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寶級滿文教授廣定遠與義美總經理高志明相見歡

高齡83歲的廣老師,為了尋找能夠承傳滿文文化、語言、歷史等的人,三十五年下來,培育了不少碩博士生,更教授了來自亞洲各地的學生。

廣定遠老師書寫滿文。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台灣英文新聞 / 林靜怡 台北報導) 台灣國寶級滿文教授,廣定遠老師28日到義美公司與高志明總經理敘舊。廣老師回憶道,「當年為了砂糖的自由進口在會議上認識對方,也因為這段各自為『糖』的緣份,讓我們成了多年的好友」。

廣老師從1982年開始從事教學工作,他說,只要有學生想學滿文,我都收。

已經高齡83歲的廣老師,為了尋找能夠承傳滿文文化、語言、歷史等的人,三十五年下來,培育了不少碩博士生,更教授了來自日本、義大利與韓國的學生。

義美高總經理(左)與廣定遠老師(右) (圖片由台灣英文新聞林靜怡拍攝)

師母偷偷跟記者說,只要學生願意學滿文,老師可以不顧一切為他們準備教材,甚至可以不收費的教他們。若不是因為年紀大了,再遠的學校廣老師都會去。現在,只能讓研究生到家裡來接受指導了。

廣老師說,高志明總經理很努力的幫忙保存滿文,可以從義美的商品看出端倪。像是滿文的「沙其瑪(SACIMA)」,原為「切割」之意,為了方便讀,漢文音譯成「薩其瑪或沙其瑪」,而沙其瑪又是滿族代表性食物,因為是用簡單的原料作成大塊的點心,再裁切成方塊食用故而得名。以義美康熙沙其瑪為例,「康熙」在滿文有「太平、平安」之意,因吉祥所以將之用於年號。

義美沙其瑪系列口味商品照,外包裝有滿漢文併存文字與說明。(照片由台灣英文新聞林靜怡拍攝)

廣老師進一步地說,在台灣有近5-6萬的滿族後代,只是很可惜大家都不會講滿語了。但值得慶幸的是,目前還有五位愛新覺羅後代在學習滿文,我跟他們說「不要忘本啊。」

為了保存滿文,高總經理曾請廣老師到公司錄製一系列的教學影帶。如今廣老師年歲已高,高總仍不忘文化保存的重要性,還有這位多年好友的健康狀況。廣老師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人傳承滿文之美和滿族文化。

根據國立故宮博物院的說明,明萬曆二十七年(1599年),清太祖努爾哈齊(nurhaci)為了文移往來與記注政事之需,令扎爾固齊噶蓋(g'ag'ai)與巴克什額爾德尼(erdeni)二人,以蒙古文字母及女真語語音拼寫滿文,習稱老滿文或無圈點滿文。皇太極即位後,於天聰六年(1632年)令巴克什達海(dahai)等人改良滿文,增加圈點助於辨識語音,使得以滿文書寫滿語時表達音義的方式臻於完善,被大加推廣,後成為滿洲通行之本民族文字,習稱新滿文或稱為加圈點滿文。

圖片為乾清門滿漢文併存文字。(圖片擷取自維基百科)

其實「滿語」 在我們生活中一直都存在著,在宮庭劇裡常會聽到大臣們在跟皇上說完話後,會用「嗻(je)」來回應並退下,這個「嗻」是部下對上司的應答聲,是指遵命。另外,還有「福晉(fujin)」指夫人、「阿瑪(ama)」指父親及「額娘 (eniye)」 指母親。另外,在其他地方也有滿文的痕跡,例如:

1.大陸東北的「哈爾濱」(Harbin)

2.愛新覺羅 (Aisin Giuro)

3.康熙帝 (Elhe Taifin Hūwangdi)

4.乾隆帝 (Abkai Wehiyehe Hūwangdi)

5.滿語   (Manju gisun)

以上滿文與羅馬併音擷取自維基百科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