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在美中的獅城52年 新加坡能走得下去嗎?(下)

過去一年來,面對川普當選、北京益發強勢,新加坡的國際之路已不若以往單純順遂。(圖片來源: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兩面交好的成果是,中美如今成為新加坡兩大貿易夥伴,在經濟、安全與政治上都有相當程度的保障。但過去一年來,面對川普當選、北京益發強勢,新加坡的國際之路已不若以往單純順遂。

前情提要:夾在美中的獅城52年  新加坡能走得下去嗎?(上)

兩面交好又充滿嫌隙

澳洲福林德斯大學的國際關係副教授Michael Barr說,「中國認為新加坡和美國走太近」,「但新加坡對川普的不確定性又感到不自在,不知是否能確保自身國家安全。」Barr表示,這是新加坡的兩難,他們對美國能做的不多,但很清楚知道,長期以來他們必須轉向中國。

然而,新加坡與中國的關係卻也不是一帆風順。例如2010年在越南舉辦的東協會議上,與會國討論到南海議題激怒了中國,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當場給予新加坡嚴詞警告,他說,「中國是大國,其他國家是小國,這就是事實。」

六年後,新加坡再度要求中國遵守聯合國於南海議題上的仲裁,中國片面冰凍與新加坡關係;2016年11月九架新加坡用於海外軍訓的裝甲車和相關裝備在從台灣返國的路上被扣留在香港長達兩個月,此舉被視為北京當局的懲罰。今(2017)年5月總理李顯龍缺席中國一帶一路論壇,儘管新加坡是此倡議的第一波加入者。

Barr認為,「中國已慢慢提高它的威望,認為它們可以操縱小國與中方關係,並能恣意決定雙方能走到哪種地步。」

「美國優先」令亞洲國家觀望

過去,新加坡與美國的友好關係有助於制衡來自中國的威脅,但現在已不能如此確定了。

Brown表示,「在亞洲沒有人知道華盛頓發生什麼事」,「新加坡很清楚它們現在不能有任何假設,他們過去五十年預設跟美國能維持穩定關係,但現在這個老大哥的行為很難預測。」

Barr認為,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更聚焦在雙邊貿易和關稅,也有可能對競爭對手中國採取禁運,「如果他真的關閉了自由貿易市場、豎立障礙、成為一個不可靠的盟友,那不只是新加坡,所有東南亞國家都會向中國靠攏。」

Brown表示,新加坡並非唯一一個在美中之間難以抉擇的國家,菲律賓、馬來西亞、整個東南亞地區正被北京推著走,「新加坡的處境並不獨特,只是因為它對於處理平衡關係比較在行。」

這樣的處理方式可從近期李顯龍的談話看出端倪。去年李顯龍在國慶日的演說已與2010年的內容大相逕庭,「我們和美中都是朋友,都相信太平洋足夠大到能容納兩個國家,而習近平最近也說過,『美中應培養共同好友』,這正是新加坡試圖在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