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這樣的中國

(來源 中央社)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走了!

除了遺憾、難過,台灣人可有從中得到什麼啟示與領悟?

劉曉波「被缺席」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由挪威著名女演員莉芙厄爾曼在頒獎典禮上代為朗讀他在2009年12月於受審法庭遞交的〈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一文,文中,劉曉波點出「因言獲罪」的事實。可恨復可悲的是,劉曉波「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展現的大愛情懷,碰到不講人性的共產黨,無異在對牛彈琴;在中國統治者眼中,他是國家的敵人!是統治者恨之入骨的國家敵人!

對內,一個會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關押黑牢到死亡前夕的政權,崇尚尊重的,會是自由、和平,還是武力、戰爭與奴役?

對外,中國與印度在邊界正出現劍拔弩張的緊張對峙情況,中國與越南在南海也時有衝突,今年四月初川習會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當著美國總統川普的面說「韓國曾是中國的一部分」,本月13日,中國轟-6肆無忌憚繞飛台灣、穿越日本沖繩島和宮古島之間海域上空,中國國防部還以無賴霸凌嘴臉宣稱「這是例行訓練,有關方面不必大驚小怪、過度解讀,習慣就好」,中國軍機船艦三番兩次進逼釣魚台海域,中國海警船入侵日本九州北部領海,凡此,世人看到的,是一個愛好和平、敦親睦鄰的中國,還是一個窮兵黷武、興風作浪的麻煩製造者?

台灣的地理位置,並非台灣人可以自由選擇。但是,台灣要跟左鄰右舍「一家親」(柯文哲語),還是只保持點頭之交,甚至於老死不相往來,卻是台灣人可以自由選擇的!在劉曉波被折磨至死、在中國跟鄰國都紛爭不斷的今天,台灣人能不冷靜想想:跟不愛和平的中國談「和中」(陳菊語)、跟不願與鄰居友善相處的中國談「友中」(鄭文燦語),跟不能接納逆耳忠言的中國談「親中」(賴清德語),會是台灣人的生路,還是奴役之路?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