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沈部長 油電可以這麼辦!

(來源 中央社)

815大停電使得民進黨「2025非核家園」能源政策受到很大的質疑與挑戰。在電視上,我們看到許多核電幫趁機出動。當然在這些擁核人士當中,有基於事實評論的,例如清大李敏教授說,即使是核一、核二的機組有併網在運轉,815當天傍晚5點左右的大停電還是一樣會發生。因為是突然4200 MW跳脫,其他電廠因為要保護用戶的電器產品,啟動保護電驛自動將該電廠的發電機跳脫。暨南大學前校長李家同教授所寫的「對於停電事件,我們應該注意工程系統設計的問題」指出 :「值得檢討的是,當初系統設計的時候,不能輕易地關閉氣體供應。大多數的管理階層只知道軟體在正常情況之下會不會正常工作,而不太會去想到如果系統碰到非常奇怪的情形,軟體會不會應付得來。…整個國家的安全與很多高科技系統發生關係,我們的確要有一種觀念,那就是了解高科技系統可能發生的問題。最要避免的是,將這一類的問題泛政治化」。

815下午4:51跳脫的時候,台電供電系統大約還有3000MW的備轉容量,所以815大停電其實跟「缺電」這件事情沒有直接關係,而是跟系統設計以及人為疏失、管理不善有關。那麼我們就從這個角度來分析一下,接下來,沈部長應該如何面對油電的問題。我認為首先應該要由人事著手。

記得在2016年5月中、也就是李世光部長520上任前的一個禮拜,我和以前與李教授一起做學界科專計畫的金博士去拜訪李部長,並給他建議,如果有環保的議題我可以來協助解決。當時我也跟他講幾個關鍵職位,包括中油董事長、台電董事長、及工研院董事長等都很重要,我開玩笑的說,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去應徵。李部長表示,他最多只有建議權,主要由總統及行政院長決定。

我認為目前中油、台電董事會基本上沒有發揮大的作用。當然台電公司現任董監事新到任才一個月。在新任的董事裡我們注意到有兩位,一位是前民進黨智庫的邱姓助理、另外一位是台大應力所一位女性教授。我想這兩位其實對於台電並沒有充分了解,對於能源政策也沒有那麼在行,我建議將這兩位換成最近頻頻上電視節目接受訪問的台大徐光蓉教授及台電前常務董事王塗發教授。再者,中油公司的董事也可以換一下。例如說目前行政院綠能及減碳辦公室執行長楊鏡堂教授是中油董事,我們非常想知道他過去這一年對中油的綠能政策有何具體建議或影響?若無,是否也換一位可使中油在地熱方面能大步走上正途的董事。

今天沈榮津次長或者說沈代理部長,最重要的就是要搞定這三個組織的董事長人選。工研院董事長目前由吳政忠政委兼任,我認為這是不妥當的。我建議在前國科會副主委、國策顧問紀國鐘教授,或李世光教授兩位中,選擇一位當工研院董事長。另外,關於台電董事長,反正朱文成教授即將退休,可以考慮前台電常務董事王塗發教授、沙崙綠能科學城籌備處主任黃得瑞教授甚至是我個人毛遂自薦,因為我們長期對於台電的政策都非常的關注與了解。至於中油董事長則可以從施信民國策顧問、或中油前董事謝國煌教授及劉進興教授等扁政府時期就當過中油董事的人當中選一位來出任。這三位都是陳金德的老師輩、可任命陳金德當總經理來貫徹中油的改革。目前的中油總經理劉晟熙應該要免職,闖了這一次全國停電的大禍,不重視工安的總經理當然要免職下台負責。

中油應該要做怎樣的改革呢?當然,組織冗員人數删減是重要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中油核心任務要達成。我們簡單的來講,中油應該做的事情是「海外買、台灣挖」怎麼說呢?目前世界石油市場是買方市場,中油應該趁這時機直接在海外購買油氣,甚至美國的頁岩油氣,簽訂長期供貨合約。而不是想要到海外去開採油田或到海外去投資化工廠,使台灣有廉價的化工產品,因為這並不是中油的核心任務。中油的核心任務應該是油源、氣源穩定供應,再加上協助落實非核家園能源政策的任務。

另外「台灣挖」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在台灣要恢復中油30年前全盛時期有13個挖井隊的能力,但是這一次並不是做探勘油氣的工作,而是直接配合「2025非核家園」的能源政策,在台灣各地挖掘地熱井,協助發展地熱發電。

