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共乘Snapp不僅打破保守 更開啟本土科技新創(下)

「Snapp」是一套車輛共乘服務系統,被稱做伊朗版本的Uber,更提供了專為婦女和小孩服務的女性司機。(圖片來源:Snapp官網)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由於長年的國際制裁讓阻擋了跨國公司進入伊朗,卻激發了當地的科技新創生機,具有科技與商業頭腦的當地人創辦了許多本土服務如電子商務公司Digikala和線上洗衣服務WashMash,Snapp更是成功一例。

前情提要:伊朗共乘Snapp不僅打破保守 更開啟本土科技新創(上)

大量計程車服務的緣由?

其實德黑蘭的大眾運輸也不落後。德黑蘭自2000年便開始擴增地鐵網絡,目前有六大主線,每日搭載300萬乘客通勤;根據德黑蘭公共交通運營公司總監Peyman Sanandaji,每日約有7,000輛公車在首都行駛,每輛載客約1,200名乘客。

但儘管大眾運輸系統已有改善,計程車服務還是廣為歡迎,Shahkar表示,德黑蘭居民在此之前,都不曾享有可靠、負擔得起與便利的交通運輸服務。

全德黑蘭有20萬名自由執業的計程車司機,以及8萬名有照的綠牌及黃牌司機,另外還有8萬名車行司機,Shahkar說,「光是在德黑蘭,就有36萬名計程車司機,如果真的要與這行競爭,我們更需要提供高品質的顧客使用體驗。」

重視顧客使用體驗

令Snapp大受歡迎的原因之一是使用者體驗,一位匿名使用者Reza說,「以客為尊的觀念在伊朗是第一次,客人可以留下評語,司機也會認真看待,這是以前在伊朗從未有過的體驗」,「而且許多司機也因此有了第二份工作,我有些朋友在大學讀碩士學位,但同時也可以靠Snapp賺取生活費。」

伊朗電信業者MTN Irancell是Snapp的主要投資者,這使Snapp也開始新增了許多服務,包括可以選擇搭乘車種的Snapp Plus、可以透過摩托車送交包裹的Snapp Box服務。而且Snapp司機接受線上或現金支付。

Snapp還有個服務稱做Snapprose,專門替女性和家庭乘客提供女性司機;作家和實況播音員Sharmine Narwani上(7)月初造訪伊朗時,就在自己的Twitter發表了意外乘坐女性司機Snapp的體驗。

雖然並非所有女性司機都只為女性服務,也不是女性乘客就一定會搭到女性司機的車,但這對民風保守的伊朗社會來說,Snapprose在嚴格的宗教信仰、傳統觀念與父權壓力下,提供了更多彈性和選擇。

Shahkar表示,傳統上來講,「女性司機賺錢」在伊朗並不常見,但有時候女性乘客會選擇給女司機載,一部份是乘客經驗較舒適,一部份是要支持女司機為了家庭或自己的收入而賺錢。

然而,並不是在德黑蘭的所有人都願意使用Snapp服務,新興的競爭對手TAP30雖然還只是小規模經營,兩者卻都在申請經營執照時遇到巨大困難,德黑蘭的計程車司機齊聚伊朗國會前抗議,抗議傳統車行已經面臨倒閉、司機即將失業。

如何平衡計程車司機的怒火並保持Snapp優勢,Snapp面臨到與Uber同樣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