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台灣是主計治國?

翻攝自隨意窩日誌

(台灣英文新聞/郭紫寧 綜合報導)​藝文工作者辦活動要向文化部核銷,過去便當必須80元以下才能核銷。不過文化部重新檢討補助核銷規定及方式,近日已經修正兩項補助行政規則,全面鬆綁補助款的核銷項目,增列公布審查委員透明化之條文。

中華民國政府防貪腐設計嚴謹,主計系統與政風系統都是中央一條鞭,各級政府機關首長根本管不著主計(會計)與政風人員,看似很好的行政防弊措施,但實際上防得了小公務員,卻防不了首長與民意機關的腐敗。

「野FUN生態實業」總經理賴鵬智先生,在隨意窩日誌po文指出,他「總覺得每次一些大官或議長貪瀆被抓,身在第一線防弊的主計(會計)與政風人員是不是也該負些責任?」

他認為,主計一條鞭發揮好大的「官威」,機關首長為了避嫌,不便干涉主計(會計)人員在經費核處的規定或看法,於是造成主計系統為了防弊或明哲保身,以超越常理的綁小腳手法,出現了各政府機關、事業單位與學校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經費核銷規定。讓業務單位的公務員、計畫執行單位的學者或廠商在經費核銷上困難重重。

他舉出多個例子佐證這些現象,以下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某XX部門補助XX教育場域,便當核銷過程如下:

50人餐費補助4000元。
先以總額4000元單據送出,不能核銷,要明細80元x50個才能核銷。
再以明細80元x50份餐點送出,不能核銷,要80元x50個便當才能核銷。
再以80元x50個便當單據送出,不能核銷,要拍照證明你們有吃便當。
用以80元x50個便當,並有拍照證明,不能核銷,要請吃便當的人簽名才可以核銷。
再來80元x50個便當,並有拍照證明,也有吃便當者簽名,還是不能核銷,要請商家開立發票。
然後80元x50個便當,拍照、簽名、發票還是不能核銷,要請商家提出立案證明(證明可以賣便當)。
最後,這個案子終於核銷完畢,但民間XX教育場域也失去了一個優秀的員工,人家不願意生命浪費在跟公務員打交道上。

賴先生文中指出,雖然計畫經費的執行科目、項目在編定與發包時都已明列,而政府對經費核銷也有各式規定(如差旅、交通),但在實務上的認定權是由各單位主計室主宰,所以常見小公務員們要低聲下氣的到主計室,找他們對口的主計人員「溝通」,公務人力花了太多時間在經費核銷上的防弊流程與溝通協調。 

他另舉出幾件事情是他碰過覺得不合理、不能理解的規定: 

1.有大學的會計人員認定學者執行政府機關計畫中的「差旅費」,只有計畫主持人與協同主持人可以申請,其他工作人員、受邀學者專家則不能申請。問題是這是一所私立大學,怎麼也搞得這麼官僚,還可以限縮認定到這種地步?而且若要出差,必須事先跑完所有公文流程通過核准,才能申請差旅費。問題是如果老師做的計畫是在部落進行訪談或資源調查,常要機動配合部落居民時間或天候狀況,不可能每次都能事先申請妥出差核可。 

2.有大學與公務機關的主計人員認定,交通費是只要在有公共交通運輸工具的地方,就只能搭公共交通運輸工具,例如山區偏鄉,也許一天只有一或二班公車,前往講課的講師就不能自行開車,交通費只能依火車站到該偏遠村落的公車費用支付。(這在實務上根本不可行,受邀的講師或前往現勘、輔導的專家學者哪有時間等公車慢慢上下山,縱使真搭公車,相對多出來工作天的食宿、出席費成本也不划算。) 

3.這是他近日碰到的,更是覺得離譜:某國家公園管理處主計人員規定議價後的計畫案所有經費項目依照減價比例全面調降,而不是只在某項業務費調整就好。如此一來計畫主持人費、工作人員薪資、差旅費、交通費、講師費、出席費……全面打折,而這打折不是在總數額打折,是在每一次每一項支出都打折。賴先生受邀參加這計畫的其中一次會議,在簽收出席費時,一般是領2000元,但領據上寫的是1971元,他問旁邊的多位學者,大家也才察覺跟平常的「公定價碼」不同,問了計畫執行單位,才知道有上述原委。扯的是,連高鐵交通費用也打折不給全額,這是哪門子邏輯?這樣的主計人員豈不讓這公務機關丟臉丟盡了! 

多年來賴先生參與各式計畫(自己的、別人的)不少,發現這種「主計治國」的現象愈來愈嚴重,他認為原因有二:高層(如陳水扁、葉世文之流)貪污舞弊現象嚴重與政府財政日益艱困,所以主計人員想盡辦法防弊與節流。但小鼻子小眼睛的將所有執行案子的公務員與民間承辦單位人員都先當成小偷看待,在極小細節裡以繁複冗長的程序及刁鑽不合理的規定處理經費核銷事務,造成原本應該是後勤補給單位的人力竟然變成作戰單位的掣肘者,徒增公務處理流程與嚴重降低公務效率。

賴先生認為,這種現象在各業務機關與學校應該都有,但機關首長多不便表示意見,而在上位者如總統、行政院長、主計長則看不到這些問題,也沒人會反映這種枝微末節的事情。 可這種枝微末節的事情,卻也是無形侵蝕政府戰鬥力的病灶之一。 

(本文與圖均經賴鵬智先生授權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