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政見有任何意義嗎?

改革當然要!而且,要大刀闊斧地改,不是換湯不換藥式的改革!

二00八總統大選時,候選人馬英九打出「六三三」和「六三三做不到捐半薪」的漂亮政見;當選後,「六三三」跳票了,「六三三做不到捐半薪」也拒絕兌現。「六三三」跳票,勉強可以推給國際大環境不好,淺盤子經濟的台灣無力回天;馬英九自己可以百分之百全權處理的「六三三做不到捐半薪」也做不到,有什麼推托的理由?

問題是,二0一二的總統大選,馬英九仍然順利連任。這是否意味著,在台灣的政治文化裡,候選人自己根本不把政見當一回事,選民也不把候選人的政見當一回事?

司法改革、點亮台灣、拚經濟,是民進黨二0一六大選的訴求主軸,也是蔡英文讓選民深切期待的施政方向。

民間對檢察官、法官的不信任度分別超過七成、八成,司法,當然要改革!而且,要大刀闊斧地改,不是換湯不換藥式的改革!

就以美國為它山之石好了,川普為啟動政見列車全面走馬換將,川普任用的司法部長塞森認為要求前總統任命的九十三名聯邦檢察官下台是「例行公事」,此舉「才能確保政權過渡的一致性」!

當然,國情不同,台灣的司法系統建構也跟美國有別,法官與檢察官再怎麼「政治正確」,再多麼恐龍奶嘴,都無法隨便撤換汰除;在不適任司法人員退場機制出爐之前,國人只能逆來順受。但是,司法改革要看到曙光,出人頭地的司法官至少應該是可以讓人信任的那一成多法官與兩成多檢察官吧?

像檢察總長顏大和寧可以「沒調查有無教化可能」為由,替追求不成砍人176刀的死囚提非常上訴,卻不願以「沒調查賄款二萬美金有無虛構可能、有無促參案誤為招標案可能」為由,替郭瑤琪提非常上訴;像台北地檢署檢察長蔡碧玉,毫不避諱地趕在馬英九交棒前夕,清倉式將其涉及的上百案件簽結打包,蔡英文上台後,卻榮任司法官學院院長一職,司法改革容許這種令箭當雞毛、玩法當護法的司法現狀嗎?

馬英九的建中同學李大維,當上蔡政府外交部長後的第一次出擊,是在蔡英文2016年6月24日第一次出訪的前六天,把國籍簡稱由「華」改為「台」的外交部國傳司司長彭滂沱撤換掉。總統要點亮台灣,卻有一個擁抱「華」字招牌、視台灣兩字為禁忌的外長,天下荒唐事有過於此乎?

拚經濟,最怕誤把中國化當全球化!反服貿、反ECFA,是民進黨琅琅上口的口號,可是,聽其言、觀其行,卻又看到讓人滿頭霧水的矛盾現象。馬英九時代力挺ECFA的大將陳添枝,蔡英文上台後,搖身一變出任國發會主委。同一個陳添枝,今天如果還是力挺ECFA,那蔡英文政府不就昨非今是了?今天陳添枝如果配合民進黨的反ECFA理念,那豈不成為變色龍?

政見不是在吹牛和作文比賽!競選時提政見,當選後執行政見,下次選舉時選民對不同政見作檢視、抉擇,這是候選人和選民對政見應有的心態。一上台就把所有政見擺一邊涼快,甚至於施政跟政見完全背道而馳,那是在開政見的玩笑,也是在開選民的玩笑!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副秘書長,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