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加速地熱補風電

民主進步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葉宜津與民進黨籍立法委員陳曼麗上午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葉宜津說,為達非核家園,離岸風電與太陽能光電是一定要做,台 (來源 中央社)

6月6日看到幾則有關台灣電力供應的新聞。自由時報以頭版的方式報導,海上風機推動遇到困難,因為能源局要使用競標的方式選擇廠商,使得歐洲商會向能源局抗議,說台灣政府沒有信用。需要使用競標的方式,主要是因為上電網的饋線容量不足。上電網的饋線目前的容量並不足以容納所有海上風機的申請案。而用競標的方式選擇廠商,結果會使得廠商實收的售電價格下降,因此歐洲商會提出抗議。其實,用競標使太陽光電的售電價下降的事情,在2008年、2009年時就已經發生過了,所以對我們來講一點都不足奇,當時是屏東的養水種電,只不過現在是風電方面。我們認為建置海上風電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競標,真正的問題是海事工程的困難,如何克服台灣颱風的強度而風機不受損,以及環保議題、漁業權補償議題等。這些議題沒那麼容易解決,我一向就覺得政府對海上風機3GW發電容量的規劃想得太美了。然而實際一看,所謂的海上風電四年計畫,到2020年海上風機總目標是520 MW。因此我想政府用那麼大的力量推動海上風機,到2020年海上風機也只有520 MW,那麼為什麼不拿出推動海上風機的十分之一的力量來推動台灣的淺層地熱的開發呢?

另一個重大的新聞則在聯合報、經濟日報,我們看到6月5日經濟部李世光部長,再提出如電力不足的時候就會再考慮使用核電廠,啟用核一廠二號機及核二廠的一號機等等。6月6日原能會也發佈新聞同意台電公司重啟核二廠一號機。我想這是不足取的。6月7日台電公司備轉容量降至3.67%,最高溫時全台太陽光電740MW,對尖峰時段提供不少供電助力。由於上週全台豪雨,水力發電廠皆滿載運轉,而風力發電則幾乎掛零,因當時西濱公路完全没有風。

目前對於1000 MW潛能的淺層地熱,政府的推動力量真的是微乎其微,非常可憐啊!這1000MW潛能,有512 MW在大屯火山區,當然也包括金山地區。另外也有25個地區,主要在偏遠山區。每地區也各有數十個MW。因此我以前曾經寫文章主張,只要在每個地區都做個 4 MW出來,就會有100 MW。我們也認為大屯火山區要開發超過一半的250 MW應該是沒有那麼困難的。尤其是最近的地質資料告知,在金山、萬里之間的地下20公里處有台北市四分之一大小的岩漿庫。那麼只要在金山、萬里之間找一個地方,挖5公里井就有320℃。在這個地熱資源這麼好的地方,要開發出100MW又有什麼的困難呢? 

所以目前的狀況是,政府對於地熱無所作為,我們建議只要撥出推動風力發電十分之一的經費及人力,透過能源局補助廠商,在金山及25個淺層地熱區的地方開發。那麼就可以快速做出地熱發電200MW發電容量。對於地熱發電來講,很多潛能地區,包括金山的四磺仔坪,真正面對的問題,其實是併網饋線的問題,與海上風機一樣。既然海上風機,台電公司或政府可以花千億元的錢來做饋線,那麽地熱發電的饋線為什麼不能比照海上風機由政府來做呢?

如果能夠解決饋線的問題,我相信即將放寬地熱發電10MW以下免做環評,台灣各地的淺層地熱發電就可以快速發展了。甚至在2020年之前,100 MW甚至500MW出現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因此我認為應該要投資地熱發電來補充風電推動不力,克服風電推動時受到困難而延誤的事實。

因核廠用過核燃料棒已無儲存空間,核一廠應該就快點進入除役程序。核二廠真正需要做的是,在核二廠裡面挖地熱井、將核二廠轉做地熱電廠。我上週在「民報」寫過一篇文章、主張核四廠暫時使用輕油或是酒精等液態燃料的方式,給鍋爐燒熱水產生蒸氣,推動核電廠的汽輪發電機。(油管地熱管、雙管齊下救缺電---三論如何將核電廠轉變成地熱電廠) 。

同樣的概念也可以應用在核二廠。

因此可以很簡單、很直接的在核二廠裡興建數座儲油槽,就可以開始供應燃料給鍋爐燒熱水產生蒸氣,提供核二廠汽輪機使用。並且同步進行在核二廠内挖五公里深的「同軸套管單管取熱的CEEG地熱管」100根,直接由地熱管供給蒸汽來發電。相關的細節,我已多次寫文章在民報上面發表,例如第一篇(編千億元綠能預算變核二為地熱電廠)、第二篇(再論如何將核電廠轉變成地熱電廠)、第三篇(油管地熱管、雙管齊下救缺電)等。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說「不用核電、一定缺電」。我想這話是在講,目前綠能確實供應量還不足。那麼,如果我們直接把核電廠逐步變成地熱電廠,也就是說變成綠能的基載電廠,相信企業界就應該不會再說這種話了。經濟部及台電公司應該要往這個方向來考慮,缺電問題最佳解決之道,就是將核二廠及核四廠漸進、快速的變成地熱電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