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揭露俄國間諜訓練過程 《衛報》訪談俄國KGB探員的雙重人生(上)

  3224
Jack Barsky原始身份為德國化學家與KGB探員Albrecht Dittrich,上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Wikimedia C...

Jack Barsky原始身份為德國化學家與KGB探員Albrecht Dittrich,上圖為示意圖。(圖片來源:Wikimedia C...

(台灣英文新聞/蔡佳穎 綜合外電報導)英國《衛報》首度訪問一位前蘇聯情報機構(KGB)探員Jack Barsky,目前以電腦分析師身份居住在美國紐約長達十年的Jack Barsky,其實有另一個身份:他同時是德國化學家與KGB探員Albrecht Dittrich。《衛報》訪談首度揭露這位KGB間諜如電影般的雙重人生。

1949年出生於東德小鎮的Albrecht Dittrich自小就十分聰明,在德國耶拿大學獲得化學學位,大四某一天受到東德情報單位的秘密邀請與轉介,開啟了他的情報職涯。

在數週的訓練後,他被帶進蘇聯軍事基地,見到據信是俄國聯邦安全局的高階長官,並被要求在24小時做出決定:是否自願加入俄國間諜任務。

儘管當時的Dittrich是忠貞的共產黨員,但他承認那時的自大狂妄與對間諜的浪漫想像勝過了共產黨意識形態的熱忱,才促使他做出加入的決定,「我覺得自己比絕大多數人都還要聰明。」1973年,他告訴母親,他將畢業並前往柏林接受外交官訓練,KGB生涯從此展開。

柏林的初階訓練

在那裏,他學了摩斯電報密碼與密碼學,他會在「死信箱」(dead drops)與其他常見間諜技巧的情況下接受監督,亦即整個受訓過程都是在未見到對方的情況下完成,也被分配到學習英文成為第二外語,並有獨立家教,「在我自由時間,我會去聽音樂會、歌劇、參觀博物館,這些都由KGB買單。」

1975年,他26歲時第一次被送往莫斯科,那年Dittrich被KGB高層宣佈將派去美國參與最高機密的精英行動,他們可以執行任何正式外交官無法執行的任務,或是在「非常時期」如美俄爆發戰爭導致正式外交中斷時,仍可以回報敵情。

今天回顧,Dittrich表示,整個精英行動的任務從來沒有向他公開,「他們總是很技巧性的迴避,無論我多想拼湊整體行動都沒辦法」,但他仍可以回憶部份細節。

莫斯科的進階訓練 放棄德國一切

在東柏林訓練兩年後,又前往莫斯科進行兩年訓練,他坦承那段在莫斯科的時光孤寂難耐,「回到家鄉我是個熱愛教學的化學家,但我必須放棄一切,來到一個誰也不認識的城市,我不會說俄語、更遑論在這裡交到新朋友。」

而相信他在東德大使館擔任外交官的媽媽,有時也會到大使館找他,他因此會住在一間飯店並帶他四處晃晃,而他們的嚮導就是他的上級操控者。

Dittrich的受訓是一對一,通常在他的公寓進行,他從沒見過其他相同身份的人,也沒見過任何一個KGB探員身穿制服,有時他到街上晃晃,會有約8人的KGB監控小組隨時監視,但有時候沒有,他必須學會辨識出何時被跟蹤;也有一些自我防衛的跆拳道課程,不過更多的是精進口音的英語課程。

1978年6月他已經準備好了,蘇聯探員發現在美國麻里蘭州有一名10歲小男孩Jack Barsky的墓碑,並獲取出生證明,遠在莫斯科的Dittrich和操控員開始捏造Barsky的身份:他唸過的學校、他家地址、他有一個德國母親,便於解釋Dittrich的德國口音。

而Dittrich的任務就是要與美國總統的外交智囊團建立聯繫,特別是卡特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

29歲的Dittrich從莫斯科飛往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勒,坐火車到羅馬與維也納,在奧地利得到一本加拿大護照,名字是William Dyson,並買票從馬德里飛往墨西哥市,從墨西哥買了一張經芝加哥至多倫多的機票,在入境芝加哥時他騙海關人員說,他是要來芝加哥觀光再回到加拿大,最後終於入境美國,而兩天後,他在芝加哥的飯店裡將加拿大護照燒掉,從此William Dyson消失在世界上、Jack Barsky出現。

​繼續閱讀:在美作間諜達10年 《衛報》訪談俄國KGB探員的雙重人生(下)

生命裡最痛苦的四個女人 俄國KGB間諜不能說的秘密


更新時間 : 2021-01-28 20:32 GMT+08:00