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六年後311福島噩夢仍未結束  安倍的東京奧運承諾能否兌現?

  499
以往要換上防護裝的檢查人員現在也都只須穿著一般衣服和手術面罩就能進入大部份地區。(圖片來源:AP)

以往要換上防護裝的檢查人員現在也都只須穿著一般衣服和手術面罩就能進入大部份地區。(圖片來源:AP)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上(2)月,工程師用來監測福島核電廠反應爐內部的遠端遙控「蠍子機器人」在執行任務時,於抵達高放射性瓦礫區時,因突然無法移動而被棄置,任務宣告失敗。

這個高60公分的機器人是由東芝(Toshiba)公司和國際核電站退役研究所共同開發,正反面各設有一個鏡頭以拍攝多面影像,能夠深入核災現場蒐集資料與影像、分析數據、並在現場待上數小時,但它們有時候會被成堆燃料與殘骸阻擋行進,或被輻射影響而損壞。

雖然「蠍子機器人」已因反應爐內高輻射量而損毀,但執行者東京電力公司表示他們已掌握到一些珍貴資料,「蠍子機器人」先前傳回的數據顯示它所進入的2 號反應爐輻射值估計高達每小時250西弗,稍早進入的遠端遙控攝像機傳回的數據顯示,同地點的輻射值先前測到達每小時650西弗,足以在1分鐘內致人於死。

但福島核電廠計畫經理Shunji Uchida坦言,東京電力目前對核電廠反應爐的確切幅射值尚無法掌握,「儘管前一次機器人任務並不成功,目前我們還沒想到其他替代方案」,不過目前他們正在測試小型防水機器人進入1號反應爐的可能性,卻還沒有方案可以檢測最危險的3號反應爐,或協助移除溶解的燃料。東京電力期望能在2021年時提取出所有燃料。

在綠色和平組織德國分部的核能專家Shaun Burnie認為,目前日本所面臨的挑戰是史無前例、超越能力所及,要將所有受損核電廠全部除役和清理完畢簡直不可能,他直指需要科技的幫忙,「關於移除上百噸溶解燃料的工作,現今的地點和燃料狀態都缺乏確切了解,時程表有待首相和核能研究團隊的決定。」

六年後311福島噩夢仍未結束  安倍的東京奧運承諾能否兌現?

此為東京電力公司今(2017)年2月邀集記者參觀1號反應爐目前清理進度。(圖片來源:AP)

2011年3月11日下午,日本宮城縣外海發生規模9.0大地震並引發海嘯,造成福島核電廠一系列的設備毀損、輻射事故與災害,為1986年車諾比核電廠事故以來最嚴重的核災事件,預估復原作業將耗費30至40年,犧牲日本貿易與產業資產計1,890億美元。

這場海嘯造成19,000人死亡,多數是福島北方居民,並導致16萬居民被迫遷移家園防止輻射傷害。六年過去了,只有少數民眾能返回被政府確認為「安全」的地區。但這項清理進度並不樂觀。

英國《衛報》記者在6年後重返福島現場,發生事故的核電廠已被強化保護,也已安全移除第4號反應爐的1,300座核能燃料束,該廠址也用特殊的包覆措施加以處理,防止雨水二度傷害東京電力公司的水資源處理系統。

而以往,要換上防護裝的檢查人員現在也都只須穿著一般衣服和手術面罩就能進入大部份地區,當地約6千名工作人員現在可以在當地於2015年開設的休息區內用餐與休息。

但沿著海岸線往山上走,會發現當地水源仍受汙染,一個個鐵製的蓄水池總計貯存了90萬噸的水,當初東京電力花費245億日圓建造的地下冰壁(ice wall)沒辦法成功阻擋地下水與汙染水源混雜,150噸的地下水仍會滲透進反應爐地底下。

社會大眾開始質疑首相安倍晉三的清理進度緩慢,2020年東京即將舉行奧運,當時安倍曾向奧委會承諾會在東京奧運舉辦前完全掌握福島核災的清除進度。

Babcock-Hitachi公司的核能工程師Mitsuhiko Tanaka就批評,政府刻意淡化事件的嚴重性,只為了要獲得大眾支持重啟核電廠計畫,「安倍在海外宣揚東京奧運時一直向國外保證『福島事件已在掌握中』,但他從未向國內這麼說過,因為所有日本人都知道,其實政府至今對福島災害的評估與嚴重性尚未完全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