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食安大樓有何用?

(來源 中央社)

在立法院打架、撒麵粉、丢水球、荒腔走板的演出之後, 前瞻建設計畫預算終於號稱完成法定程序,在行政院長林全沒有報告計畫内容的情況之下,通過了立法院的一審。其中很多列在前瞻計劃的案子 ,以一個納稅人觀點來看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我們現在就以全民關心的食安問題來檢視一下。

首先我們看到,嘉義縣長張花冠對於食藥署所提出用50億元建造食安大樓的質疑。她的主要論點是,在嘉義縣已經有一棟民間廠商捐助興建的食安大樓立即可以使用,目前差的只是裡面的設備費用大約3億元。 那麼政府為什麼需要再花50億元,中間的絕大部分經費(超過45億元)興建大樓建築物硬體,而且要好幾年(七年)才能建好,才能真的啟用。為什麼政府不將前瞻計畫食安的錢,直接撥成相關檢測計畫及軟體建設的費用?

我們不應只重視在硬體的建設。其實張花冠縣長提出的問題跟我對前瞻計畫一開始就提出的兩個問題是一樣的。記得在四月份,當前瞻計畫曝光但還在行政院討論的時候,我就指出:

第一、軌道建設佔一半太多了,預算的比例是失衡的。

第二、這些計畫只重硬體建設。例如說綠能建設的沙崙綠能科學城用掉綠能建設預算的三分之二(240億),實在是有炒地皮借機開發台南高鐡站週邊土地之嫌 。

有兩位立委在他們個人的FB貼出文章討論食安問題。例如,黃國昌立委指出,既然衛褔部食藥署原先在南港生技園區就有一棟大樓,為什麼不使用那一棟大樓當成食安大樓呢?

吳焜裕立委提出說,「請問署長新建的食安大樓能夠解決目前的哪一項食安問題?」這是執政黨、以及友黨時代力量立委提出的質疑。我們也沒有看到食藥署有什麼好的解釋。當然,在媒體上我有看到食藥署說原先的規劃被中研院否決,在什麼什麼會議否決了。所以在南港哪一棟大樓裡面,只能放上電腦、辦公室等等,所謂乾實驗室的設施。要直接做實驗的那些 Wet Lab 的部分不能放在這一棟大樓。然而,不能放在南港這一棟大樓,難道也一定不能放在嘉義的大樓裡面嗎?張花冠縣長說嘉義的大樓是非常歡迎這些實驗室到哪裡去的。我想食藥署高官們擔心的是,人員不願意過去。

老實講這些人員也沒有什麼替代不得的。台灣目前生物科技的畢業生、碩士生、博士生都非常多。而且,在過去10年大家期待台灣生技產業可以起飛,所以很多學生都投入這方面的學習及研發工作。因此,食藥署裡面的這些偉大的同仁如果不願意到南方(嘉義)工作,在當地重新招募即可。我不認為在人員方面會有任何的不足的可能性。另外一個比較重大的問題是,署長認定的在目前提出的需求中、是什麼一定要在新建大樓才能真正能解決。

什麼是台灣目前面對的重大食安呢?就如吳焜裕教授提出來的事情。我認為建食安大樓是不太可能解決民眾真正關心的食安問題。目前台灣民眾真正關心的食安問題是被政治操弄, 包括美國牛肉可不可以進口、美國豬肉可不可以進口、日本福島周圍五縣的農產品可否進口。這些其實都是政治問題,不是真正的科學檢測的問題。

其實這些政治立場性的問題,政府的做法也許可以更開放一些。也就是說可以採用下包給民間廠商的方法。例如說資訊安全的問題可以下包給資訊軟體廠商、環保署的檢測工作可下包給環工業者,我們實在無法了解為什麼食安的議題,檢測工作一定要掌握在食藥署自己的手上來解決。為什麼不能將這些日常的檢驗的工作,下包給有資格的廠商實驗室來解決呢?這一點是我在此要提出來對大家說明的。就像吳焜裕立委所提的,請署長說明建了食安大樓以後,能解決什麼樣的實際的食安問題。在此我倒過來問,沒有食安大樓難道不能用下包給合格的檢測實驗室的方式,來解決目前台灣所面對的食安問題嗎?

國民黨執政期間,有此種預算編列的怪現象、缺失、與問題,老百姓都會習以為常;然而卻發生在台灣人民多數擁戴的現在民進黨政府的執政團隊,實在令人痛心!

台灣人的內心,會有多痛苦?蔡英文總統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