源之一。

觀察美國的天然氣發電歷程,美國在過去四、五年,二氧化碳排放總量逐年下降且速度快,這是由於歐巴馬總統任內大力發展能源科技,其中一項就是用裂解法產生頁岩氣生產能源,成為非傳統天然氣的一種。

台灣進口的天然氣於液化後經船運運輸進口,儘管天然氣在壓縮過程中耗費能源,船運送設備要很好與港口也都需要技術,但恢復成氣體的過程中可以吸收熱氣,有助於附近冷凍產業的運行。

因此,在台灣使用天然氣發電儘管是個高效率且較為潔淨的能源,但仍有幾項缺點,第一,因為運輸成本昂貴所以價格較高,第二是來台灣液體又要變氣體,所以若沒有大型儲氣槽就不方便保存。鄰避設施又沒人喜歡,第三是危險,需要有安全設備做為配套,第四是台灣港口有藻礁,會產生環境問題,所以在執行整個能源轉型的目標前,需要整體全面規劃。

能源轉型政策的四大發展方向

目前依照政府做法,能源轉型有四個主要方向。第一是能源安全,包括對人民身家安全的保障,以及是否確保能源輸送與供應穩定,台灣高科技產業密度高經不起停電;第二是綠色經濟,必須確保再生能源的產生以有效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第三是環境永續,盡量減少空氣中PM2.5含量;第四是達到社會公平與正義。

而能源轉型在國外也有三大主軸,首先也是能源安全的照顧,這一方面跟國際比較起來,其實台灣的能源安全在全球都是很穩定、評價很好的。

第二是可負擔性,牽涉到社會公平正義,全台各地不論離島或本島民眾的用電價格都相同,也都能平等取得電力,且電價低得以照顧到社會全部的人,但低電價是否能永續維持電力供應也是一項重要的考量點。

第三是環境永續問題,這三個問題跟台灣的政策其實是相對應的,如何達到目標就是能源轉型大家所最關心的問題。

其實目標之間也相互有衝突點,擁核與廢核是安全與潔淨能源的衝突,世代公平則是代代之間的考量與照顧,能源問題之所以困難就是需要一直對話、溝通達到共識,攸關到全體人民的生活與利益,沒辦法只照顧到單方面,所以必須全民共同參與、對話,兼顧經濟發展、社會公平正義、環境永續,才是幫助國家順利達到能源轉型最成功的關鍵。

蔡佳穎/編輯整理,臺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