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何事不可公投?

庫德族與加泰隆尼亞相繼舉辦獨立公投,若干公投的相關話題又在坊間引發議論(圖片來源:美聯社)

庫德族與加泰隆尼亞相繼舉辦獨立公投,若干公投的相關話題又在坊間引發議論(圖片來源:美聯社)

  邇來,由於庫德族與加泰隆尼亞相繼舉辦獨立公投,若干公投的相關話題又在坊間引發議論。

  在歐美民主先進國家,公投跟呼吸、睡覺一樣,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反正,一個議題正反雙方僵持不下時,要找出相對多數人的意向,有什麼比公投更民主的方式?當然,誰都不能保證多數人的決定就一定如何如何,但是,公投的主要精神在於決定是大家共同參與的,如果後果是好的,大家共同分享,後果是差的,大家共同承擔,如此而已。

  職是,把公投當毒蛇猛獸,固然是病態;把公投當解決問題、紛爭的萬靈丹,也未免失之天真!

  倒是有人怕這也公投、那也公投而憂心忡忡,於是乎轉移焦點說:公投是有侷限性的,像科學問題理論、宗教信仰自由,能訴諸公投嗎?

  這其實是廢話!21世紀的今天,誰都知道科學問題、理論的「對」或「錯」,是客觀確定的是非題,而非主觀認定的選擇題,科學上沒有少數服從多數這回事,科學理論自然不能也不會靠大家舉手、公投決定!

  說到宗教信仰自由,在台灣,信佛的、拜媽祖的、信天主的、信瑪麗亞的、信阿拉的、信這個宗那個派的、無神論的,悉聽尊便。連裝神弄鬼騙財騙色,也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旁人也管不着,除非有人嚷嚷了,法律才不得不出面;弟子買車買房供養師父,只要沒違反稅法,誰能奈何?關起門來在自家密閉空間,要點幾柱香、燒幾天幾夜紙錢,是宗教信仰自由範疇,除非污染危害了無辜第三者的空氣品質,法律才有介入的空間。對脫序的宗教信仰加以處置,有人竟能扯到公投,想像力未免太豐富了!

  公投是對不同制度、不同政策的選擇,也是對不同生活方式的選擇!斯里蘭卡以前稱作錫蘭、柬埔寨原名高棉,誰說國名不能改?美國國旗由13星、15星、20星、48星、49星到今天的50星,紐西蘭於2015年與2016年進行兩輪的是否更換國旗公投,誰說國旗不能改?中華民國1912年建國以來,國歌共有四個版本,誰說國歌不能改?既然國名、國旗、國歌都可以改,等而下之的要總統制、內閣制還是雙首長制,如果在國會擺不平,有什麼不能由公投來決定的?再來,要不要降低投票年齡為18歲,立委怠惰不決,就公投決定,誰曰不宜?

  在重大社會民生議題方面,有人要環保優先、有人要經濟發展優先,有人要轉型正義、有人抗拒,有人反核、有人擁核,有人要設賭場、有人反對,諸如此類,與其內鬥內耗、街頭對決,何不公投見真章?大家共同作決定,共同承擔後果,這不正是民主政治的真諦嗎?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