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於礦產的慈善事業 多倫多被掩埋的骯髒真相

投機客、追逐利益者一窩蜂湧入多倫多,「到多倫多挖黃金」的謠言不脛而走,大批海內外的探險家期待著一夜致富。(圖片來源:Max Pixel)

投機客、追逐利益者一窩蜂湧入多倫多,「到多倫多挖黃金」的謠言不脛而走,大批海內外的探險家期待著一夜致富。(圖片來源:Max Pixel)

前情提要:多倫多街道的礦業經濟 不同於九份山城的流轉年華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投機客、追逐利益者和詐騙犯也都一窩蜂湧入多倫多,「到多倫多挖黃金」的謠言不脛而走,吸引大批海內外的探險家與民眾進入多倫多期待著一夜致富,帶動當時多倫多資本市場的旺盛發展。

就在1899年,股票經紀人和集團成立了股市和礦業交易所,1903年一位鐵路建設工人在多倫多北方250英里的小鎮Cobalt挖到了銀礦,更強化多倫多身為世界礦產中心的地位。

幾年後多倫多欲開挖更深地底下礦產,需要更有組織性的勞工、工程師、鋼鐵工業、道路、電力設備、氰化物與炸藥等,因此需要資金挹注,Cobalt的銀礦替多倫多吸引英美資金,1906年新保守主義的加拿大政府通過「礦業法」(Mines Act),允許礦業公司可以宣告佔有公有、私人與原住民土地下的礦產。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大規模鐵、鎳、銀礦開採計畫在安大略省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到了1950年代後期,軍事、汽車與建造需求讓多倫多證券交易所成為紐約之外的北美最大交易所;到了1980年代,加拿大與美國的第一個自由貿易協定就規定年輕礦業公司的免稅條款,進一步奠定多倫多在全球化時代的國際礦業總部地位。

繁盛淘金產業的背後 是環境、犯罪暴力與他國文化的摧殘

但隨著多倫多在這項產業穩坐鞏固地位,許多質疑聲浪隨之而起,包括因礦業產生的環境破壞與時有所聞的犯罪暴力事件,都讓社會更仔細檢視加拿大政府對這項傳統產業的法規。

例如2011年7位坦尚尼亞村民被警方和巴瑞克金礦公司(Barrick Gold)的保全射殺,兩週後又有10位當地婦女指控受到礦坑警衛輪姦醜聞;同年,巴瑞克公司在巴布亞紐幾內亞波格拉(Porgera)的礦區也傳出多起輪姦事件,儘管執行長Peter Munk始終否認這些傳聞,只說這些案件是「當地文化習俗」。

這些案件重創加拿大與多倫多的形象,加拿大非營利組織「礦業觀察」(Mining Watch)研究員Catherine Coumans說,這些礦業大亨在多倫多的慈善行為或許只是用來粉飾這個產業骯髒真相的手段,「捐助醫院心臟中心的錢可能只是在多倫多展現其慈善義舉的一小塊拼圖,但在其他地方造成的傷害卻無比巨大,人們卻往往不知情。」

加拿大探勘協會(PDAC)也意識到這件事,Cheatle坦言,他們的確有聽到不少負面消息,但強調他們也在努力朝正向發展,「現在當我們跟礦業主管談及此事時,都同聲表示應該做些正向改變,並積極協助建設社區和國家」,畢竟,多倫多和加拿大也是在礦業發展下而建築起來的最佳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