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中油又斷氣 台灣怎麼了?

  1149
由 B2322858 - 自己的作品, 公有領域,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

由 B2322858 - 自己的作品, 公有領域,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 (來源 維基百科)

8月25日自由時報,我們看到這個驚悚的標題“驚!!中油又斷氣、大潭電廠險跳機,所幸管內殘氣還夠14分鐘後恢復供給”。

這事件發生在8月23日傍晚6點多的時候,整個供電量瞬時少了1,890 MW。離815大停電只有8天,為何會如此呢?這一次不是人為疏失,而是機器故障。出問題是天然氣管線的感測器訊號異常而啟動自動控制裝置將閥門關閉。還好進氣管內殘氣還夠用才沒造成大禍。在事後追蹤檢查時,發覺是「海水異位感測器」訊號顯示海水水位過低,天然氣經過海水「增溫氣化」的相變化作業就會停止,由於怕液態的天然氣進入燃氣渦輪供氣噴嘴,於是將閥門關掉。還好「天佑台灣」,當天海水水位並沒有不正常,只是感測器訊號出問題,就這樣斷氣14分鐘。這可以說是不幸中的大幸,第一、發生的時間是在晚上,用電量比較少的時候。第二、只是假訊號而不是真斷氣。因此只要將閥門打開就可以正常發電營運。

我們要在此特別指出823之“感測器訊號異常,而啟動自動控制裝置將閥門關閉”與815之“在拆除跨線時碰到金屬外殼造成短路,使控制器電源中斷。……電源恢復後控制器重新啟動,回到閥門所設定的原始狀態,也就是關閉。因此控制器就發信號,命令兩氣閥關閉”。也就是說815與823的斷氣原因是一模一樣的,中油及台電總經理不用出面說明或下台負責嗎?

報導中我們也讀到專案小組第二次開會,指出大潭電廠出包非單一環節問題。例如說專案小組指出這一次兩個出狀況的閥門使用同一個電源,而非使用獨立電源等等。所以主要問題應該追溯到原系統的風險控管不良,需要強化多層式防護機制,由硬體、軟體及標準作業流程等全面強化來補救。

其實在8月21日行政院調查小組第一次會議的消息上報時,我們看到名單就有些意見。因為這些調查委員絕大多數都是電機系教授或者電機機械相關的專家。依照我對這些人背景的了解,並沒有任何一位是資訊軟體或者數學模擬的專家學者。當時我就想建議行政院應該至少增加一位委員或者兩位委員。我在這裡公開建議兩位:一位是清大前校長陳文村教授,一位是台大資工研究所傅立成教授。陳文村教授大學時是清大核工系,所以對於電廠設計是非常了解。而在美國加州柏克來大學唸軟體工程,論文是軟體可靠度的模擬分析。陳文村教授回台灣從清大管理決策研究所的教授、所長,一路做到清大校長以及中研院資訊所所長等。另外,我的同事台大傅立成教授,是台大電機系與資訊系合聘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是機械人。而機械人這個領域裡面最重要的是軟體跟硬體的整合。因此我具體建議這兩位教授能進入這個很重要的調查小組,以增加行政院調查小組的整體能力。

現任中油劉晟熙總經理應該要免職。闖了815全國停電的大禍,823也因同樣原因險些釀禍,不重視工安的總經理應該要免職下台負責。劉總經理上台後,將原先與他同時為副總經理的人都外調,不重視專長用了一些新的副總及事業部執行長,也是此次中油闖公安大禍的原因,調查團也應明察。

同一天報紙上我還看到代理經濟部長沈榮津强調推動海上風力發電,說以後零件自製比例要達到七成。看到這個消息我一方面非常高興,但是也非常困惑。為什麼非常困惑呢?因為我在推動地熱發電過程中,我們蘭陽地熱公司代表參加「宜蘭縣政府清水地熱BOT標案」公開說明會的時候,2016年4月份甚至更早的公開說明會時,我們一直向縣政府表達地熱BOT案應該要將使用設備的自製率當成評分標準一個項目。後來此建議當然是沒有被接受。最後在2016年11月7日宜蘭縣政府宣布清水地熱BOT案由台電的子公司台汽電公司得標。使用的發電機組,據了解竟然是國外的二手機器。而台灣目前已經有漢立公司ORC雙循環系統,及蘭陽地熱與豐兆航太共同開發全流式渦輪發電機組系統。該BOT案評分的時候竟然有「簡報者台風」的項目,而「發電設備零件自製率」卻沒有算在評分項目裡面。事後,我跟幾位官員們討論,發覺到一個說法「BOT案不能用零件自製率來圖利台灣廠商,不然就會違反WTO的規定」。

天啊!天下竟然有這種事。為了發展國內的產業憑什麼政府綠能BOT案不能用自製零件,對台灣廠商加分呢?那麼我倒要請問一下沈榮津次長,為什麼海上風機可以逐漸增加零件自製率呢?使用的方法是什麼請告訴我們,並且指示跟地熱相關的政府官員遵行。我們再次建議以後政府有關綠能的標案(包括地熱)中,零件自製率應該要當成一個重要的評審標準。

關於有效推動地熱發電,我提出一個非常簡單的建議。去年提高沼氣發電躉購費率,每度電從3.9元提高到5.01元,提高了28%,使得今年沼氣發電有多家廠商投入。

我們用能源局公布有關地熱發電及沼氣發電的參數來討論,地熱發電每1MW的初始建置成本為2.56億元、一年發電時數6,400 小時、每度電收購價4.94元。而沼氣發電相對的數字是2億元、6,450小時、以及5.01元。那麼若比照沼氣發電來計算,地熱發電應該是每度電6.3元。因此我們建議政府,如果真的要推動地熱發電,淺層地熱至少每度電收購價6元,深層地熱4,000公尺以上,至少每度電9元,2,500公尺以下6元,4,000公尺到2,500公尺之間的地熱井,則可以用比例來算,對電廠則以該電廠内最深的井的深度來決定適用費率級距。

台灣空有地熱收購價却無地熱發電容量已有10年,躉購費率太低是其主因。上述提議是一個可以快速推動台灣地熱發電的政策工具,謹在這裡提供給經濟部沈榮津部長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