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臨檢其實不能搜後車廂? 5大QA幫你解惑

臨檢或盤查是警方為了維護社會治安的方法。 (來源 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報導)客委會主委李永得19日穿著夾腳拖鞋到住家附近超商,被5、6名警察盤查而引發爭議,到底一般民眾被警方盤查時的標準和權益有哪些?以下《台灣英文新聞》整理「大法官釋字第 535 號」與《警察職權行使法》幫民眾解答有關臨檢的疑惑。

Q:警方盤查的標準和依據為何?

2001年大法官曾做出第535號解釋定出警方盤查的標準,根據釋字第535號,大法官將警方盤查的標準區分為「場所」與「人」:

警察人員執行場所之臨檢勤務,應限於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處所、交通工具或公共場所為之,其中處所為私人居住之空間者,並應受住宅相同之保障;對人實施之臨檢則須以有相當理由足認其行為已構成或即將發生危害者為限,且均應遵守比例原則,不得逾越必要程度。

也就是說,警方在公共場所進行盤查或臨檢時,除要有法源依據外(《警察勤務條例》第11條),也須有相當理由「認為受臨檢人行為已構成或即將發生危害」,才可有進一步要求或動作,不得逾越必要程度。

Q:警方盤查或臨檢時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什麼?

根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和第7條規定,警方在盤查或臨檢時可以要求民眾停下車輛、出示身分證或其他足以證明身分的相關證件,但應具有「合法盤查」的前提如第6條的六款事由,例如警察合理懷疑該民眾有犯罪嫌疑。(實務上,民眾若都沒帶證件,也可以報出自己的身分證字號或個人資料,警方可以現場查詢確認。)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
警察於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得對於下列各款之人查證其身分:
​一、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
二、有事實足認其對已發生之犯罪或即將發生之犯罪知情者。
三、有事實足認為防止其本人或他人生命、身體之具體危害,有查證其身分之必要者。
四、滯留於有事實足認有陰謀、預備、著手實施重大犯罪或有人犯藏匿之處所者。
五、滯留於應有停(居)留許可之處所,而無停(居)留許可者。
六、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者。
前項第六款之指定,以防止犯罪,或處理重大公共安全或社會秩序事件而有必要者為限。其指定應由警察機關主管長官為之。
警察進入公眾得出入之場所,應於營業時間為之,並不得任意妨礙其營業。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7條:
警察依前條規定,為查證人民身分,得採取下列之必要措施:
一、攔停人、車、船及其他交通工具。
二、詢問姓名、出生年月日、出生地、國籍、住居所及身分證統一編號等。
​三、令出示身分證明文件。
四、若有明顯事實足認其有攜帶足以自殺、自傷或傷害他人生命或身體之物者,得檢查其身體及所攜帶之物。
依前項第二款、第三款之方法顯然無法查證身分時,警察得將該人民帶往勤務處所查證;帶往時非遇抗拒不得使用強制力,且其時間自攔停起,不得逾三小時,並應即向該管警察勤務指揮中心報告及通知其指定之親友或律師。

Q:配合之外,民眾可以有哪些權益?

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4條,警方在向民眾盤查或臨檢時,必須穿著制服,且民眾可以要求警方出示證件表明身分。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4條:
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
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

且依照大法官釋字第535號,僅是防止違害發生的臨檢,警方僅能「目視」檢查,不能用手去碰觸民眾的身體及任何物件,包含要求熄火下車檢查、拍照、搜身、搜查車廂或私人物品等要求都不合法,民眾可以當場拒絕配合,除非警方提出搜索票才得以為之。

大法官釋字第535號:
人民之有犯罪嫌疑而須以搜索為蒐集犯罪證據之手段者,依法尚須經該管法院審核為原則(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百二十八條之一),其僅屬維持公共秩序、防止危害發生為目的之臨檢,立法者當無授權警察人員得任意實施之本意。

Q:若拒絕盤查會怎麼樣?

若拒絕警方臨檢,警方可以「妨礙公務」罪名加以逮捕,或是當無法確定身分,在現場查核身分時,民眾情緒失控而有妨礙交通、安寧者的情況下,可能會被依照《警察職權行使法》第7條規定帶往警局留置3小時,並通知其指定親友或律師,且若抵抗或攻擊警方則可能遭使用強制力上銬。

大法官釋字535號:
臨檢應於現場實施,非經受臨檢人同意或無從確定其身分或現場為之對該受臨檢人將有不利影響或妨礙交通、安寧者,不得要求其同行至警察局、所進行盤查。

Q:民眾若發生疑義,該如何處理?

為保障自身權益,民眾在現場也可要求警方填寫「實施臨檢盤查民眾異議紀錄表」,做為日後訴願或行政訴訟之證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9至31條)

《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9條:
義務人或利害關係人對警察依本法行使職權之方法、應遵守之程序或其他侵害利益之情事,得於警察行使職權時,當場陳述理由,表示異議。
前項異議,警察認為有理由者,應立即停止或更正執行行為;認為無理由者,得繼續執行,經義務人或利害關係人請求時,應將異議之理由製作紀錄交付之。

不過,新北市副市長侯友宜昨也在臉書支持勇於行使職權的警察同仁,「盤查是為了即時進行犯罪預防或偵查,法條上的合理懷疑只是抽象名詞,加上經驗法則及觀察力,才能順利執行這項勤務。不可能要求警察每次盤查的對象百分之百是犯罪者」,呼籲民眾應給主動積極的警察同仁肯定,不要讓台灣的警察在打擊犯罪還要猶豫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