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北韓做到什麼台灣能做卻未做到的事

圖片轉載自美聯社網站

9月3日發生一個震撼國際的大新聞,就是北韓氫彈試爆成功,震度6.3 級、地震深度0公里(地表),為廣島原子彈威力的8倍。另外,北韓七天前也發射了飛彈,通過日本落在日本海域,飛彈飛越日本上空未被攔截。雖然美、日、韓大聲譴責,但是北韓金正恩依舊照著他的狂人性格,直接挑釁美國的霸權。最讓美國受不了的是北韓7月29日發射首枚洲際彈道飛彈ICBM級別「火星-14」飛彈,這洲際飛彈能打到洛杉磯、芝加哥等美國主要城市。

我這篇文章並不是說台灣應該要向北韓一樣,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武器研發上面,甚至要直接對抗中國。我這篇文章,主要是要藉由北韓目前達到的這兩項「成就」,來看一下在科技上面有什麼事情,台灣可以做到而沒有做到的。我們知道北韓這幾年已經進行五次核子彈甚至此次氫彈的試爆。五次核子彈試爆引發地震震央都在地下10公里,換句話講,北韓可以而且已經挖了地下10公里深處的核彈和氫彈的試驗場。也就是說挖井到地下10公里,在北韓多年前就已經做到了。那麼我的問題是,中油公司真的沒有辦法挖深井到地下10公里嗎?

其實,在今日只要買到適當的挖深井機具,要挖地下10公里是可以輕易達到的。因為美國的頁岩油、頁岩氣就是在地下10公里處開發的。最近中國也號稱開發陝北地區的頁岩油,而且這些礦脈平均深度在地下8公里處。因此在台灣要挖地下10公里深井是非常可能的,台灣中油公司、或者台灣任何一家民間公司,只要買到一些適當的挖井機具(例如德國海瑞克公司的機具),要挖10公里深的地熱井是一定辦得到的。即使在台灣比較不好的地方(即地溫梯度只有3度),若你能夠挖10公里,地下井底也會有320℃(300 + 20,20℃是地表的平均溫度)。那麼若地熱井保溫良好,我們可以讓到地面的水在275℃以上,這樣就可以發電且效率良好。

另外一項就是北韓發射洲際飛彈。這些洲際飛彈使用液態與固態的混合燃料,而這些混合燃料燃燒時,在噴嘴處溫度達1,000多度。這說明了北韓的材料技術已經是到達使用可以耐高溫的複合材料。這一類的複合材料,其最上層很可能是碳化矽、氧化鋁之類的陶瓷材料。那麼同樣材質的複合材料,如果我們把它塗在 N80碳鋼的外層,就變成了可以抗腐蝕的地熱管材質了。也就是說像北韓目前使用的這些材料,若台灣能夠向他們學習,要開發大屯火山群的地熱是非常可行的。一個直接的應用,就是把核二廠變成地熱電廠。

核二廠因地處大屯火山群旁,地下地層的酸性一定會很高。而且在地下20公里處有1200℃的岩漿庫。只要用這些抗腐蝕又耐高溫的材質,塗佈在原先油氣管使用的N80碳鋼管材內外,我們就可以製成將核二廠變成地熱電廠所需要的抗腐蝕地熱管了。

我想,我這篇文章最主要提出的是這兩點。我們應該要向北韓的挖井及材料科技學習。但是要將這些科技用在核電廠,尤其是核二廠變成地熱電廠,這樣的一個重要歷史性的工作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