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為了年青世代能活 老朽世代應知所進退

照片為軍公教怒反年金改革。 (來源 中央社)

3月30日(星期四)出現一個新聞,就是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的辦公室主任林育卉,當晚在她個人的臉書(Facebook)上、以林小方的名字,貼了一個小文,內容有:「老娘忍很久了,趕你羚羊啦、趁清明不如早點去死」,貼文後不久删除。

其實,對於一般的台灣人來講,講這些話也沒有什麼大了不得的。但是,因為林小方被國民黨的立委、黨主席洪秀柱等指出說她就是林育卉,就是徐國勇的辦公室主任,於是她就禍從口出。因此,她在被徐國勇宣佈停職後她立即選擇辭職、而且徐國勇也准了。

我相信在3月30日(星期四)行政院前抗爭的場合裡,比林小方貼出的言詞更劇烈,更充斥怒罵性,更難聽的言詞現場不知有多少,林育卉只是因為她的身分的問題,而有這種一句話就造成軒然大波的功力。當然她在那個位置、為了整個政府的運作以及年金改革的順利成功,她離開行政院發言人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是正確的決定;我在此對林育卉的辭職給予肯定。

接下來我想來討論一下,林小方的發言内容。作為一個網路上的匿名的網民之一,這種發言其實沒有什麼了不得。譬如說我真的是真心覺得,當天在行政院前面抗爭的這些人,以及在立法院前面抗爭反年金改革的所謂八百壯士,這些年金月領十五萬、十萬、八萬元已經許多年的落伍退休軍公教,明明是抱著既得利益不放,還有臉拿信頼保護原則的大帽子出來抗爭。

我因為在兩年前從台大退休時、就加入了台大退休人員聯誼會,因此這一年來也接到了台大退休人員聯誼會、以及退休軍公教這些抗爭人士的不少電子郵件。所以對這些人的訴求,我其實是非常了解的。我以前也曾經寫文章講過,為了不使大學畢業時只領22K到30K的年輕世代來負擔,我在退休的時候就放棄了能夠一個月領22K的18趴的優惠存款。因為單單這一項優惠存款,政府一年就要編800億元的預算。這不是很明顯的世代不正義嗎?把這個很明顯的世代不正義在最短的時間內刪掉、是我們退休人員應該要支持的。因此我主張18趴的改革應該在兩年之內完成。也就是說先減半然後降為零。而不是像目前年金改革委員會那樣要分六年才降為零,這是我認為非常急切的。而我當然也知道、目前這些反年金改革者要求的就是所謂的信賴保護,他們是在要求即使目前有新立法出來、要降低優惠存款的利率,那也是對從今天以後開始申請退休的人才適用。而對於已經退休的他們這些月領八萬、十萬、十五萬、二十萬的極高退休所得的這些人,是不能適用的。

其實若依照他們這個邏輯,那麼一個工廠既然已經開工了,新的環保法規就不應該對這些工廠試用。而且我再講一個以前的例子,在1994年我推動罷免擁核立委的時候,洪秀柱是我的罷免對象。送進我們的連署書時罷免投票率門檻是三分之一。國民黨團修法提高門檻。投票時是適用二分之一的投票率門檻,即新法溯及既往。

因此今天接下來應該做的事情是,立法院在這個會期直接通過一個年金改革的法律。那麼18%優惠存款的部分,就依照這個法最後取消歸零,兩年也罷、三年也罷、六年也罷,一體適用於所有的退休公務人員。不管他是明天退休、今天退休、昨天退休、五年前退休或十年前退休。這就是一個新公佈年金法的基本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