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最大貧民窟之一  女孩開始學編碼、寫程式(下)

居住於全球最大的貧民窟之一的孩子,正在學習編碼和自己寫App。 (來源 維基百科)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目前有超過200位介於8至21歲的孩童會在每天放學後前往Naya Nagar中心,相較於2014年的15位女孩,如今的學生數量大幅成長,其中有六成都是女孩。

前情提要:在全球最大貧民窟之一  女孩開始學編碼、寫程式(上)

Ranjan較關注女孩的教育其來有自。在印度,女孩們廁所數量的缺乏與對月經和公衛觀念的不足使她們無法正常上課,非營利組織「救助兒童會」一份於2014年的報告註記,「尤其在越低收入的家族內,女孩們所需承擔的家庭責任就更多,包括離開學校、回家煮飯、處理雜事、照顧年幼弟妹。」

所以Dharavi Diary一開始只對女孩開放,Ranjan告訴Quartz,「在低收入家庭裡,資源絕大多數都給男孩,我們想要改變這種傳統想法,提供給女孩更多資源和主導權。」

科技女孩開始掌控自己的主導權

今日,女孩們不只已回到學校,她們也成為改變者,不再將數位產品向外推,Dharavi Diary提供處於落後社區的女孩一些能創造自己力量的工具,例如開發App,Ranjan很自豪的說,「其實現在就有一個廣為人知的小群體叫做『Dharavi的科技女孩』。」

舉例來說,17歲的Ansuja Madival是Dharavi Diary的第一屆成員,以前她很少在學校接觸電腦課程,但現在卻能自己完成許多難以想像的事─在Google Play商店裡上架自己寫的一款App。

Madival使用麻省理工學院的開放共享資源,打造了「Women Fight Back」的App,可以讓女性設定自己的壓力警鈴並傳送簡訊提醒,這款軟體至今已被下載500次。而她還只是這些科技女孩的其中一個例子。

Ranjan說,「女孩們開始擁有快樂商數與擁有權,她們慢慢了解到替自己發聲的價值,也學會了拒絕,例如遇到家暴或騷擾時。」

這些孩子不僅可以將這些能力和知識帶回家中,替家人讀信、打電話,還能舉辦工作坊改變老一輩人的觀念,起到社會觀念轉變的風氣,例如母女合辦的「打破月經迷思」工作坊。

儘管Dharavi Diary的活動越來越多元,卻缺乏長期投入的成員,Ranjan表示,「慈善事業的風氣畢竟不是那麼開放,要能找到導師也是個挑戰」。

除了Ranjan自己,組織內還有另外五位老師與三位同事,兩位同事分別是孟買Tata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的大學生,也曾經是Dharavi Diary的「校友」。

而除了師資,教學場所也需要擴大,為了降低租金成本,Ranjan還計畫用廂型車載著教具在村里間移動,如此便能節省空間與租金,這也是他八月在孟買即將實行的新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