至於說台電應該做什麼工作呢?台電的任務是穩定供電。此次815大停電及和平電塔倒塌使供電吃緊,都指出台電目前集中式的大機組發電,以及供電電網都應該做系統性的改善。那麼如何做系統性的改善呢?今年我曾經寫過好幾篇文章發表在民報上,包括:

  1. 編千億元綠能預算變核二為地熱電廠 (3月2日)
  2. 再論如何將核電廠轉變成地熱電廠 (4月7日)
  3. 油管地熱管、雙管齊下救缺電 (6月2日)
  4. 四論核四怎麼辦 (6月30日)
  5. 前瞻綠能應作什麽研發 (8月9日)

我們認為只有中油、台電合力來推動深層地熱發電,才可能保證「2025非核家園」能源政策不會因種種意外而跳票。目前地熱發電容量為零的狀況之下,如何快速來推動地熱發電?我想最直接的方法是將地熱發電的躉購匯率提高到合理的程度,這樣就可以使得民間資金進入地熱發電的領域。而合理的價格是多少呢?我們以今年能源局公布的數字、包括太陽能、風力、生質能(沼氣)發電、以及地熱發電的關係來推算一下。去年沼氣發電每度電從3.9元提高到5元,一下子提高了28%,而使得民間對沼氣發電今年開始有比較大規模的投入。因此,台灣已經公告了近10年的地熱發電、一度電都沒發出來,主要原因當然是躉購費率過低。依照這些參數來計算,沼氣發電期初設置成本每千瓦是204,800元、年發電時間6,450小時、躉購費率每度電5.01元。地熱發電期初設置成本每千瓦是256,600元、年發電時間6,400小時、躉購費率淺層地熱每度電應該是6.3元,但去年卻只有4.94元。今年至少應該提高到6元,即提高22%。

至於深層地熱呢?我建議應該以過去這兩年能源局以及科技部NEP2的挖井費用來做推算。2,500公尺以上的深層地熱的開發費用,若反應在收購電價方面的話,至少也應該要有淺層的1.5倍,也就是說深層地熱發電每度電應該要9.45元以上,就定為9元吧。在這種狀況之下,我認為台灣的地熱發電就可以快速的發展。

至於財源要從哪裡來呢?直接推動再生能源財源的籌措方式課徵「碳稅」。以每噸10美元來計算、每一度電需要課的碳稅是在0.15元至0.2元新台幣之間。我們就以比較高的每度電價0.2元來計算,來看一下對於台灣的用電大戶課碳稅真的有那麼大的影嗎?在前幾天電視的討論上面、我們看到有幾家公司被列出來,包括台積電每年用電量是88億度、中鋼50億度、群創49億度、友達39億度等等。如果用0.2元的碳稅來算一下,也就是說台積電一年要交 17.6億元的碳稅,而其他的中鋼10億元、群創9.8億元、友達7.8億元等等。

老實講碳稅對這些公司的營運收入有影響嗎?這也未免太小看這些重要的用電大戶了。一句話,我認為課碳税對台灣的主要的產業不會有影響。而碳稅要專款、專用來做再生能源推動,包括台電發展深層地熱發電之用。我們甚至可以規劃,在台積電所在地南部科學園區,興建一座100MW甚至500 MW深層地熱電廠。其所需要的經費,我估算投資額在南科100MW大約是200億,500MW約1,000億元,也只不過 1.5年的碳稅收入或台積電兩年的繳稅額而已,這是完全可以辦得到的。

最近我聽到的很多很多對再生能源的批評,最主要都是在指責台電或能源局有關併電網審查緩慢,以及電費的給付拖上一年甚至兩年,太浪費時間了。這部分我建議只要是沈部長下令,應該是很容易解決的。目前狀況是台電在抵抗使用再生能源,尤其是像台電的子公司台汽電更是全力的反抗,包括在澎湖故意使得澎湖風電公司瓦解。在宜蘭的清水地熱BOT案也是投標,但提出2020年1MW、2023年3MW這種非常小兒科的發電容量。台汽電的目的其實再清楚不過,因為再生能源多發一度電,台汽電公司的成員公司就少發一度電、就少賣一度電。因此像這樣的台電子公司應該要加以約束,台灣的再生能源才可能快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