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里約奧運難民代表隊 一年後在哪裡?(下)

里約奧運一年後,這些選手目前的狀況是如何呢?《CNN》追蹤報導這些難民奧運選手這一年來的生活。(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還記得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賽場上,一支由10位難民組成的「難民代表隊」引起各大媒體焦點,里約奧運一年後,這些選手目前的狀況是如何呢?《CNN》追蹤報導這些難民奧運選手這一年來的生活。

前情提要:去年里約奧運難民代表隊 一年後在哪裡?(上)

Rose Nathike Lokonyen南蘇丹,田徑女子800公尺

自從十三年前Lokonyen從南蘇丹逃脫,她就開始成為奧運難民代表隊的標誌人物,與全球最厲害的中長跑選手較競,最好的成績是在田徑800公尺拿到全球第七。

這一年多來,暫時遠離忙碌的訓練時程表,Lokonyen在去年9月到瑞士參加第33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隔了一個月、22歲的她與教宗方濟各碰面,談到了體育的力量並呼籲世界和平。

曾在里約與兩屆世界冠軍的田徑800公尺女子短跑好手Caster Semenya交手過,Lokonyen現在的目標是要打敗這位南非好手,這場試驗將於今年8月倫敦的世界田徑錦標賽上舉行。

Paulo Amotun Lokoro南蘇丹,田徑男子1500公尺

在遇見傳奇長跑好手Tegla Loroupe之前,Paulo Lokoro的人生都在南蘇丹的家鄉與肯亞Kakuma難民營中度過,但創立國際人道慈善機構的Tegla Loroupe幫助他改變人生。

Paulo Lokoro有機會到梵諦岡拜訪教宗,「我到達的第一天,他們就把我當大老闆對待,人們很喜歡我」;身為一個足球迷,他也造訪了巴塞隆納並站在諾坎普體育場中心進行代言。

Paulo Lokoro希望能在2020年東京奧運再戰一場,「上帝給了我機會」,「我從來就不相信我的人生可以有如此改變,所以我很感謝聯合國難民署和Tegla Loroupe和平基金會。」

Yolande Mabika剛果民主共和國,柔道

對Mabika來說,柔道具有情緒宣洩的作用,自從二十多年前反抗軍襲擊他的家鄉,體育帶給他生活原則,給予他一顆「強韌的心」,但即便如此,她不曾忘記失去家人的痛苦。

現在Mabika在巴西餐廳做服務生,這間由敘利亞難民主廚開設的餐廳收容無家可歸的民眾並提供糧食,Mabika也希望有一天能與身心障礙的年輕女孩一同工作,幫助他們面對生活中的困境,「現在巴西是我的家,我想住在這裡建立新生活。」

Rami Anis敘利亞,游泳

七年前,Anis代表敘利亞到中國參加亞洲運動會,但自從敘利亞發生內戰後,一切都變得不同。

他逃往土耳其、希臘小島、最後抵達比利時,2015年12月在比利時取得難民身分。去年26歲的他在里約奧運100公尺自由式中取得54.25秒的個人最佳成績。

今年2月Anis在摩納哥的勞倫斯世界體育獎上與偶像費爾普斯(Michael Phelps)碰面;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家鄉的內戰能停止,就能代表自己國家出賽2020年東京奧運。

就算目前暫時失去家園,這些運動選手都能在競賽場上,透過自己的專長代表某個國家、一種身份追逐著屬於他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