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目前「國家語言」證明台灣果然不是國家

圖片擷取自行政院的簡報檔。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很高興看到6月16日新聞報導,「為推動客家語言與文化傳承,行政院院會昨拍板客委會所提「客家基本法修正草案」,將客語明定為國家語言之一」,即為了推動專屬的客語頻道,客語已被列為國家語言。接著,我們也看到台灣原住民族各族的語言,以及所謂中華手語,都變成國家語言。當然我們也知道,俗稱北京話「國語」,也是國家語言。而今天台灣最怪異的現象,就是台灣大約有70%的人使用的台灣話 (又稱褔佬話、閩南話) 是目前台灣唯一沒有被列為國家語言的語言。此事證明,台灣果然不是一個國家。因為最多數人使用的台語,不是國家語言。

7月28日《風傳媒》吳豐山專欄:《怪哉!一個國家幾十種國語》,論點為:

1.語言是文化。

2.語言是溝通工具。

3.要有效溝通就必須有共同語言和文字

4.「國家語言發展法」草案第七條說,「政府應明訂標準化之國家語言書寫系統」,但標準何來必先吵翻天。

關於台灣話文字化應該怎麼做?我曾經於2003年在美國的洛杉磯台灣中心以及聖地牙哥台灣中心兩處演講,講題「尋找一個書寫台語文的可行方式」。同樣題目, 我也在台灣四個扶輪社共同的大會上演講過,演講的內容及相關影音在網路上找得到。

我在台大資工研究所甚至開了一門課,叫做「台語文計算語言學」。並且也準備找台大同事一起做些相關的AI研究。很可惜,當時國科會並不支持這樣的研究。我曾經與台大資訊系創系系主任李學養教授,合提有關台語文的研究案,當時被評為「這個題目不值得研究」。

目前人工智慧被吵得喧天價響,我忍不住要在這邊批評幾句,因為科技部長陳良基教授撥了幾十億元經費要做AI (人工智慧) 的研究。但是,我們看到主要他是把錢放在原先做IC設計者的手上,又說要培養Al種子教師等等。其實Al這個領域在台灣早就有很多人、甚至是非常多人在作Al研究。包括上面提到的台大李學養教授、清大前校長李家同教授等比我年長者,清大蘇豐文教授、以及台大資工前所長許永真教授都是從美國學Al回來的教授。甚至算是我的學生台大資工系林智仁教授,是美國 AAAl的會士(Fellow),他更是台灣唯一一位同時是IEEE、ACM、AAAI的FeIlow學者,發表的論文已被引用了超過五十萬次。

然而我提到這幾位優秀的Al學者,相信在這一次科技部撥鉅額款項推動Al研究中,都不會有什麼重要角色。因為,科技部目前的傾向是將這些研究大錢撥到原先做IC硬體設計的研究者手上,我相信這是一個製造學閥的錯誤方向。

類似的情況我們不久之前也看過一次,就是能源國家型計畫(NEP2)的地熱主軸。科技部當時將所有的地熱研究經費放在理學院之地質、地科研究者身上。於是四年來花了六億元的「地熱發電」研發經費,用來做為在宜蘭三星紅柴林的探勘、溫泉探勘,而非做跟地熱發電有重要關鍵的高溫地熱井挖掘工法方面研究。

這些學地球科學、地質的學者,他們探勘地點選擇集中到一個錯誤的地方(宜蘭三星地區),甚至當時我們提出種種證據來說明他們選錯地點,應該將地熱挖井資源用到更廣域(包括龍德工業區、屏東四重溪)時,這些人就團結起來反對,甚至用流言指稱我不是學地質、也不是學發電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圖利自己,因為我目前已經是推動地熱發電廠商蘭陽地熱資源公司的董事長。

結果,四年下來挖井成果證明,這些學閥們所選擇地點是錯誤的,2億元挖的井最多只能發30KW的電力。而且他們想推動的EGS(加强型地熱系統)是一個失敗的科技。我一再要求應該要做高溫挖井技術的研究,以及CEEG閉迴路取熱系統的研究。至少要舉辦有關CEEG及EGS這兩項科技方面的比較及辯論之研討會時,卻被這些主導地熱發電資源的學閥們反對。

NEP2已做了四年了,整個地熱發電到目前完全沒有任何成果可言。台灣至今還没有掛網售電的地熱發電機組。在電視訪問上我們看到NEP2的地熱學閥們竟然是雙手一攤,說「地熱挖井失敗者十之八九」。嗚乎哀哉!

扁政府時代的綠色矽島計劃誤導教育部將大量資源撥到電機學門,產生不少後遺症。我們擔心,這次的AI熱又編列了大量Al研發資源。接下來這幾年又會被一向比較會搶資源的電機領域教授們所把持。那麼錢花下去,能夠有多大的成果,我們是很懷疑的。

我認為在台灣一個重要的Al研究領域是有關語言方面,其中最重要的兩件事情就是將台灣話(閩南話)及客家話的語音辨識(耳)、語音合成輸出(嘴)這兩個系統作好。因為台語、客語這兩個語言,加起來超過2億人使用。這是非常值得投入資源去研究的AI(人工智慧)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