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語文領綱應以啟發興趣為主

台北市教育局在12所學校試辦Open Book考試,29日上午首先在五常國中的數學段考實施,有30分的題目可翻書作答,還有1題直接提示「請

Open Book翻書考試 北市12校試辦

台北市教育局在12所學校試辦Open Book考試,29日上午首先在五常國中的數學段考實施,有30分的題目可翻書作答,還有1題直接提示「請


12年國教語文領綱有關高中國文的文言文比例等,再度引發爭議,但重點不在文言文多寡,也不在考試分數高低,而應該是培養學生的興趣,進一步在文學領域當中,找到自己所喜愛的方向和文章,甚至成為日後閱讀的樂趣。

這次修訂的爭議,主要是文言文比例,國教院研修小組送到教育部課審會的草案,比率是45%到55%,但有人主張降到30%,只是高中國文學科中心的調查,有85%老師支持以五、六成為上限。

第二項爭議,是原本高中的20篇「核心選文」,有人建議是完全不列出選文,有人主張下修到10或15篇,並經網路投票選出10篇的推薦選文。其背後的癥結點,是選文的方向,涉及到中國和台灣文化之爭。如同有人主張,必要要增加以台灣為主的古典選文,讓國語的教學能更貼近台灣文化。

第三個爭議是誰有權決定這些內容,除了教育部「課綱審議委員會」以外,老師希望納入第一線高中國文老師的意見,至少是由語文專家學者組成的「課綱研修委員會」決定,不應完全由各領域專家學者組成課審會來拍板。

從上述的幾項爭論,不難看出問題的複雜性,且這些領綱確認之後,就會納入升學考試中,變成每位高中生都被迫接受。但這種由上而下的教育模式,難道到了高中仍無法擺脫嗎?

這不是說文言文不重要,而是在討論國文綱要時,必須以啟發學生對文學的興趣為思考方向,不再像過去要強加多少文言文在學生身上,逼迫學生去學習,若是學生對文言文沒興趣,卻為了因應考試,花了許多時間在準備,相對會扼殺了其他機會。

試想,與其讓學生為應付考試,花時間在文言文身上,還是讓學生對文言文、台灣文學有興趣重要?如果在位者思考不同,選擇不同,最後結果也會大不同。

(作者李平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