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分裂了,該逃去哪裡」 印巴分治12人的口述經驗(下)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大的人口遷移之一,至少有1,000萬人口在這塊土地上奔走。(圖片來源:Pixabay)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七十年過去了,12位住在英國的印度裔民眾向《BBC》親自口述這段分治的歷史與最真實的生命經驗。

前情提要:「國家分裂了,該逃去哪裡」  印巴分治12人的口述經驗(上)

Khurshid 在靠近印度帕格瓦拉(Phagwara)的地方長大,後搬去巴基斯坦的費薩拉巴德

「他們成群結隊殺害其他人,我們聽聞女性都被帶走。……我叔叔曾說,『男人會殺害女人,並誓死與這些流氓奮戰,但永不逃跑』。」

「但我祖母的立場十分堅定,認為女性應該也有發言的權利,她是一個勇敢的女性,她要求我們家的男性成員放過我們,他們真的都聽她的話,她說服大家遷移。」

Malcolm 在印度加爾各答長大

「身為一個英印混血,一般人可能認為我有特權,我會去好學校,養成與英國人一樣的習慣和價值觀,但在分治期間,加爾各答時常會有暴動與攻擊,這是個混亂的時代。」

「我從不認為英國人離開印度會威脅到我們的生活方式,但我家人卻這麼想,這就是我為什麼離家來到英國的原因。」

「他們甚至覺得我在畢業後無法找到工作,因為社會上對英國人與英國所有事物的歧視很深。」

Denys 英屬印度陸軍

「其實在1947年我們英國的立場還十分薄弱,獨立紀念日那天我正在拉合爾(Lahore)準備回英國,記得人們都握著我的手道別,『謝謝你讓我們獨立』。」

「但那是個很糟的時代,一輛輛從這個方向來的火車載滿了錫克教和印度教的屍體,另一個方向來的火車載滿了穆斯林屍體。」

「我們全部人、服從於英國政府的人們都覺得分治來得太匆忙,整個安排都沒有經過審慎思考。我想當時的英國政府只想著要趕快把它結束,這是個最大的錯誤。」

Harchet 從巴基斯坦的奧卡拉(Okara)到印度的帕格瓦拉

「我們根本不知道要走去印度,途中跟隨的隊伍越來越大,也有其他村莊的人跟著,最後隊伍甚至長達好幾哩。」

「當我們親眼見到有人被殺,心裡想著『該怎麼逃走』。至今我仍然無法抹去這可怕的記憶。」

「他們說我們獨立了,但當你失去所有東西後,這還有什麼意義?我們是用人命換來獨立。」

Poonam 母親的家庭從巴基斯坦的拉合爾搬到印度賈朗達爾

「在穆斯林鄰居開完一場會議,並說隔天要帶走我祖母的女兒們,我祖母全家決定離開巴基斯坦。我媽說這位鄰居救了他們。」

「分治構成了我媽的生命經驗,在一種奇妙的方式下,它也形塑了我生命的奇特經驗,因為它完全定義了我媽,或許也定義了我,因為我媽也完全形塑了我是什麼樣的人。」

Razia 家族來自印度孟買

「對一個選擇待在印度的家庭來說,身為穆斯林是非常困難而痛苦的,就像離開一樣痛苦。」

「我媽的家人到了巴基斯坦,但我爸的家人抗拒分治而留在印度,這對我媽來說肯定壓力很大,她與最親的家人無法聯繫。」

「傷口要癒合是很重要的,傷痕可能會被全數覆蓋,但仍侵蝕著住在印度次大陸以及離鄉背井的人們。」

「這道過往傷痕至今仍存在,對我來說,分治的迴響與餘韻仍然存在於今日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