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勢力衰弱  返國戰士恐成各國威脅

自從伊斯蘭國(ISIS)在2014年宣稱建立「哈里發的管區」後,吸引超過4萬名、來自110國的人民前往敘利亞與伊拉克加入伊斯蘭國。(圖片來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自從伊斯蘭國(ISIS)在2014年宣稱建立「哈里發的管區」後,吸引超過4萬名、來自110國的人民離鄉背井前往敘利亞與伊拉克加入伊斯蘭國,其中包括來自東南亞的數百人。

但新加坡《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報導,今日由於伊斯蘭國逐漸失去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最後據點,至少5,600名外國人開始返國、或前往其他更安全的地區。

紐約智庫「The Soufan Centre」(TSC)昨(24)日發佈一份報告指出,這些返國者可能對本國政府帶來安全威脅。報告寫道,「外國戰士的數量與那些想要成為戰士的人數,升高了問題的嚴重程度,但他們的應對措施卻很有限:揭露那些離鄉參加伊斯蘭國的人民、掌控他們的目的地、了解可能帶來的威脅、採取保護大眾免於傷害的措施。」

這份報告將返國戰士分為五種類型,包括無法融入伊斯蘭國者、強硬的恐怖份子被送往國外替別的管區打仗、或是那些從未到訪中東的伊斯蘭國支持者。還有一些女性與孩童曾參與伊斯蘭國,但最後自行返家或被驅逐出境者,也都被報告視為潛在威脅來源。

但報告寫道,「缺乏深入研究,很難評估他們涉入伊斯蘭國的嚴重程度,也不容易了解他們成為主動或被動好戰份子的意願。」

若從性別比例來看,報告補充,有些女性可能是伊斯蘭國年輕戰士的妻子,她們很溫順、很服從,多數人也都在尋求擴權,或一個打破傳統藩籬的機會。「有些返國戰士可能對國家帶來恐怖攻擊的威脅」,「有些女性證明了自己是名優秀的招募者,跟男性一樣,有些女性也會鼓勵他人加入恐怖行動。」

東南亞的反恐機構近日已遇到許多女性參與的個案。本(10)月11日菲律賓安全機構逮捕36歲的Karen Aizha Hamidon,懷疑她用社群媒體在全球招募伊斯蘭國成員。去(2016)年在印尼,至少有三名女性因策劃恐怖攻擊而當場被逮。

報告另外指出,小孩可能也參與在伊斯蘭國的招募行動中,在91位馬來西亞籍的伊斯蘭國戰士中,就有12名女性和17名孩童;在參加伊斯蘭國戰士的600名印尼人之中,就有113名女性,最近印尼當局更宣稱有超過100名孩童在招募隊伍中。

伊斯蘭國的招募和宣傳影片總是以拿著武器的青少年或孩童為重點,另外還有一張文宣繪出印尼籍與馬來西亞籍男孩在敘利亞軍事營受訓的畫面。

TSC報告寫道,「伊斯蘭國將任何15歲以上的人都視作成人,但小孩從9歲開始就被訓練使用武器、教導如何殺人。」在2014至2016年間,據信伊斯蘭國已招募並訓練逾2,000名屆於9至15歲的男孩,做為伊斯蘭國的核心任務。

新加坡的國際政治暴力與恐怖主義研究中心的資深分析師Jasminder Singh說,有傳言說伊斯蘭國正在東南亞地區訓練「下一代」恐怖份子(或稱聖戰士),以對抗近日菲律賓政府軍和伊斯蘭國好戰份子在菲律賓南方城市馬拉威(Marawi)的衝突。

Singh說,「就像支持伊斯蘭國的文宣所警告,馬拉威才只是新的開始,這裡將會建造新的據點和士兵以對抗十字軍戰士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