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官僚保守‧政府失能

齊柏林墜機後,新聞説齊導生前感嘆一句「亞泥礦場比五年前挖得更深了」因此反對亞泥礦權展延的聯署快速增加到20萬人。 (來源 中央社)

本週發生了幾件環保與經濟的大事。首先「看見台灣」導演齊柏林6月10日於花蓮空中拍攝時直升機墜毀罹難,亞泥議題因而再受到各界關注。

關於水泥廠開礦的環保議題,環保署長李應元去年一上任就宣示應該要做環評。但是經濟部卻強力作為,而且在亞泥礦權展延這件事上,礦務局局長今年三月火速批准,然後申請退休獲准,造成軒然大波。民間發動撤銷展延核可的連署,而齊柏林也是連署人之一。經濟部則一再宣稱批准延長礦權程序合法。齊柏林墜機後,新聞説齊導生前感嘆一句「亞泥礦場比五年前挖得更深了」因此反對亞泥礦權展延的聯署快速增加到20萬人。

行政院長林全6月14日表態說,下會期要修改礦業法,礦場延期要做環評,申請中的案件全部停止審查。本來亞泥董事長徐旭東還説挖深是為了養魚的鬼話,在行政院長林全表態之後,亞泥正式做出宣布,要縮減40%的開挖面積、補辦環評,還說亞泥會帶動循環型經濟等等。作為一個二十多年前就與台灣環保聯盟花蓮分會的朋友們一起反對和平水泥專業區、反對亞泥開發、反對台泥美崙區擴廠的我來說,這樣的發展,在環評法通過之前開發行為要納入環評審查,是環評制度走上正確道路的第一步。

環評法1994年底通過,1995年我們要求環保署要將核四案做環評審查,但環保署綜計處說依當時的行政命令,核四的環評原能會已經通過了,環保署不能介入。我們指出核四案原通過審查是一個機組1000 MW,但1994年台電提岀特别預算的機組是1350MW。比審查1000MW大過百分之三十,因此應重作環評。

當時國民黨副書記長、南霸天王玉雲的兒子王世雄立委,也出來與我們一起開記者會,譴責台電「所建非所審」。這個案子後來也送到監察院,監察院也通過了糾正行政院、經濟部及台電公司。但是一直到提出糾正案的康寧祥監委離開監察院,去做別的職務為止,甚至到目前,這個案子其實並沒有結案。而我們看到核四1350MW的機組不只採購,而且號稱興建完成,目前也已經被封存,明年封存期將到。這裡我們不特別講反核電的議題,我主要想講的是關於環評法。為什麼環評法通過以後,一些以前的開發行為可以不受環評法的約束呢?例如台泥美崙廠的擴廠30%,例如這次亞泥礦權的展延等等。

(以上圖片取自看見台灣臉書粉絲專頁facebook.com)

我們很高興這一次終於將開礦這件事情納入環評。其實環保署這一年來的表現是令人失望的。希望這一次亞泥礦場納入環評,環保署能夠嚴格把關。

另外,與徐旭東遠東集團一様能夠呼風喚雨的兩位重量級企業家,最近講了一些重話。鴻海集團、永齡基金會董事長郭台銘說,台灣政府的效率太差,永齡基金會10年前就捐款給台大,但是台大癌醫中心的質子治療中心歷經十年,終於要動工了。

台灣大董事長蔡明忠也說台灣的經濟發展應該更鬆綁。我因為推動地熱發電,四年前成立蘭陽地熱資源公司,開始以中小企業主的身分與政府打交道。這期間覺得經濟部、農委會、環保署等政府當局,確實是效率太差。且只重視大企業,完全沒有站在推動中小企業活力的立場。我舉例來說明,去年六月中我們向農委會表達,要租用林務局太平山森林遊樂區內的鳩之澤溫泉「仁澤二號井」做為地熱發電之用。去年7月19日,當時農委會曹啟鴻主委以及當時宜蘭縣林聰賢縣長(目前農委會主委),一起前往去看這一口「仁澤二號井」。當時曹主委現場指示要林務局與蘭陽地熱共同開發。一年過去了,目前我們還沒有得到林務局同意租用這一塊地來做「地熱發電試驗性機組」計畫之用。在今年一月底,我們也取得能源局核准可使用這一口井來做「地熱發電試驗性機組」。既然我們依林務局要求先通過了能源局的審查。如今過了快半年,林務局這邊還是沒有動靜,這就證明政府確實是效率太差。

再者,我覺得政府對於中小企業是非常不友善的。例如我擔任的一家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在今年4月份拿到了經濟部技術處「FAST TRACK」的審查,經費補助約500萬元。這筆補助款是要用來協助我們一項已經開發多年的醫療器材,目前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費用補助。我們現同步在四個醫院做臨床試驗,總費用大約是2,000萬元。而替經濟部技術處承辦計畫管理的資策會,要求簽約時先繳交銀行本票 500萬元抵押才可以得到補助款的簽約。計畫執行時要有一家銀行出具一張保證函,說我們的計畫如果成效不好,這個管理單位(資策會)可以隨時將全部補助額取回。為了取得銀行的這個保證函,我們向銀行申請授信,而我們已經交往八年兆豐銀行台北分行,審查我們的財務資料後說「貴公司連續三年虧損不予授信」。最後結果是我們押現金500萬元以取得保證函。

這不是很好笑嗎?中小企業就是因為缺乏資金,才需要申請補助。而我們既然得到補助,在執行計畫的過程裡,還要將全額的補助金押在銀行。那這樣我們不是要用雙倍的錢嗎?我想請問一下資策會等法人,貴法人從經濟部每年拿到數十億元的經費補助。請問貴法人在執行計畫時有押一筆數十億元的資金嗎?老實講,如果有也是很不合理的,應該要廢除。

由這兩點我們知道政府目前對中小企業極其嚴苛,而對於法人及學界的補助,卻又過份的寬鬆。法人做的不好沒什麼事,學界做的不好最多就是以後申請計畫比較困難。例如能源國家型計畫的地熱主軸,沒有什麼成果而今年一樣還可以繼續做,教授們繼續有好幾千萬元花。而這些教授們,也不需要為執行成效不佳負起任何責任。像我們以業界的身份申請補助,至少要出一半的配合款。如果做得不夠好,還隨時要賠錢,而在這之前的過程裡面,公司負責人還需要以個人名義借款,甚至要拿房子土地去抵押貸款,才可以得到銀行融資呢。如此的差別對待,台灣的中小企業活力又要如何能活潑發展呢?現在,我們看到科技部要推岀一個「生技創新平台」的計畫。這個計畫雖然說構想很好,但是如果官員們以及銀行對待中小企業的態度不改,這種計畫我老實說其實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