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也與柯P談去蔣

綠島監獄內被噴上紅漆塗汙的蔣中正銅像。(Prince Roy攝) (來源 維基百科)

最近柯P在馬來西亞一席「去蔣」無用論,引起台北軒然大波。 在此,我也想跟柯P談一下我個人經驗中的一些事情,以及因此而引申的「去蔣」的必要性。 在陳儀深教授的文章「與柯文哲談史」中,陳教授已經提出了不少的歷史證據,證明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兇。記得在不久前,我接受228 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教授主持,有關海外黑名單的訪問時,我提供一段內容「在美國第一次參加跨州活動,記憶最深的就是芝加哥的民眾大會。1975年4月5號,民眾大會開到一半,主席宣布台灣來的一個消息,台灣的獨裁者蔣介石死了,大家激動地站起來鼓掌,沒有十分鐘也有五分鐘之久。」最近因為我在投資地熱事業,友人帶我去拜訪一位顧問公司的人,算是我友人的好朋友。閒聊之下,才發現當時我們兩人同時參加芝加哥民眾大會,我們都聽到蔣介石死訊,一起站起來鼓掌。但我的朋友一直不知道、原來他那一位顧問公司的朋友也這麼反蔣。

1990年我回到台灣,一直到1994年4月,近四年時間我從來沒有走進過中正紀念堂。更別說進這個紀念堂裡面的「蔣廟」參看了。我第一次進入中正紀念堂,是在1994年4月10日晚上12點左右,或者說4月11日的凌晨1、2點的時候,當時隨著一群街頭衝組要去拆蔣廟,主因是國民黨要拆掉台灣人民的古蹟。這個故事我們等一下再說。

我父母家就住在西門紅樓後面,我從小就在新公園(現今 228和平公園)附近走動,當然也常常經過中正紀念堂。那為什麼我回台教書的前4年之間,一次都沒有進去中正紀念堂呢?因為我認為走到裡面去,就是肯定蔣介石在台灣的作為。

我所認識的蔣介石,他是殺人魔、是228事件的凶手、是一個獨裁者。像我這樣一向在追求台灣應該要自由民主的人,是不應該進到那裡面去肯定他的。 事實上,我到今天為止也從來沒有到自由廣場裡紀念蔣介石的大樓裡面。只進過音樂廳及國家劇院,當然還有我們常常辦反核遊行的時候,在中正紀念堂集合,如此而已。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因捍衛百分之百言論自由而自焚,今年政府還將4月7日這天訂為「言論自由日」。1989年其實台灣已經解嚴,鄭南榕却還需為言論自由殉道,也就是說在蔣經國統治時期都還有文字獄。那麽在蔣介石統治時代,台灣是什麼情況,言論自由受到怎樣的壓制就可想而知了。例如我認識一位朋友,他只不過在軍中的廁所上面寫了「蔣總統萬穢」的字,這樣就被抓去關好幾年。我太太有一位姑丈,也因為是「思想犯」而被抓去綠島關許多年。長期在綠島受苦身體不佳,出獄幾年也就過世了。

蔣介石時代我們也常常聽到某些人失蹤了的消息。但我們却被迫時時歌頌他為「偉大的領袖」。那麼像這樣一位獨裁者,與北韓的金正恩又有什麼不同呢?

再來講一下1994年4月11日清晨的故事。在當年四月初就傳出說前國民黨中央黨部古蹟 (歷史建築) 要改建(現址為張榮發基金會大樓)。於是我們幾位關心台灣古蹟及歷史建築的朋友,發起了保護國民黨中央黨部古蹟的運動,從4月初開始在那邊靜坐。4月10日是410教改聯盟的大遊行,我當天參加遊行後,又回到國民黨中央黨部前静坐。大約晚上10點多,中正一分局副分局長吳振吉來對我說:「高教授白天遊行很累、回家休息吧!」於是我聽了他的話回家。半小時之內,在現場的學生打電話給我說:「他們真卑鄙、已經來拆古蹟了!」。我通知了台灣之聲,並且在空中呼籲大家到國民黨中央黨部前面支援。也通知了包括葉菊蘭、洪奇昌、周柏雅等公職人員,於是我又趕回現場。現場一片混亂,當時環保聯盟副祕書長林正修的帶領之下,已經有一群衝組衝到中正紀念堂去,說是要去拆除蔣廟。我也趕快跑到中正紀念堂去,這是我第一次進入中正紀念堂。後來他們又要去拆國民黨市黨部,我又回到國民黨中央黨部前静坐。並且阻止群眾與警察的衝突,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在一位好心的計程車司機載我去貢寮,與貢寮鄉長趙國棟談妥「522貢寮核四公投」的事情。我也因當晚保護古蹟及阻止群衆與警察的衝突,被起訴。這個案子我被判了90天徒刑,易科罰金為8萬1千元。

在郝龍斌擔任台北市長的時代,中正紀念堂被台北市政府認定為古蹟,我覺得很好笑。因為中正紀念堂才興建多久,根本不可能是古蹟。要說是紀念堂OK,說是歷史建築,勉強,怎麼可能是古蹟呢?

真正的台灣古蹟,與總統府同一個建築師、用同一種建材建造、和總統府遙遙相望「日治 赤十字社台灣支部醫院」古蹟,被國民黨拆掉了啦!我因寫此文,找出了當年我們在國民黨中央黨部舊大樓古蹟被拆後,在現場辦了一個 「國民黨中央黨部出土文物展」的照片。內容有國民黨中央黨部內的一些圖畫、蔣中正的照片、黨部展示的東西,還有國民黨黨旗、國旗,都是散落在一地,沒有拿走,就用怪手全部拆除,活像當年國民黨被共匪追著打,跑到台灣時的樣子。

這個出土文物展,因為很有意義,所以我特別選了幾張舊照片附在這篇文章的後面,提供「柯P反去蔣化」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